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新潮流系」從逼宮到摒棄老二哲學

  吵傳了不短時間的林全辭職,盡管府院都多次鄭重地否認,但今次終於成真。其實,林全當初答允蔡英文出任「行政院長」,就是勉為其難,因為他所任的企業高管職務,薪高又不用到「立法院」接受質詢備受折磨,只不過是蔡英文幾乎是以懇求的口氣來盛情邀請他,答應只做一年就「功成身退」。但意想不到的是,蔡英文的運氣「西望長安不見家(佳)」,其能力和政績都比在競選時所吹噓的要差得多,民調更是直直落,倘是在此時「易將」,更為反襯蔡英文「無能」,因而林全只好「超期服役」。現在,一方面蔡英文的民調仍未見起色,再「悶漚」下去可能真的會危及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的美夢——並非是國民黨鳳凰涅磐,浴火重生,而是因為成功舉辦「世大運」和「雙城論壇」的柯文哲,正在嚴重威脅蔡英文的連任,蔡政府再也不能老神在在了;另一方面民進黨執政初期最難巨的「改革」任務,如清查黨產、「一例一休」、「年改」、「稅改」等,都有斬獲,林全應當是功成身退的了。
  其實,林全的辭職,既是自願,更是被逼宮,就是「新潮流系」對他高度不滿,認為蔡英文的民調低迷,全是被林全拖累。而且,盡管「新潮流系」已霸佔了許多「肥缺」,但在「行政院」範圍內,卻大感不滿足,因為在蔡英文和林全的「老藍男」用人政策之下,「新潮流系」成員在各部會只能是出任副職,與其能力與形象都不成正比。因此,「新潮流系」經常炮轟林全,是「一為神功,二為自己」。「神功」也者,就是要搶救蔡英文的民調,以求民進黨能夠實現長期執政;「自己」也者,就是「新潮流系」要搶位霸位。說不好,林全藉著率領「內閣」總辭,在「新潮流系」壓力下,蔡英文被迫結束「老藍男」現象,由民進黨全面「組閣」,自認為執行力特強的「新潮流系」,就正好搶佔有利位置。
  爭取民進黨長期執政,這不但是「新潮流系」的至業,也是全民進黨的美夢。但從目前情況看,盡管國民黨「爛泥扶不上壁」,但其支持者已有回流跡像,起碼在明年十一月的縣市長選舉,不會再「含淚不投票」。而在二零二零「總統」大選中,民進黨也不能再打「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而是壓力全然集中在民進黨自己身上。而柯文哲雖然在意識形態上「墨綠」,但由於沒有加入民進黨,無需對民進黨「台獨黨綱」負責,因而可以在兩岸定位上,說出對岸可以接受的話,這與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關係嚴重停滯,形成強烈對比。儘管柯文哲並非對岸及台灣「不獨」者的「最愛」,但在國民黨無能力捲土重來之下,「兩害取其輕」,柯文哲就是取代民進黨人的適當人選。在蔡英文受到柯文哲潛在的威脅之下,「新潮流系」就要「跳出來」為蔡英文「保駕護航」了。
  而在「新潮流系」可以取代林全的人選中,既有賴清德,也有陳菊。而且恰巧,兩人的直轄市長任期都已兩任,不能再爭取連任,因而獨有尋找「新政治舞台」的剛性需求。按道理,陳菊與蔡英文兩人形同姊妹淘,而且陳菊的資歷老,也鎮得住各派系,何況因年齡及健康因素,沒有對蔡英文造成威脅,因而應當是取代林全的第一人選,實際上過去也有陳菊北上接任「行政院長」的傳說。但為何現實卻不是陳菊而是賴清德呢?政壇上有傳說,陳菊確實是蔡英文心目中的「行政院長」第一人選,而且也確曾諮詢過她,但卻因某些「特定因素」擱置。這個「特定因素」,是否她要堅守高雄市長崗位,以創造條件有利於其愛將劉世芳從民調末位飆升起來,甚至即使是民調欠佳也要成為民進黨提名的高雄市長候選人?看來是「八九不離十」。倘此,就顯得陳菊確是有照顧和「扶掖」後輩的心思,她推薦了那麼多曾經或現任的副市長出任各種職務,就可見一斑。
  陳菊和賴清德都是「新潮流系」,而且都是「南流」。既然陳菊不願北上,那就是賴清德了。據說蔡英文今日的記者會,將會正式宣布由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而傳說幾天前蔡英文就已諮詢過賴清德,賴清德隨即在「新潮流系」辦公室附的餐廳,與「新潮流系」的骨幹討論過此事。
  賴清德接任「閣揆」,終於可以擺脫「拼新北市長」的煩惱了。因為倘他去參選「新北市長」,即使是當選了也還是地方首長的層次,與爭取大位所需要的資歷和歷練仍有距離。而且,當選並出任後,任期正好橫跨「二零二零」,將被綁死在新北市政府大樓。到了二零二四年,蔡英文更是第二任結束,賴清德不用再擔心有與蔡英文「爭鋒」的非議,可以奮力一搏了。但更煩惱的事情還在後頭,屆時桃園市長鄭文燦和台中市長林佳龍,其任期皆已完結,可以放手挑戰「二零二四」,但賴清德卻是仍然被綁死在新北市。而且,兩人都比他年輕。因此,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既可積累「中央」資歷及歷練,又可無需承擔參選新北市長,民進黨「攻克最後一個·堡壘」的重任,對他來說是最佳的安排。更重要的是,可以仿照國民黨成功的「吳敦義模式」和「連戰模式」,由「行政院長」躍升為「副總統」,再爭取參選「總統」。現在蔡英文的首個任期已過了三分之一,是到了考慮仿照此模式,安排選將參選「副總統」,而不是讓學者型的「副總統」做「備位總統」的時候了。
  但問題是,台灣地區的政制設計,被李登輝改得零亂破碎,所謂的「雙首長制」,「行政院長」只不過是「總統」的幕僚長,是個「三煞位」,隨時可以更換,而且還是頻頻更換,有如走馬燈,每一任的時間都不長,隨時會成為「替罪羊」倉皇下台。賴清德必須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而且倘果然發生了,又不能再回頭到直轄市搭建政治舞台,將就此失去光環。
  而且更嚴峻的是,賴清德的性格與林全不同,林全完全可以配合蔡英文,而賴清德卻是有高度的個人主見,可能會與蔡英文不合,「火星撞地球」。實際上,若干曾經「南征北戰」的民進黨人,認為蔡英文是「好命」,其實能力不強,魄力也不足,在「二零一二」的民進黨黨內初選時,賴清德就有意與她一拼,但因他在因應市議長選舉受賄案意氣用事,而錯過機會。否則,說不好今日委任「行政院長」的「總統」就是他,可謂「一失足成千古恨」。
  從實踐看,正如也是「新潮流系」流員的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所言,「行政院長」其實是「損耗材」,說不好蔡英文就是要籍此挫掉賴清德的銳氣,讓自己爭取連任消除一個威脅對手,並扶持鄭文燦、林佳龍接位。--在「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當選了六席直轄市,蔡英文只是出席了鄭文燦的就職儀式。而鄭文燦也是「新潮流系」,而且還曾出任過總召。現他在桃園市長任內,廣結善緣,手法細膩,連國民黨支持者也心服。因此,他有可能是民進黨內唯一可以應對柯文哲挑戰的強手。
  逼走林全這一仗,「新潮流系」贏了。或許,「新潮流系」未來不會再信奉「老二哲學」,而是將會直接走上第一線。但賴清德還只是「墊腳」的,真命天子另有其人。
(發自廣州)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05 02:52:3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