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黃文濤以「團長顧問」身份訪台是神來之筆

  國台辦交流局長黃文濤以「團長顧問」身分,隨同中國大陸「世大運」代表團前往台北,成為去年「五二零」蔡英文就職以來,國台辦訪台的最高層級官員。而他在抵台後翌日,即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會見,除向柯文哲轉達大陸方面對「世大運」的祝福之外,還明年滬台「雙城論壇」及兩市體育交流進行初步討論。表面上看,到目前為止,黃文濤此行確實是僅限於其「團長顧問」的職能,在中國大陸「世大運」代表團的涉台事務上,發揮國台辦官員的主導及督導作用,並與「世大運」的東道主台北市政府接洽對談。然而,黃文濤的訪台,其實是「點止顧問咁簡單」,蘊含了多重涵意,或將為中共「十九大」報告中的涉台內容,在目前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而造成的兩岸政治僵局下,尋求突破而進行某些摸索試探。這從黃文濤抵台後立即與柯文哲商談,而柯文哲正在為「世大運」開幕式受到嚴重干擾而焦頭爛額的情況下,仍然抽出寶貴時間與黃文濤一行會晤,而且還是在一百多個代表團中「獨尊」中國大陸代表團,可以看出某些「端倪」。
  黃文濤隨同的中國大陸代表團,是在「世大運」開幕當日傍晚抵達台北機場的。相信怎麼趕,也趕不及出席「世大運」開幕式。這樣就迴避了宣布「開幕」的蔡英文的「總統」身份的問題。其實這只不過是採用了「高雄模式」,而在高雄「世運會」舉行時,宣布「開幕」的是馬英九,中國大陸代表團也以「技術」「缺席」開幕式。試想,連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大陸方面都予以「迴避」,那麼,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就更不是話下來。因為此時此刻「總統」宣布開幕」的儀式性行為,已經超越了尚算較為模糊及權宜性的「九二共識」,而是達到了不能發生「兩個中國」的「事實」的層次。
  因此,在「世大運」開幕式的「重頭戲」——運動員進場式時,中國代表團就只有由主辦方充任的持旗員持旗出場,後面空無一人。但這也並非中國隊一家如此,因為場外的年金抗議團體,在意圖阻攔蔡英文入場不遂之下,改為阻攔各國各地區的運動員進場,因而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代表團隊伍也是如此,只有持旗員手持其國旗出場,隨後並沒有運動員跟隨。後來,大會組織者臨時變陣,,所有的運動員都集體跟隨按慣例最後出場的東道主「中華台北」隊出場。而中國隊並沒有在此「集體出場」的隊伍中。這又消弭了部分「道德之士」以至的「獨派」團體施加給中國大陸對的「壓力」。
  黃文濤因為具有國台辦的局長的官階,因而成為去年「五二零」雙方兩岸事務主管部門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國台辦中高級官員訪台的「突破」;但又因為他是交流局長,而中國代表團參與「世大運」比賽,是屬於國際性賽事中的涉台交流事務,因而他的以「團長顧問」身份訪台,又顯得頗為自然,而且還可對代表團的涉台事務發揮主導和督導的作用及功能。但據昨日獨家並以頭版全版其中半版是單幅圖片的版面報導,而將其他各報在頭版刊登的國民黨「二十全」新聞「降格」處理,因而引發各方高度注意。實際上,《中國時報》就指出,這是「五二零」後而且也很可能是中共「十九大」前訪台的最高層級中央官員,而按理國台辦處理涉台國際性賽事的慣例,派出處長層級陪同即可,不需要派到局長層級,因而是意外為「五二零」後國台辦訪台官員「拉高層級」,但這「意外」其實也在兩岸政府的意料之中。兩岸既然已營造出友善氛圍,台北和北京就更應把握機會,繼續釋出善意,累積化解僵局的互信基礎。
