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臺北出席APEC代表人選還有得「喬」

  本年度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將於十一月十日至十一日在越南峴港舉行。據台灣「外交部」國際組織司司長徐配勇日前透露,越南曾於今年五月間派出特使到訪台灣,向蔡英文遞送邀請函;目前越南特使第二次前來台灣的時間仍在規劃中,但尚未被知,台灣方面正與越方保持密切溝通。由於按照慣例,主辦成員體第一次委派特使致送的邀請函只是空泛性的,第二次致送的邀請函才是已經確定的「領導人代表」的人選,而在台灣方面提出「領導人代表」人選建議之後,主辦成員體將會徵詢北京的意見,倘認為不符合「西雅圖模式」的標準,可能還要走一次這樣的程序,直到各方都達最大公約數為止,因而按照徐配勇的說法,台灣方面今年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具體人選,尚未確定,還在「喬」的過程。
  由於今年「AO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是在越南舉行,而越南是蔡英文當局「新南向」政策的重點目標國家之一,但在今年五月的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上,越南與中國簽署的聯合聲明,越南明確地承諾遵守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因而蔡英文委派何人作為其代表出席「AO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就將會更為嚴謹地執行「西雅圖模式」的標準。對此,蔡英文可能正在犯難之中,一方面她要強調台灣當局的「主體地位」,盡可能派出較高位階的人員,另一方面卻又必須顧及到越南的感受及要求,以免發生衝突而導致「一拍兩散」,重蹈陳水扁的覆轍。
  實際上,所謂「西雅圖模式」,是美國總統克林頓建議召開「APEC」的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於,首次於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在美國西雅圖舉行,形成了不邀請臺灣領導人參與該會議,及此後不在台灣地區舉行「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原則。一九九三年六月,美國建議召開「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後,中國很快就面臨如何解決臺灣方面與會問題。中方要求既要遵守MOU,,又要在禮賓中體現主權國家與地區經濟體的區別,特別是要便利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參加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經過磋商後,美方表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北京是中國惟一合法政府,將按與「APEC」的有關諒解和慣例辦理臺灣與會事宜,臺灣方面將派負責經濟工作的部長級官員與會,會議的安排尊重主權國家與地區經濟代表的區別。中國大陸對臺灣方面的「經建會主任」蕭萬長受李登輝委派,參加「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不持異議,但蕭萬長只能以「經建會主任」的身份參加,而不得以李登輝的「代表」或「特使」的頭銜,也不得使用「行政院政務委員」的頭銜,美國對此表示理解和尊重。臺灣參加「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西雅圖模式」就此誕生,其意義在於,在「APEC」的最高級別的會議實踐中,進一步把臺灣限定在「地區經濟體」上,「APEC」的「MOU」得到全面的維護和遵守。
  「APEC」首次領導人會議之後,臺灣方面一直想方設法做一些小動作,試圖突破「西雅圖模式」限制,李登輝還不遺餘力地爭取自己親自出席,以凸顯臺灣是一個「主權國家」。但在大陸的堅決鬥爭下,這些圖謀都遭到失敗,並使「西雅圖模式」固定了下來,成為台灣當局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慣例。
  二零零一年中國作為東道主在上海舉辦第九次「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陳水扁企圖籍此以此作為打破「西雅圖模式」,親自出席。在中國大陸明確拒絕陳水扁與會後,陳水扁要求改由「總統府資政」李元簇代表他參加。他的如意算盤是,一方面李元簇曾任「副總統」,可能突破「部長級官員」的層級限制,另一方面李元簇是台灣地區的刑法權威,曾任「法務部長」,也可擺脫只限於財經技術官僚領域的困境。但陳水扁的做法遭到大陸的嚴厲批判和堅決拒絕,臺灣當局最後宣佈缺席上海「AO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據說,事後陳水扁後悔不已。因為剛參加「雙部長會議」的「經濟部長」林信義尚未離開上海,正是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適當人選。但由於自己的意氣用事,決定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就形成自一九九三年「APEC」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以來,台灣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缺席的記錄,而且更是缺席在中國大陸召開,對台灣當局來說具有一定政治意義的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而民進黨內也是埋怨聲連連,因為中國大陸沒有任何損失,受損失的倒是台灣自己。更令民進黨難受的是,此後台灣方面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選,即使是經濟領域的部長級官員的人選也被「打回頭」,只能由無官方背景的企業界人代表出席,包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宏碁計算機董事長施振榮等人。只是在二零零八年之後,由於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台灣方面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人選的位階及背景,才發生了大突破,先後由曾任「副總統」的連戰、蕭萬長參加,而且連戰並非是經濟領域的官員,而是政治領域。
  去年蔡英文決定委派宋楚瑜出席在秘魯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按道理,宋楚瑜的官職最高是台灣省長,與部長平級,並沒有突破西雅圖「模式」;但他並不是經濟領域出身,而是政治型,而且還是政黨的領袖,因而可說是有所突破。北京可能是考慮到,宋楚瑜承認一個中國原則,而且曾經以親民黨主席的身份訪問大陸,進行了「胡宋會」,其政治意義與「胡連會」相同,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做出了貢獻,因而沒有反對,而且習近平主席也與他進行了短時間的交談。
  就此而言,宋楚瑜應該是一枚「活棋」,今年仍可委派他出席。 因而據說蔡英文約在兩個月前曾徵詢過宋楚瑜再次赴會的意願。但卻遭到「獨派」的強烈反彈,揚言「寧可缺席,不可派宋」,因此宋楚瑜再任特使的變數大增,而宋楚瑜本人也有今年不獲邀請的心理準備。1
  而民進黨「立委」蔡適應、王定宇等人,卻表態支持推派「副總統」陳建仁擔任特使。這簡直就是「開玩笑」。即使是在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時期,也不可能委派在任的「副總統」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更何況是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
  最近,在林全卸任「行政院長」之後,又有由林全代替蔡英文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之說,尤其是在蔡英文委任他為「總統府資政」之後,因為畢竟有「總統府」的意涵。而林全是財政官員,也並非民進黨籍,而且基本上沒有「台獨」之語,似乎北京不會反對。但畢竟是他剛卸任「行政院長」,超越了部長級,在蔡英文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背景下,似乎是「行不得」。
  看來,台灣方面出席越南「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選,還有得「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2 03:14: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