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顧立雄任「金管會」主委是要掐斷國民黨財源?

  團隊的首任「行政院長」林全,將於今日主持其任內最後一次「行政院會」後,率領全體「閣員」總辭,並依例與「閣員」們拍攝「畢業大合照」。而新任「行政院長」賴清德,則將於明天上午率領新任「內閣」成員在「總統府」宣誓就職,並與林全進行職務交接,隨後即轉進「行政院」正式上班。
  然而,直到昨晚為止,除了新任的「行政院」副院長及秘書長,以及個別部會首長之外,尚未見賴清德的全體「新內閣」成員名單出爐。倘在今日也「難產」的話,明日的新任「內閣」成員宣誓就職儀式,就將是不完整的。不過,考慮到在台灣地區現行的體制中,「行政院長」只是「總統」的幕僚長,「總統」除了直接享有「國安」系統的部會首長的實質任免權之外,對其他部會首長的任免權也不是虛化的,而是同樣也擁有實質性的選擇權(據說賴清德答允接任「行政院長」的條件之一,是希望能夠擁有除「國安」系統以外部會首長的選擇權),因而可以預料,個性較為陰柔,缺乏大刀闊斧決斷力的蔡英文,不希望「閣員」變動太大,以免做成震盪及難以駕馭。因此,估計大部分現有「閣員」都可獲得重新任命,尤其是執行「軟性台獨」有聲有色的「教育部長」和「文化部長」,將「坐定粒六」。屬於「國安」系統的部會首長,除了傳說駐美代表高碩泰將取代「外交部長」李大維或是互調之外,其餘「國防部長」、陸委會主委等,都將能獲得留任,亦即仍然是「老藍男(女)」當家。不過,負有「監軍」任務的陸委會主委辦公室主任蔡孟君,已經獲升任海基會副秘書長,離開陸委會,這究竟是認為張小月可靠及可信,還是將調換民進黨人出任陸委會主委,無需「監軍」?則值得觀察。
  頗為諷刺的是,一年多前林全被「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任命為「政權交接小組」召集人之一,後亦被蔡英文「總統」聘任為「行政院長」、進行組閣,林全將自己的「內閣」定位為「財經內閣」、「改革內閣」,力拚臺灣經濟發展、產業升級。但今次在他率領「內閣」進行總辭之前,已被公佈的新「閣員」名單,竟然多是財經部會首長。這就顯示,林全所自詡的「財經內閣」、「改革內閣」,已經完全失敗,實際上蔡英文之所以有忍痛「換全」,就是因為台灣經濟欠佳,導致她的民調被拖累,陷入低迷,極為不利於民進黨在明年底的「九合一」地方選舉,及二零二零年她本人爭取連任的「總統」大選的成績。
  而在已經宣布的新任財經首長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現任「黨產會」主委顧立雄,將調任「金管會」主委,而「國安會」諮詢委員林峯正,則接任「黨產會」主委。
  顧立雄的這個新任命的發表,可能有兩個考量:其一是顧立雄將徹底放棄參選台北市長的機會,其二可能蔡英文要顧立雄將其在「黨產會」清查國民黨黨產中的強勢作風及手段,移植到「全管會」,嚴厲管束那些「藍底」的金融機構。
  本來,在二零一四年「九合一」選舉的民進黨黨內初選中,「新潮流系」不願見到民進黨將會推出屬於「謝系立委」的姚文智重新並當選台北市長,因而力拱「不分區立委」顧立雄參選台北市長,但在黨內初選中,顧立雄輸給了姚文智。「新潮流系」心猶不甘,因而主張及支持「二次民調」,結果讓柯文哲擠掉了姚文智。
  顧立雄失之東隅,收之桑榆,蔡英文上台後,任命他出任「黨產會」主委。這位「外省人子弟」就任後,就「恩將仇報」地對付國民黨,是蔡英文要將國民黨趕盡殺絕,打趴在地再踏上一隻腳,讓其永世不得翻身,以掃除民進黨實現「長期執政」美夢的政治障礙的最得力助手。
  蔡英文今次之所以能夠放心地讓顧立雄離開「黨產會」,估計是顧立雄在「黨產會」的工作,已完成得差不多,斷了國民黨的財源。不要說,國民黨已經沒有雄厚的黨產分發給各個候選人,難有戰鬥力了,就說是現在每個月黨工的薪水都必須東借西貸地籌措,將國民黨捲土重來東山復出的財政基礎搗毀。
  但仍然有隱憂,那就是台灣地區的金融機構,無論是公營的還是私營的,由於歷史的原因,堵死都是「藍底」者居多,因而不同程度地成為國民黨的「小金庫」。實際上,台灣的金融體系自國民黨實行威權統治以來,建立了由高官退休轉任公股行庫高層的慣例。即使是民進黨在台灣已經第二次執政,仍難以憾動這個長期與國民黨交好、論人際關係重於制度、俗稱「金融幫」的菁英集團。因此,蔡英文必須借助有法律背景、作風強悍、政治性強的顧立雄,在整垮了國民黨的黨產之後,又摧殘國民黨的「小金庫」,並順道培養一批「綠骨」的金融機構高管。有人嘲笑顧立雄「沒有金融專業背景」,其實顧立雄的這個「弱項」正是他的「強項」,正因為他沒有金融專業背景,就與「金融幫」沒有交情,正可以大刀闊斧地「改革」,以其法律專長整頓目前多數仍為「藍底」的「金融幫」菁英,徹底斷了國民黨的「金脈」。
  因而可以想見,顧立雄調任「金管會」主委後,「第一刀」就是砍向公營金融機構,籍口清查帳目,在查出與國民黨的千絲萬縷關係後,將「藍底」的高管踢出去甚至是抓起來,以圖收「殺雞儆猴」之效,並大量引進民進黨的財經人才,將公營金融機構的大權奪過來。而私營金融機構,則主要是透過查辦弊案,抓起幾個「大老鼠」,就能起到阻嚇作用。實際上,就連國民黨自己都曾查辦過「十信弊案」,民進黨為何就不能查辦?由於民進黨沒有親情負擔,查辦起來將會是更狠更準。
  顧立雄是法律系出身,是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在當律師時應對各種刑事案刁鑽難纏,因而熟悉法律條文的他,必能抓到幾個「大老鼠」,尤其是在國民黨過去長期操控金融機構,難免會有「過河濕鞋」的情況。因此,看來公私金融機構的某些高管是將難以逃脫厄運的了。尤其是顧立雄在「黨產會」主委任內,要求永豐銀行凍結國民黨在該行的帳戶,同時凍結國民黨開出的台灣銀行支票,造成該黨發不出員工薪水。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就此作出裁決,認為「黨產會」的處理「合法性」有疑義,要求停止執行。這項裁決,無異是對「黨產會」數月來的橫衝直撞,賞了一記耳光。如今顧立雄出任「金管會」主委,還不會抓住這些銀行的某些「把柄」,實行「報仇咁報」?何況,「黨產會」已經定調「中投」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而「中投」的業務受「金管會」監管,就更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了。
  而接任「黨產會」主委的林峯正,政治立場比顧立雄更「獨」,兩人均曾深度參與「太陽花學運」,但顧立雄保持民進黨員的身份,而林峯正則與黃國昌等人合組「時代力量」,堅持「台獨」立場。蔡英文上台後,提攜他為「國安會」諮詢委員,現在又委任為「黨產會」主委,這是「時代力量」首次「入閣」。林峯正與顧立雄一樣,同是法律出身,可能會繼承顧立雄的作風,甚至出於其「獨派」立場,有過之而無不及,國民黨只能是「挫咧等」。執行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07 04:11: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