  對此,蔡政府應當是會「有感」,但又故作矜持。昨晚以發出「新聞參考資料」而不是「新聞稿」更不是相關官員直接出面發言的方式,表示黃文濤此行是以中國大陸「世大運」代表團成員之身分隨團來台,與其他國家及地區參賽團體一樣,皆係依據「二零一七台北世大運免簽證與免辦證程序」,由主辦單位台北市政府專案申請,並獲主管機關移民署許可入境。在「世大運」舉辦期間,各國(地區)「世大運」代表團在台行程主要是參與「世大運」相關比賽與活動;除必要協處外,陸委會不會與黃文濤等人有相關接觸。
  表面上看,確實也是如此。但實際上,陸委會更明知道黃文濤根本不可能會與陸委會接觸,因為雙方兩岸事務主管部門制度性聯絡機制仍然「停擺」,雙方長官案桌上的熱線電話也已斷了線,黃文濤即使是有需要交涉的事務,也是透過「世大運」組委會的機制進行。因此,陸委會的「不會與黃文濤等人有相關接觸」之說,有點「取巧」之意,甚至是「阿Q勝利感」。
  但陸委會卻仍然強調,對大陸國台辦交流局長黃文濤隨「世大運」代表團來台,陸委會高層官員表示歡迎。陸委會並強調,自去年「五二零」以來,台方沒有刻意阻撓大陸官員來台,大陸智庫和學者的來台申請案,絕大多數都獲得台方許可。
  這應該分為兩個層次觀察。其一是大陸方面,因為雙方兩岸事務主管部門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後,雖然兩岸間的民間及低層次官方人員赴台訪問仍然還較為活絡,但中高層次的官式尤其是國台辦官員的參訪服務也幾乎「停擺」,更沒有與陸委會直接接觸。以避免造成即使是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官方交流仍然熱絡的假象。其二,陸委會所說的「沒有阻擾」,也並非完全準確,實際上就曾有過一些大陸學者的赴台申請未獲准許入境的報導。尤其是在巴拿馬宣佈與台灣當局「斷交」後,台灣當局從最高層到具體主管部門,都曾聲稱將會採取措施,限制大陸某些「鷹派」官員、學者赴台的說法。
  黃文濤不與蔡政府人員接觸,但卻在抵台後隨即與柯文哲會面,談及到明年滬台「雙城論壇」的問題。倘按陸委會「代表團在台行程主要是參與『世大運』相關比賽與活動」的說詞看,似乎是已經超出了此一範疇。但陸委會又未予以責備。可能是因為正如陸委會所言,中國代表團是循「世大運」特別程序免辦證入境台灣,沒有經過陸委會,因而也就「管不了」。但從善意理解,也可說是陸委會要為自己預留一定的迴旋空間,期望能夠有互相遞出「橄欖枝」的「奇蹟」發生。
  然而估計,黃文濤可能並未被授權這樣做。反而是要強化與台北市政府的接觸交往,以凸顯國台辦對蔡政府及台北市政府的不同態度的強烈反差。柯文哲的意識形態雖然與民進黨極為相近,甚至自稱為「墨綠」,但卻堅持不加入民進黨,因而沒有「台獨黨綱」的「包袱」,並為自己未來的政治前景爭取到更大的空間。因而到二零二零,他的「能與大陸說得上話」,就與蔡英文的「停擺」形成「剪刀差」,他倘要「更上層樓」就將不無可能。倘如此,反而為兩岸領導人見面,恢復兩岸會談等,留下巨大的迴避空間,尤其是在國民黨一時仍難以「重返執政」的前景之下。
  而在北京方面,對於無需為「台獨黨綱」負責的柯文哲,只要能夠說出「兩岸一家親」及「兩岸命運共同體」等習近平兩岸論述中的重要詞彙,而無需直接觸及一個中國,以至是反對「台獨」,都可以交往。這就將會對蔡英文構成很大的壓力。她如果為了爭取連任,就必須反超柯文哲,在妥適處理「台獨黨綱」上下功夫。即使做不到「廢除」,也必須「凍結」,並再從「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上找說辭。其實,蔡英文過去是曾有過較為正面的態度的,其一是在修訂《兩岸關係條例》時,頂住「台聯黨」的壓力,沒有刪去其第一句的「兩岸統一前」;其二是曾在赴「立法院」備詢時,說過遵循一個中國等的話。不過,當時她尚未加入民進黨,但畢竟也是獲民進黨政府委任為主管兩岸事務的政務官,到底仍需對民進黨負責。為何當時都能夠比較明智,現在就不能了呢?倘繼續冥冥頑不化,說不好就將會被柯文哲取而代之。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22 04:29: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