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有轉機端待「五角大樓」團結協調 

  原本人們估計,「挺王派」中常委、中委和黨代表將會在國民黨「十九全三次會議」上鬧場,上演「捨得一身剮,敢把柱姐姐拉下馬」的「好戲」。但昨日最新的消息卻是,當初「卡柱」最起勁的幾位「挺王」中常委和「立委」,基本上已經「轉軚」。其中「親王立委」指出,「黨中央目前以凝聚共識為第一優先。」不管十九日的結果如何,只要程序公正公平、透明公開,勢必尊重黨中央決定,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挺王立委」李洪鈞也表示,「一切都按黨中央的規定。」中央怎麼說就怎麼辦,態度趨於保守。而是否有可能以「表決」方式裁定洪的「總統」候選人資格?盧嘉辰則說,「目前沒有跡象會在全代會舉辦『表決』,但當天仍有諸多可能性。若真的有『表決』,相信現場也能夠處理。」 就連頻頻批判馬政府和國民黨的親民黨「立委」劉文雄也認為,現在已經沒有任何情況可以阻擋洪秀柱,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她(洪)一路走來都是規規矩矩的按照規定。」他還認為,即使五分鐘就通過「總統」提名,他也不會感到意外
  現在就看朱立倫主席是否能真的像參選和當選國民黨主席時的發誓那樣,一是為挽救國民黨於危難,二是領導國民黨達致全黨團結,三是推動國民黨的改革。在堅持「一切按制度走」原則的同時,可以針對特殊的現實情況,作出靈活的安排。實際上,「挺王派」就是在眼看到「挺王」作「總統」參選人無望後,放棄「挺王」,改而求其次,希望國民黨中央能夠再一次為王金平修改內部規章,提名他參選「不分區立委」。當然,這也是朱立倫防止王金平出走,與宋楚瑜楚結盟,裂解國民黨唯一最佳的也是最後的機會。
  為何「挺王」派將不再按原定設想在「全代會」上鬧場?看來,主要是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大勢已去。「挺王」派本來確實是希望能把洪秀柱拉下來的,並採用了諸多人們都已「領教過」的手段,還利用洪秀柱急性子,及缺乏學術理論根底,就兩岸關係議題說了某些在全民投票時空條件下的「過頭話」,或是只可在學術研討會上探討,而在「總統」競選過程中卻非一兩句話就可說清楚,引發「急統」恐慌,因而使得個別「本土藍」擔心更無奈,而「跳船」等狀況,緊緊抓住不放,仍在最後要力證洪秀柱不是最佳提名人。但由於洪秀柱呈現名符其實的眾望所歸,也由於朱立倫的毅力和努力,例如勸說張榮味的女兒張嘉郡不要退黨參選「立委」,穩住了雲林縣的局勢,守住國民黨在中台灣的防線,防止民進黨在介於藍大於綠的北台灣,與幾乎一片綠油油的南台灣向北突破。而且有不少人說,直到「拱王」已無任何空間的如今還執迷不悟,就將會面對黨內外強大的譴責「宮廷政變」輿論壓力,是一盤連「得不償失」都達不到,而是「全盤皆輸」的虧本政治生意,還要繼續虧蝕下去嗎?
  二、在經過前一段時間的紛爭後,冷靜了下來。眼看到蔡英文至今仍在自許「躺著選也能當選」,一片好整以暇的樣子,因而對洪秀柱要到屏東下鄉,也一副不屑的樣子。在此情況下,「本土藍」投奔民進黨,並非是「雪中送炭」,就連「錦上添花」也算不上,哪會有留在國民黨內的好日子過?而宋楚瑜的態度又變化多端,昨日在答覆媒體提問時指出,他尚未決定是否參選「總統」,他的基本立場是先做好功課,目前先到各地做小眾座談,聽取基層民眾的聲音,時間上並不急。他將在各政黨提出人選後,視人選是否可解決台灣的問題而定,如果候選人可以解決問題,他就不需摻一腳;若人民覺得需有更好的選擇,他到時再決定,也不遲。等於是為自己棄選預留了後路,因為此語「進可攻,退可守」。倘是棄選「總統」,就有可能是改列親民黨「不分區立委」第一名,由於無須在「區域立委」選區固守經營,同樣像「總統」候選人那樣可以「全島走透透」地為黨籍「立委」候選人輔選,也能起到「母雞帶小雞」的作用。而且也能篤定當選,與王金平搭檔參選正副「院長」,這才是真正的「王宋配」或「宋王配」。既然如此,那些想「跳船」投靠宋楚瑜的「本土藍」,也就等於是兩頭不到岸。因為宋楚瑜需要的是堅守的支持者,不要半徒逃跑的投機分子。今天他可以「棄藍」,明天也可以投奔別的政黨。何況,就連當初「國親合作」的羅淑蕾,也在與洪秀柱的餐敘中,在陳學聖已經提出在「洪朱王鐵三角」的基礎上,增加馬英九、吳敦義二人,組成「五角大樓」。嘿嘿,羅淑蕾不久前還在痛罵馬英九「無能」的呢。當然,她也有可能是在無路可走之下,不得不低頭討好馬英九,希望也能為她修改內部規章,讓她再選一次「不分區立委」,或是勸說剛從外國歸來不久「空降」,未曾經營過選區度蔣萬安「禮讓」她,出選「躺著選也可當選」的臺北市第三選區。就連頻頻批判馬英九的羅淑蕾都「輸誠」了,還有誰敢「跳船」?
  三、洪秀柱已經作出了適當的讓步。除了是放棄「一中同表」(其實,在競選中為了爭取多數選民支持必須如此,當選後如何作兩岸關係政策宣示又另一回事),而且以誠懇的態度與各位黨籍「立委」拉關係,盡管仍有個別「本土藍」不服,但她仍不氣餒,「愚公移山」的精神終於感動了「上帝」。陳學聖提出組成「洪朱王鐵三角」時,她也欣然接受,亦即是沒有撇開王金平,這讓「挺王」派消氣不少。卻然是「鐵三角」,就應有「特殊安排」,朱立倫盡管聲稱「一切按制度走」,但在面臨將會丟失江山,甚至是國民黨淪落到危機之下,還是可以作出適當調整的。而王金平看到此,說是尚未收到邀請函,尚未確定是否出席「全代會」,這又是「賣乖」,當然是迫使朱立倫作出再次為他修訂黨內規章的承諾。但這又反過來向洪秀柱提供機會,由她以「總統提名人」之尊向朱立倫求情,就說是王金平讓王金平出任競選總部主委,並借助他充分利用其南台灣的人脈,為其輔選多需要。這還希望洪秀柱「識做」。
  四、王金平在國民黨初選領表登記的階段,自己誤判形勢,錯失機會,怪不了人。如果「出走」,「忠誠的國民黨黨員」就將成為千古罪人。他倘在國民黨面臨最危急的情況下仍然留在國民黨內,並全力為洪秀柱及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輔選,那才是博取國民黨中央再次為他修改黨內規章的最佳手段。反過來,倘在大選關頭不給點工作讓王金平幹,讓他閑得發慌,反而讓別人有機會下手「挖牆角」。倘讓他主導選戰,整日忙過不停,哪有心思再去「跳船」?
  既然事至如此,「挺王」派還會在「全代會」上鬧場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13 05:21: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