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馬英九「畢業之旅」或有微妙內涵

  刻下,馬英九正在率團展開八天七夜的「久揚專案」,出訪多米尼加、海地、尼加拉瓜等中美洲暨加勒比海三個「邦交國」。在過境美國波士頓期間,馬英九曾重回母校哈佛大學就兩岸關係、台灣內政、南海問題、東亞問題等國際熱門話題,進行閉門演講,並熊抱哈佛大學校園內一棵他非常迷戀的大樹拍照留念。
  馬英九此次出訪,是其兩屆「總統」任內的第十一次出訪,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出訪,因而他回到其博士畢業及結婚的哈佛大學參訪,有其意思,因而這次出訪可能就是他的「畢業之旅」。
  明年,倘蔡英文當選「總統」,可能連這樣的訪問將會大受限制。實際上,也曾夢想當「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呂秀蓮近日就指出,台灣的「邦交國」很脆弱,倘蔡英文當選,台灣的「邦交國」就將會像雪崩式倒塌。此語可能不假,因為早就有多個「邦交國」希望能與中國大陸建交,但基於對馬英九「外交休兵」的肯定,大陸方面沒有接受。蔡英文倘上臺,這個前提條件就將已經不再存在,再加上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相信就是這些「邦交國」紛紛改投中國大陸的時候了。
  這就是馬英九此次過境美國的微妙之處。盡管他有官方身份,美國國務院的官員不能違背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出面接待他,但卻讓他在哈佛大學演講,這與此前過境美國時,只能在紐約大學閉門與學生座談相比,規格不低。據台灣中央社報道,出席這場閉門演講的除了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外,還有正在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人的台灣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以及馬英九當年的導師,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
  這除了是美國滿意馬英九不惹麻煩之外,可能也是對前段時間高規格接待蔡英文的「彌補」,以作平衡。當然,在某種程度上,美國也是把他當作來是洪秀柱來接待。由於洪秀柱的參選「總統」是弄假成真,不但是起步點低,而且也是起步期遲,連到下鄉跑基層都不夠時間,因而沒有時間像蔡英文那樣訪問美國,並公開拒絕了打算向她提供與接待蔡英文同等規格的華府的好意,讓華府認真「冇癮」。馬英九今次過境美國之所以能夠獲得較高的禮遇,看來也是代洪秀柱受禮。只不過他有官方身份,而無法像蔡英文那樣可以進入國務院大樓,並與相關官員會面。
  有趣的是,中國大陸也沒有對馬英九的過境美國表達異議。當然,這是為了表達肯定他的「外交休兵」之意。這與當年北京強烈抗議美國給予李登輝、陳水扁過境美國的禮遇,形成強烈的反差。
  真是「二十年過去,彈指一揮間」。整整二十年前的李登輝訪美之後,引發第三次「台海危機」,大陸解放軍南京戰區與第二砲兵部隊,在台灣海峽進行導彈演習,讓縱容李登輝在康奈爾大學發表「獨台」演講的克林頓,終於見識和瞭解到北京反對「台獨」的強硬立場和態度,此後幾年就較為主要嚴格遵守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以至在訪問中國大陸時,正式宣示了美國對台灣的新「三不」政策,即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加入需要國家身分的國際組織。
  實際上,二十年前李登輝的康乃爾大學母校之旅,是「騙子之旅」。一方面,他的代表、「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蘇志誠,欺騙大陸的秘密接頭人、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室主任的曾慶紅,申明在美國不會公開發表談話,北京才默許他過境美國;另一方面,他為了達到過境美國之目標,由其「大掌櫃」劉泰英出面,出巨資由美國卡西迪公司進行政治公關,收買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議員,通過邀請李登輝訪美的動議,而促使克林頓最終同意李登輝過境美國。
  如果李登輝能夠遵守承諾,那就罷了,但卻在康奈爾大學的「歐林講座」發表了《民意所欲,長在我心》演講,提了二十七次「中華民國」,並極力鼓吹「兩岸分裂分治」和「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存在,並叫嚷要「突破外交孤立」,強化台美關係,政治色彩濃厚,為翌年的首次民選「總統」活動造勢。
    因此,美國佬也認為李登輝欺騙了他們。實際上,此前台灣駐美代表魯肇忠告訴美國,李登輝過境美國「不會有太強的政治意涵」。但李登輝卻是發表了「獨台」言論,並因此而導致中國大陸解放軍發動導彈演習,使得美國覺得受騙了,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羅德事後就評價說,「李登輝出賣了我們」。
  中國大陸也覺得受騙了。錢其琛在其回憶錄上說,僅一個月之前,美國國務卿親口對他做出過承諾,說美國不會允許李登輝訪美。因此,一個超級大國的外長對外做了承諾,竟然出爾反爾,這不能不令人感到震驚和氣憤。但可能他並不知道,此時蘇志誠已經與曾慶紅在珠海秘密會面,就李登輝訪美達成默契。不過,蘇志誠也是告訴曾慶紅,李登輝不會在過境美國時,公開發表談話,因而北京也深感受騙。
  對此,北京的研判是,李登輝正在為競選台灣第一屆所謂「直選總統」而造勢,不惜重金聘請美國卡西迪公關公司為其遊說美國國會議員,以期博得美國對其政治上的支持。而支持台灣當局,推行「以台製華」,本來就是美國歷屆政府的既定政策,只不過會在不同歷史背景下表現出形式和力度上的不同。而在冷戰結束後,中美間的戰略紐帶因蘇聯東歐集團的瓦解而不復存在,中國就將取代前蘇聯成為美國的對手,因此主張儘早對中國進行戰略遏制。在國際上反華勢力的推動下,美國政府此時也想測試一下中方在台灣問題上的底線。
  面對美國方面的外交挑釁,中國不得不採取了一系列強有力的反擊措施,以打消克林頓政府以為中方在美稍做姿態後就會吞下李登輝訪美苦果的幻想,使美國真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北京除了發動猛烈的「批李」輿論之外,解放軍從一九九五年七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進行第一次導彈發射演習:先後三次,每次兩枚,共從江西鉛山導彈基地試射東風15導彈六枚,攻擊預定目標,六枚均命中目標區。此後幾個月,還在福建沿海進行多次海陸空聯合軍事演習。
  經過這場鬥爭,克林頓政府比較清楚地認識到台灣問題的敏感性以及中美關係的重要性。中美關係因此得以在克林頓總統的第二任期內比較平穩地發展,並得到進一步提升。因此,也可說是壞事變好事。
  二十年過去後,馬英九也過境美國並發表演講,但由於他沒有發表「台獨」言論,相反還表達堅守「九二共識」,因而就是波瀾不興,平安無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14 04:59: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