(作者:富權)


 

吳敦義要重返執政需處理好幾個關係

  中國國民黨第二十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昨日在台中市世貿中心舉行。這是國民黨失去政權之後的第二次「全代會」,也是「吳洪權爭」落幕後的全代會。由於從新任黨主席選舉產生到就職的「空窗期」長達三個月,期間就新舊黨主席交接及黨中央政治路線尤其是「九二共識」內涵等議題上,發生過尖銳的矛盾和激烈的爭論,其中一些分歧還是頗具原則性的,因而這次「全代會」所定下的政治綱領,將引導國民黨舉什麼旗、走什麼路,以至是成為或是繼續承襲孫中山先生對「中國國民黨」的創黨原意,或是蛻變成實質的「台灣國民黨」的分水嶺,因而引發各方的高度關注。
  很明顯,就吳敦義的個人本質而言,一方面他出生於中台灣的所謂「本省人」家庭,因而具有強烈的國民黨「本土派」的思維特質,而另一方面他在台灣大學讀書時,唸的是歷史系,而當時全台灣從小學到大學的「中國史」都是「中原史」,因而他是「台灣本土派」與「中國中原派」的混合型思維人物。而就現實政治理念而言,他則可說是馬英九兩岸觀的忠實繼承者,他不但是思維較為接近馬英九(因而才被馬英九視為「接棒人」而邀請其為「副總統」候選人),而且也對馬英九感恩戴德(昨日多位前主席抵達現場,連好久未露面的連戰、行動頗為不便的吳伯雄也來捧場,吳敦義卻只是單獨出門迎迓馬英九),因而這就確定了吳敦義將是馬英九已經被實踐證明為失敗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及「不統不獨不武」路線的忠實繼承者。
  實際上,吳敦義在競選黨主席過程中的一些「脫中」言行表現,確實引發對岸及台灣「統派」的疑慮,因而他當選時對岸的反應就頗為「冷淡」。此後也曾傳出,今年度的「國共論壇」將會「降格」,不會有「習吳會」的安排。其實,這可能並非是虛言,但肯定將不會是習近平「避見」吳敦義,而是民進黨當局為了掩飾自己在兩岸關係領域上導致「停擺」的責任,而必然會以「卸任副總統赴陸管制規定」來綁死吳敦義的登陸計劃。不過,「塞翁失馬,安知非福」,這在客觀上反倒是好事,一方面習近平無需為吳敦義前景極不明朗的兩岸路線「背書」,另一方面可以使得「國共論壇」更能凸顯平民性和面向基層,以落實「一線一代」的新兩岸交流合作觀,而且更因為沒有所謂「利益關係」,而無懼民進黨見縫插針「抹黑」,反而可以放開拳腳來大搞,甚至可以邀請某些「天然獨」青年參與。國台辦在暑期兩岸青年交流活動中,邀請了「反課綱微調」首領朱震參加,讓他在對大陸的親身見聞中有所觸動及反思,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在昨日的國民黨「全代會」中,吳敦義將國民黨未來四年的政治綱領定調為「革新團結,重返執政」。「革新團結」是為了國民黨「重返執政」,「重返執政」首先就要國民黨「革新團結」。但為了「重返執政」,吳敦義較為注意「團結」,從他昨日任命兩位副主席曾永權和郝龍斌,除了實務的行政操作之外,更是要在「本土派」與「深藍」尤其是「黃復興黨部」之間要取得最大公約數的考量看,確實是有團結的良好意願,但「去洪化」仍然是當中的最大敗筆。至於「革新」,可能只是指在黨務運作方面,倘是在兩岸路線領域,則不得未見有「革新」,相反還死抱馬英九的「華獨」路線不放。
  誠然,既然要「重返執政」,就必須「為選票謀」,以中間路線來吸引中間選民以至是偏「綠」選民。像洪秀柱那樣「過猶不及」,按照政治學中的選舉理論,只能是像新黨那樣叫「爽」,於選舉無益。但既然有「重返執政」的決心,就要有「返執政後」的政治、思想及組織路線的遠景準備。因此,吳敦義有心要處理好以下的幾個關係。
  其一、如何正確對待馬英九「政治遺產」中正面與負面因素的關係。對國民黨來說,「成也英九,敗也英九」。在二零零八年,馬英九以破竹之勢當選,除了是陳水扁腐敗引發天怒人怨之外,也因為陳水扁的政績太爛,而讓選民們將「台灣中興」的希望寄托在馬英九的身上。尤其是馬英九表態,倘當選將按照「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中的五項任務,在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提下恢復兩岸協商,讓多數選民真誠地投票給他。而事實上他當選並就任「總統」後,兌現了這部分諾言,兩岸關係是歷史上最佳的時段。
