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新官上任三把火隱藏危機

  「新官上任三把火」!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後,在極短時間內推出或準備推出三項重大政務,其一在與卸任的前任「行政院長」林全交接後,當即召開第一次「行政院會」,通過撤回前送「立法院」審議的「二零一八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暨附送的「行政院二零一八年度施政計畫」及「二零一八年度至二零一九年度中央政府流域綜合治理計畫第三期特別預算案」;其二是以「調整軍公教人員待遇,對於刺激景氣及活絡整體景氣有正面效益,也希望藉此能帶動民間企業加薪,照顧勞工的權益「為由,決定軍公教明年加薪百分之三,直接否定了其前任林全於一個多月前林全拍板定案的「軍公教明年不調整」決定;其三是宣稱將會務實的態度面對「一例一休」的衝擊,務實提出解決方案,很踏實來做,這等於是要將自己在台南市長任內提出的應該調整「一例一休」政策,付諸實施。
  撤回總預算案,這是可做可不做的事。如果「立法院」換屆,依法所有尚未完成的法案都成為「廢案」,在新一屆「立法院」成立後,「行政院」必須重新提請法案,但現在並不存在「立法院」換屆的情況。如果是「政黨輪替」,或雖是同黨執政卻換人作「總統」,在新任「總統」轄下的新任「行政院長」,當然是要撤回此前提請給「立法院」的法案。但在同黨的同一任「總統」轄下的新任「行政院長」,尤其是在並沒有對「行政院」作重大改組,基本上是由「內閣」原班人馬重任的情況下,就沒有必要撤回法案。不過,賴清德卻以「『行政院』因內閣改組,基於對『立法院』之尊重」為由,「援例」主動撤回前函送「立法院」審議的預算案,並要求各部會首長務必本撙節原則,並依蔡英文提示的「七項期許」,作必要的檢討修正,同時亦應充實與深入瞭解各項計畫的目標定位及編列內容,以強化預算論述說明。
  對於「一例一休」政策,賴清德在還是台南市長時,就第一個正式公開質「一例一休該調整藥方了」。實際上,「一例一休」政策不但讓勞資雙方都抱怨連連,而且對中南部綠營執政縣市與綠委更是造成重大困擾,因為中南部中小企業大多是綠營傳統支持者,而「一例一休」對於中南部中小企業的衝擊遠遠超過竹科的科技公司。隨著地方選舉日逐漸逼近,地方上持續反映「一例一休」將讓民進黨的支持者崩盤,這場為民進黨帶來的「政治豪大雨」,可能會「豪雨成災」釀成更嚴重及可怕的「土石流」,使得綠營地方諸侯及「立委」們只能乾著急,但林全卻「嚴守死保」。現在林全下台,率先「開砲」的賴清德接任,看來對「一例一休」政策進行調整修訂的大勢已是不可阻擋。
  「行政院長」只是「總統」的幕僚長,而且林全「惟蔡英文之命而從」,因而上述的「軍公教不加薪」及「一例一休」政策,肯定是得到蔡英文的首肯,甚至就是蔡英文的「改革」措施(軍公教不加薪與「年改」相配套)。而賴清德走馬上任後,當即「廢掉」林全實質上是蔡英文的「武功」,盡管可能他事前也曾諮詢過蔡英文的意見並獲得其默許,但卻折射了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要凸顯其「獨立行政」的企圖心,並以否定前任的施政政策來體現。這個「肢體語言」,展示賴清德將會實行「林規賴不隨」的施政作風,因而已經埋藏下了與蔡英文「不合拍」的危機。
  實際上,作為賴清德「師弟」的「新潮流系」副書記長的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早就預言「在台灣的制度下,行政院長只是工具人,擋子彈而已,誰來當都是消耗品。」因而主張台灣應該實行完全的「總統制」,「行政院長」的職位應該直接廢掉,由「總統」直接領導各部會。而「新潮流系」大佬林濁水更是指出,賴清德過去在台南市長治理績效受肯定,很大的原因是他的「大局處長主義」,亦即用人充份授權,但蔡英文對「行政院」不放心,採取的是「大政委小部長」,用政委來掌握部長,因而賴清德與蔡英文兩人的領導風格會有衝擊。他還提醒賴清德說,「行政院長」只是蔡英文的「執行長」。
  這就是矛盾之處。表面上看,蔡英文找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當然是要改變林全「無能」的現狀,以提振蔡政府跌到谷底的民調,迎接二零一八年的地方選舉。既然民調底,這就反映了此前的政策與民心民意相脫節,當然要調整。但其實,林全是蔡英文的應聲蟲,從「小英基金會」到「新境界基金會」,林全一路追隨蔡英文,而且服從性高,因而林全的政策其實就是由蔡英文「原創」。否定林全政策,也就等於是否定蔡英文。如果賴清德處理不好,可能就真的會成為「犧牲品。
  有兩個「盲區」,可能會成為賴清德與蔡英文「交惡」的「爆發點」。其一、蔡政府的民調低迷,雖然原因很多很複雜,內外因素都有,包括在「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競選口號之下,選民們對民進黨執政的期望值過高,但現在國民黨倒了,台灣卻未見好,甚至比國民黨執政時還要倒退等,但關鍵原因是在於兩岸政策。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諮詢,賴清德怎麼努力,都未必能見好。何況,兩岸政策是蔡英文的禁臠,蔡英文未必會放手一直授權賴清德處理。退一步說,即使是放手,賴清德是「獨派」,可能情況比林全更糟。
  其二、將會出現「功高震主」效應。倘賴清德倘做得較好,提振了蔡英文的民調,但因為有蔡英文麾下的林全做「比照物」,人們就認為「還是賴清德行」,蔡英文及其嫡系林全不行。說不好黨內會有人為了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者的美夢,在「總統」黨內初選時要求換人。畢竟,蔡英文的民進黨齡只有十多年,而賴清德卻是在民進黨艱苦拼搏時入黨,老黨員可能不服。何況,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時,以當時的社會態勢,民進黨隨意推出阿豬阿狗都能贏。倘當時賴清德不是因為台南市議會議長賄選案發,他拒絕進入議會,被批評破壞民主體制,可能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就是他。對此,蔡英文當然會有忌諱,而必然會時時處處防範。
  因此,賴清德與蔡英文的蜜月期不會過長。甚至沒有蜜月期。但在明年地方選舉之前,蔡英文還可忍受。過了地方選舉這一關,到了「總統」大選前夕,可能就會發作。不是蔡英文的「工具人」奏效,把賴清德當作「特價品」,就是賴清德在「獨派」支持下,向蔡英文發難,但估計賴清德不會脫黨參選。但到二零二四年,就是他的天下。不過,估計蔡英文將會另行尋覓「接班人」。在其第二個任期時,從鄭文燦、林佳龍等新生代中培養。目前看來鄭文燦的機會將會大些,他除了是「新潮流系」之外,在桃園市的施政及作風,藍綠都能接受,正是「總統」大選所需要的特質。何況,他與蔡英文的關係也好,實際上在直轄市長就職時,蔡英文是只是去捧鄭文燦的場。
  因此,可能會有好戲看。如果是陳菊接任「行政院長」,或許較為穩定。因為無論是與蔡英文的配合度,還是實際行政能力,以及在黨內的威望等,陳菊都 比賴清德勝上一籌。但她為了扶持劉世芳能接高雄市長,放棄了這個可以促使民進黨浴火重生的機會,「私心」重了一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3 03:44: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