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態度消極更催促其淡出政壇

  台灣「立法院」昨日繼續處理「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第一期特別預算案」。國民黨黨團一早召開幹部會議,黨團副書記長曾銘宗不滿內部紀律渙散、動員力道不足,當著黨副主席兼秘書長曾永權的面告狀,公開點名王金平應配合黨團運作。隨後,王金平雖然趕到議場配合黨團運作,但在國民黨「立委」衝上主席台,並與隨後也上到主席台的民進黨「立委」發生推擠時,卻以議事要和諧為由並未參與。過了三十分鐘後還悄悄離開議場,由其他藍委幫忙按下表決燈號,此後再也沒回到議場內。直到晚上「立法院」挑燈夜戰,國民黨黨團再次總動員,就連某些曾經在日間缺席的藍委都趕回議場參與作戰,但在三十四席國民黨「立委」中,就只有王金平一人缺席。
  王金平此舉頗為反常。倘他認為「議事要和諧」,大可不參加肢體衝突,仍應在黨團發出甲級動員令,並祭出倘缺席罰款一萬元的禁令的情況下,竟然逃離議場,可見其已經與國民黨黨團離心離德。他之所以如此消極,可能是受到如下兩個因素的影響,其一是柯建銘自訴馬英九「洩密案」獲台北法院一審宣判無罪,其二是在國民黨第二十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上,有黨代表提案「不分區立委」不得第三次提名,被他視為衝著他而來。
  馬英九「洩密案」一審判決後,柯建銘聲言要上訴,而王金平則說尊重法院的判決,其實心中既不滿也不爽,但卻無法說出口。其實,柯建銘自訴馬英九此舉,帶有惡人先告狀的意味。本來,柯建銘與王金平涉及司法關說,如果不是黃世銘「邀功」,也如果不是馬英九要籍此剝奪王金平的「立法院長」,召開記者會公開案情,而是仍由特偵組繼續偵查下去,並按照司法程序進行起訴,今日受審的就不是馬英九,而有可能是柯建銘和王金平。
  馬英九當時要把王金平拉下馬,是因為早就對王金平不滿。當時「立法院」審查《兩岸服貿協議》,馬英九希望能盡快完成審查,以便於早日生效。但王金平卻一直拖延,並對民進黨「立委」以霸占主席台方式進行「抗爭」,不願行使「國會警察權」。因此,馬英九曾經有意藉此事態換人,換上已是「副院長」的洪秀柱。馬英九雖然操縱紀監會停止王金平的黨權,但王金平卻向法院申訴保存其黨籍得直,而得以保住「不分區立委」以至是「立法院長」。
  但王金平自我感覺良好,朱立倫也錯估形勢,以為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和「立委」大選中,必須依賴王金平在中南部輔選。因此只好修訂內規,再次提名王金平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並安排在第一位。但王金平所負責的中南部選情,卻是一片慘綠。實踐證明,無論是他自詡,或是人們所誤判,其實他在中南部並沒有多少影響力。盡管有著馬英九政情欠佳及「太陽花學運」等因素在起加疊作用,而他本人早已經不在中南部經營選民服務,不接地氣,又哪能為國民黨發揮拉票作用?
  王金平在繼續當選「立委」,還幻想可以繼續當選「立法院長」,民進黨會給他面子。但蔡英文要的是「完全執政」,哪能在民進黨「立委」佔多數議席的優勢條件下,拱手將「立法院長」奉送給仍然是國民黨員的王金平?何況,就連民進黨內都擺不平,又哪能輪到他?結果,已經是連續四屆「立法院長」的王金平,就只好乖乖地坐在「立委」席上,作其「陽春立委」。
  因此,馬英九的「洩密案」獲法院宣判無罪,等於間接宣布王金平的「司法關說」,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倘在二零二零年的「立委」選舉中,國民黨不再提名他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並排在「安全」位置,他就將會失去「立委」的刑事豁免權,隨時會被追訴其所涉的「司法關說案」,以及其他的一些弊案。
  也正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就在上週日舉行的國民黨「全代會」上,趙珍器等一百九十九名黨代表連署提案的「落實貫徹不分區立委選舉提名辦法,終以提名當選立委兩次為限,不論職別、屬性,不得第三次提名」的提案,衝著已經三次獲「不分區立委」提名的王金平而來。該提案的說明指出:一、依據本黨「現行」《立法委員選舉提名辦法》第二條第一項本黨提名當選「全國不分及僑居國外立法委員」者,以擔任一屆為原則,但「全國不分區立法委員」有特貢獻且黨有需求者,得提名連任一屆。二、再依黨的宏觀及永續發展而言,必須人才培養及傳承,而非一人連續擔任多次「不分區立委」。三、無論任何人、無論有多大的功德,久佔一職勢必形成黨人才斷層、阻隔,縮減黨領導者的人事運用空間,甚而弊端…,影響至鉅至大。四、「不分區立委」至多連任兩屆之後,黨若仍認為其不可或缺、無可替代,則可輔導轉戰「區域立委」,基層黨員自是有目共睹,必會以選票支持。在「全代會」上,此案已經被決定移交中央委員會議決,獲得通過的機率甚高,因而王金平將不能再被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而返回高雄市家鄉參選「區域立委」又沒有勝算可能,因而他的政治生命,將到本屆「立委」任期結束時完結。
  王金平已是「十二連霸」的「立委」,也曾經是連續四屆的「立法院長」,他希望能繼續保持紀錄,不要被人打破。但是,由於王金平已是連續三屆的「不分區立委」,而國民黨內規規定「不分區立委」不能兩屆以上,故而他已不能再循「不分區」方式參選「立委」,必須在「區域立委」打拼。然而,一方面是「區域立委」選舉已改制為「單一選區兩票制」,而且議席也已減半,當選難度已大為提高;另一方面,倘王金平返回高雄家鄉參選「區域立委」,又將遇到高雄市民進黨勢力強大,及王金平早已疏於選民經營。贏的機率不高,屆時必然是「老貓燒須」。
  王金平是臺灣社會中少有的藍綠通吃的政治人物,也是藍綠爭相拉攏的實力派人物。陳水扁執政八年,百般打壓藍營政治人物,王金平卻牢牢掌控「立法院」,形如「立法院」的「不倒翁」,一度讓人懷疑王金平的立場。實際上,在當時國民黨「立委」佔據絕對多數的情況下,馬政府的很多政策竟然在立法機關受到阻撓。客觀而言,王金平執掌「立法院」的時期,正是「立法院」效率最低的時期,王金平竟然聽任「立委」們不顧斯文,在全世界媒體面前表演全武行,不主動維持秩序,搞得臺灣體制屢屢蒙羞。民進黨以絕對少數力量,竟然通過霸佔主席臺等方法,成功阻撓國民黨議案通過。王金平為了維護其左右逢源的地位,竟然犧牲「立法院」的效率和尊嚴。因此,他倘失去「立委」,也是咎由自取。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29 03:15: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