  但就「台灣中興」以至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遠景來說,馬英九並非是一個好人選。行政能力偏弱是他的最大「罩門」,因而在其任期末段,讓民進黨掌握了「馬英九無能」的「犀利武器」,並讓蔡英文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選舉口號,成為國民黨流失二百四十萬張選票的關鍵所在。吳敦義近日有談到這二百四十萬選票的流向:其中有部分國民黨支持者「含淚不投票」,另一部分則是強烈不滿國民黨而投給了宋楚瑜。   
  另一方面,在兩岸關係路線上,馬英九背叛了過去的馬英九。實際上,他曾說過「終極統一」,並參與了《國統綱領》及《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作業,而後者的劈頭一句就是「國家統一前」,都是指向「統一」。甚至在二零一二年爭取連任時,當馬英九接到蔡英文在參訪美國智庫時,透露了倘當選將會與對岸簽署和平協議的情報,就忽忙從南部指揮救災的前線趕回台北召開記者會,宣布自己當選連任後與對岸進行政治談判。但後來卻自我撕毀這一切,不但是沒有按照廣大支持者的意願恢復「國統會」和《國統綱領》,並推出了「不統不獨不武」而且還是將「不統」置於「不獨」之前的路線,而且還以要把謝長廷所代表的那幾百萬票都拿過來為由,提名「台獨」政黨「台聯黨」的「不分區立委」賴幸媛任「陸委會」主委,作為預防兩岸關係過快發展的「踏剎車」。因而不少人說,如果他不是有此錯誤安排,而是挾著當時的強大氣場,與對岸進行政治對話,就沒有回後來的「太陽花學運」,國民黨政權就不會坍塌。既然如此,吳敦義為何還要死抱馬英九兩岸政策路線中的錯誤部分?
  其二、處理好遠景戰略和近期選舉戰役的關係。吳敦義要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是對的;但「重返執政」的目的是什麼?總不能是讓國民黨再「坐江山」,吳敦義本人或其他什麼人當「總統」那麼單純,總要落實貫徹國民黨的遠大願景,包括孫中山先生的國家統一觀,國民黨自己的《國統綱領》,以及「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願景》中有關進行結束兩岸軍事敵對狀態,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等。總不能丟了中國國民黨的根吧?
  如果說,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一是必須在執政時才有條件進行政治談判並簽署,而國民黨現在是在野黨,缺乏條件,二是《兩岸關係條例》對民間團體與對岸簽署任何協議都有著極為苛刻的限制規定,因而尚不能完全苛求的話,那麼,洪秀柱任內的「在中華民國憲法的基礎上,深化九二共識,積極探討以和平協議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可能性」兩岸政綱,也沒有說是國民黨要正式與對岸簽署和平協議,而是「積極探討」而已,為何卻因為與洪秀柱的個人之爭,而徹底否定並剷除洪秀柱對的那一部分?
  其三、妥適處理「領頭羊」與「後繼有人」之間的關係。在目前國民黨的「大咖群」中,吳敦義還是一個不錯的人選,其個人資質是最佳的,而且還是黨內最大公約數,因而昨日「全代會」的聲勢,是近年最佳的,直到閉幕時,仍然「滿座綠」高達八成。但他畢竟「頗廉老矣」,必須盡快扶持年輕人,讓他們在經風雨見世面中盡快「接棒」。否則,即使是能夠「重返執政」,也無法實現國民黨「長期執政」的願景。
  吳敦義是絕頂就聰明的人。或許,他現在是「扮豬食老虎」,實施「韜誨之計」,以利於國民黨實現「重返執政」。待實力強大後,再回到國民黨的「初心」立場上。是否如此,就看吳敦義未來的表現了。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21 04:32: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