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尚未就任「新潮流系」就施以壓力

  「賴神」賴清德尚未正式就任「行政院長」,政治壓力就迎頭撲來。最怪的是,這首波政治壓力,既不是來自最大在野黨中國國民黨,也不是來自「新潮流系」在民進黨內的對手亦即其他派系尤其是死對頭「謝系」,而偏偏是來自「新潮流系」本身亦即他的「親密戰友」。這除了是「北流」與「南流」之間的某些分歧及恩怨之外,還是要向賴清德施加「下馬威」,要他必須堅守「新潮流系」的政治路線尤其是「台獨」理念?則有待觀察。
  實際上,曾任「新潮流系」總召,也被視為「北流」的代表的「立委」段宜康,在蔡英文宣布賴清德繼任「行政院長」的當日,就在臉書上以《賴院長,您準備好了嗎?》為題,在警告並惋惜賴清德有可能會成為「下一個被犠牲掉的林全」的同時,向賴清德提出了四點建議,其中劈頭第一個建議。就是必須「修憲」。段宜康說,對畸型「憲法」架構出來之違反基本政治學理的政府體制,必須儘速啟動「修憲」工程,利用二零一八大選建立權責相符,並可有效進用政治人才的制度;否則誰來執政,都會遇到同樣的困局。
  按照段宜康的理論,蔡政府目前的滿意度民調這麼低迷,責任不在在野黨,因為他們監督的能力實在很差;而是「責任就在我們」。在此情況下,如何優質的人來當「行政院長」,恐怕都只會是下一個被犠牲掉的林全。因此,賴清德如要「看透當前困局,並找出解方」,首先就得儘速啟動「修憲」工程,調整「畸型憲法」架構出來中違反基本政治學理的政府體制,否則,賴清德不但無法展現其高能的行政執行力,而且就像應驗同樣是「新潮流系」流員梁文傑所指的「行政院長是損耗品」的判斷,也像過去的歷任「行政院長」那樣,迅速遭受損耗,最多只有一年幾個月就「拜拜」走人。
  段宜康是外省人第二代,但卻是「台獨」組織「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的發起人之一及執委,也是民進黨「新潮流系」的重點培養對象,由其連襟洪其昌「內舉不避親」地親手將「新潮流系」總召的寶座傳授給他。段宜康原來還以神秘縝密著稱,但近來有點出格,經常說些偏激的話,甚至為了為蔡英文的「前瞻」保駕護航而不惜賭上自己的政治生命,聲稱本次任期結束後他將不會再參選,也不會出任政府或公營事業、法人、黨部職務。理由是「斷自己後路,才能背水再戰」。而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洪孟楷則在臉書上PO文指出,段宜康的這席話,「道破蔡英文目前困境」。因此,段宜康今次向賴清德施加壓力,警告賴清德有可能會成為林全式的犧牲品,同樣也是看到了蔡英文和賴清德的困境。
  段宜康向賴清德建議實質上是施加「修憲」的壓力,不知是要「修」到何層次?倘從他臉書PO文的前言後語看,可能僅是「內政」亦即政治體制的部份。實際上,經過七次「修憲」,台灣地區的政治體制確實是有問題,「雙首長制」變成了「總統制」,「總統」有權無責;而「行政院長」則被貶為「總統」的「幕僚長」,有責無權,動輒成為「總統」的替罪羊,萬箭穿身而倉皇下台。
  但是,即使是蔡英文和賴清德都有第八次「修憲」的意念,能隨心所欲嗎?當然,在第七次「修憲」之前,要「修憲」只需「國民大會」有三分之二「國大代表」贊同即可獲得通過,因而才有在十多年的時間內,竟然連續七次「修憲」的怪事。但在第七次「修憲」解散「國民大會」後,「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二條規定:「憲法」之修改,須經「立法院」「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即通過之。這就牽涉面太大,時間也有限制了。說不好尚未走完程序,「賴神」也就等不了而「走人」。何況,國民黨籍「立委」已超過四分之一,而且還是只差三席就達到三分之一,只要國民黨黨團立意杯葛,「修憲」提案根本就出不了「立法院」的大門,即使是能夠付諸「公投」,也無法獲得相當於選民半數的贊成票。而且,還需「公告」半年。這一系列程序走完,起碼要一兩年的時間,超逾近年來每位「行政院長」的平均在職時間。賴清德能等到此時嗎?
  最值得關注的是,倘果然啟動「修憲」程序,「新潮流系」會否藉機將其推動設立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所主張的「國家定位」,亦即「中華民國是台灣」的「實質性台獨」也挾帶進去了?實際上,此前「新潮流系」就曾提出過類似的主張,其實也很簡單,只要將「憲法增修條文」第一句的「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拿掉,就達到目的,簡單易行。
  但也有非「新潮流系」的民進黨人,棄易取難,如時任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的陳明通,就撰寫了《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草案。這已不是「修憲」,而是「制憲」。將「憲法」本文及其「增修條文」都全部推倒,以一個新的「憲法」框架取而代之,而不是像段宜康和「新潮流系」的不動「憲法」本文,而是在「增修條文」上做文章。由於「新潮流系」中許多人都曾在美國留學過,對美國「修憲」是以「增修條文」方式處理,頗為熟悉,因而他們就主張採用美式手法。
  回頭說到段宜康這次向賴清德施加「修憲」壓力,其動機可能有多個。其一,從「新潮流系」的「戰友情義」看,可能是要告誡蔡英文,不要將賴清德當作是「幕僚長」,應當給予較大較多的權力,而且在施政不利時不能將賴清德當作是替罪羊,一「炒」了之,而是必須共同承擔責任。
  其二,從「北流」與「南流」之間存在著矛盾的角度看,段宜康是在提醒以至警告賴清德,固然要接受民進黨尤其是蔡英文的指令,但更不能偏離「新潮流系」的路線。實際上,賴清德一上場就「炒掉」同屬「新潮流系」的「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就被某些流員解讀為「南北流恩怨」在作怪,因而「北流」們對「南流」的主要代表人物賴清德就抱有高度的警覺。不過,也有人指出,「行政院」正副院長的最佳配搭。是政治、經濟雙配,比如林全是屬於經濟型,就需要政治型的林錫耀錯開配搭。而賴清德是屬於政治型,林錫耀的政治型就形成「撞車」,因而必須走人,而配搭經濟型的證交所董事長施俊吉出任「行政院」副院長。何況,蔡英文向賴清德交付的七項任務,都與經濟有關,賴清德必須要有一個「懂經濟」的人來弼輔他。
  其三,是帶有某些「妒忌」心理。「新潮流系」向來奉行「老二哲學」,最高職務也是「行政院副院長」,如林錫耀和邱義仁。今次則是打破了「新潮流系」的「潛規則」,是否心理不平衡?
  不管如何,段宜康的「修憲」之說,只是說說而已,是明知不可為而提出,但也含有深層次的政治權謀,這是好符合「新潮流系」擅長於權謀的特徵。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08 03:46: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