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李凈瑜究竟是救夫還是為其參選「作秀」?

  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於九月七日公告,將於今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在第十四庭公開審理被告人彭寧華、李明哲「顛覆國家政權」一案。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通知其親屬前往旁聽。因此,李明哲的太太李凈瑜和母親郭秀秦於昨日分途前往岳陽聽審。而陸委會則曾協助其購買機票及派出律師給以提供幫助,海基會也派出人員陪同,並都順利入境,其中曾經被註銷台胞證的李凈瑜是在上海虹橋機場入境轉機時獲得落地簽注。不過,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只有親屬可以旁聽,而「親屬」是指父母及妻子,因而李凈瑜與郭秀秦應該可以進入法庭旁聽。當然也是因為法庭的座位不足,因而估計陪同人員不能進入法庭,只能是在指定地點觀看電視直播。實際上,專程前往採訪的台灣媒體也是如此,根據大陸方面的安排,台灣媒體將有三家三人可進入法庭旁聽,其中兩家兩人為電視台文字記者,另一家一人為報社記者。其餘的記者另行安排在法庭附近收看現場電視直播。不過,昨日有消息說,最後能進入法庭旁聽的家屬及陪同人員,似有可能較陸方原先規劃的稍多。
  從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公告看,李明哲所涉嫌的違法行為,並非是當初所估計的相對較輕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是相對較為嚴重的刑事犯罪,而不是行政違規,是此前想像中要嚴重。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有一章是「危害國家安全罪」,內含從第一百零二條到一百一十三條共十二個條文。其中規範「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是第一百零五條。該條文如下:「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按照有關法律釋義,「顛覆國家政權罪」是指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其主要特徵是:其主觀方面出於直接故意;客觀上表現為實施了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所謂「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是指以除武裝暴亂外的各種非法手段推翻或改變國家政權、改變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本罪為實行犯,即只要行為人實施了上述三種意在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即構成本罪,並不要求危害後果的實際發生。
  對犯本罪的,根據犯罪分子在本罪中所起的不同作用,分別判處三種不同的刑罰。
  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則是指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其主要特徵是:主觀上的出於故意,並具有詆毀國家政權、現有社會制度的目的。客觀上表現為行為人實施了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煽動」,即誘惑、鼓動。「造謠、誹謗」,主要是指無中生有、編造、捏造不存在的事實、嚴重歪曲事實。本罪為實行犯,侵犯的客體是國家政權、現行社會制度。對犯本罪的,根據行為人所起的不同作用,分設兩檔刑予以處罰。
  從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公告看,李明哲被控訴的是「顛覆國家政權罪」,而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因而倘罪名成立,量刑將會較為重些。
  在過去,「顛覆國家政權罪」只是適用於大陸境內的居民,台灣居民倘是在大陸被指控「危害國家安全罪」,多是被以「間諜罪」起訴。而如今李明哲遭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起訴,除了是從第一百零五條規範本身的法律層次考量之外,可能還有強調「台灣是中國一部份」的政治層次宣示。也就是說,中國大陸的所有法律,適用於在大陸的台灣居民。而大陸公安將參與電騙集團犯罪活動的台灣居民押回大陸進行司法處理,除了案中受害者是大陸居民,大陸對加害者享有「屬人是否管轄權」,及案件主要是由大陸公安破獲等因素之外,也有彰顯「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涵義。
  前往岳陽聽審的李明哲親屬,表現完全相反。李明哲的母親郭秀秦,原籍山東,現年八十多歲,因而是跟隨蔣介石渡台的「外省人」,具有「我是中國人」的國家認同。因而當李明哲案一發生,她就直接表示「李明哲應該向祖國認錯道歉,李明哲就可以回來,這個事情絕對不是杜撰的」,因而是「目的論」。而李凈瑜則是「過程論」及「手段論」高於「目的論」。不管自己丈夫的安危,一味在「作秀」,不但是高調地召開記者會,發表那些臆測性的不友善談話,並明知不可能入境大陸而闖國際機場,而且還將此事鬧到國際場合去,訴諸於聯合國人權機構尤其是一貫反華的國際性組織。幸好現在大陸講法治,如果是在過去尚未重視法治的那個年代,可能會適得其反,刑期更重,害了丈夫。
  曾有人從李凈瑜當年兩度參加過「立委」選舉的經歷,及她在此案發後的表現看,揣測她是要藉此「千載難逢」的機會,索性盡情「作秀」,以打響自己的知名度,並爭取部分選民的同情分,以為自己再次參選製造更有利的條件,提高自己的當選機率。實際上,過去民進黨在「悲情參選」獲得成功的事例不勝枚舉,什麼「代夫出征」、「代父參選」的戲碼不斷上演,而且都能高票當選,屢戰不爽。盡管現在時代已變,不一定再能有效,但也要試一試。
  既然李凈瑜是要「作秀」,今日在旁聽時,又將會上演什麼戲碼?以其張揚的個性,及曾參加過許多社運活動的經歷,不排除她將會在旁聽席上撲向被告席,要擁抱李明哲,也不排除她可能會開聲表達抗議,更不排除她在聞判後,會當即在法庭內「暈倒」。不過,屆時難以得逞,必會被法警制止,而且一般上法官也不會當庭宣判,而是另行擇日宣判。
  台灣派去的陪同人員,看來只能是在行程聯絡等方面給予提供協助,不能直接介入案件。這連由陸委會安排的律師,也明白這個道理,表示自己不是為李明哲做辯護律師,而是向李凈瑜提供法律諮詢意見。這種做法是明智的,無論是出於自己的想法還是陸委會的指示。因為沒有參加大陸地區的司法考試並獲通過,就沒有大陸的律師執照,因而不能在大陸地區進行辯護律師的業務。何況,即使是具有大陸地區的律師執照,也未必獲批准成為李明哲的辯護律師。
  在此事的過程中,陸委會和海基會都較為低調,只是向李凈瑜和郭秀秦提供技術性的協助,沒有籍機火上澆油。可能是要執行蔡英文的「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政策。尤其是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盡量避免「授人以柄」,使得「十九大」報告的台灣工作部分的內容,變得更為「強硬」。
  但仍有人煽風點火。民進黨前「立委」王麗萍就是這樣的人,連陸委會也規勸她不宜前往岳陽,但她卻聲東擊西,另行前往岳陽,居然也被她成功登陸。她今日當然不能進入法庭旁聽,但是否會施行民進黨人的常用伎倆,在法院大門外,向著台灣及外國的記者進行「呼冤」表演,以積累政治資本再次參選?天知道。但倘這樣做,將害死李明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1 04:44: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