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姚文智抗擊柯文哲條款假戲真做?

  民進黨中執會通過《二零一八年直轄市長暨縣市長提名特別條例草案》,其中明訂如有「特殊選情」考量,可以經中執會決議,另訂方案執行,被解讀為「柯文哲條款」,將於在九月二十四日舉行的「全代會」通過。但由於過於明顯,為避免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民進黨籍「立委」姚文智反彈,黨中央補上一句「該特別規定,其他非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也適用,不單止是直轄市」,反而欲蓋逆戰欲蓋彌彰。因為其他非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包括也是直轄市的新北市,民進黨從來都不打算「向黨外求才」,而是仍然循黨內途徑尋覓戰將,最多是採取「徵召」方法而已。因此,更讓「柯文哲條款」的主要「受害者」--民進黨籍「立委」姚文智,大為不滿,昨日宣佈,全力爭取民進黨黨內提名參選台北市長,將在民進黨「全代會」通過「柯文哲條款」的前一天晚上,在文山區的飯店舉辦四百人的基層幹部座談會,並正式宣布參選,不讓隔日通過的「柯文哲條款」成為定江山的條款。昨日他還透露,他已經當面向蔡英文表達參選台北市長的意願,而蔡英文則回以微笑,但微笑的意涵及回應的內容則不願多說。
  但是,姚文智沒有「叛逆到底」,仍是埋下了「服從黨」的伏筆,因而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其一、他將是在民進黨「全代會」通過「柯文哲條款」前宣佈參選台北市長,這就將可避過「違令參選」的懲罰;其二、他還將是以「爭取黨內提名」的方式參選,既然蔡英文已經鐵定「禮讓」柯文哲並與其合作,民進黨就當然不可能提名他參選,而他的「爭取黨提名」又設定了「不會脫黨參選」的前提。因而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的前景,就根本不存在。因此,昨日他的「預宣告」,及將在二十三日晚的「正式宣告」爭取黨提名參選台北市長,只不過是要發洩對黨中央仍然「死抱柯文哲不放」,排斥他的參選機會的不滿情緒,出口「烏氣」而已。
  實際上,姚文智參選「立委」所在的台北市第二選區,其行政區域範圍在台北市中部偏北的大同區及北部的士林區,而他計劃在「全代會」前夕「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文山區,卻是在台北市的南部,是國民黨的「鐵票區」,二零一六年民進黨就「避短」沒有提名候選人。因此,就單是從姚文智跑到文山區去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肢體語言」看,他的這個「宣布」,並不是真的。但他對於將會又一次錯過參選並當選台北市長的機會,確是耿耿於懷的。因為這不單止是關乎他個人的政治生涯前景,而且更關係到整個「謝系」的生死命運。
  關於他個人的政治生涯前景,回想當時的民進黨初選,有多人出戰,連當過「副總統」的呂秀蓮也躍躍欲試。但在參選中,他的表現最出色,他所描繪的台北市政美好前景,及所採用的活潑輕鬆卻又因為直觀而頗有說服力的文宣手法,尤其是以立體書「翻轉台北市」的形式,令人們驚艷,就連一些國民黨支持者也連連讚賞,包括他頗具新意的市政理念。因此,他贏得了民進黨的台北市長黨內初選。按照當時「太陽花後」的社會氛圍,他將可當選台北市長,實際上他的民調也遠高於連勝文。
  但是,此時卻「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自稱「墨綠」的無黨籍柯文哲也宣佈參選。在「新潮流系」起哄下,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決定進行「二階段民調」。看慣並討厭了政客嘴臉的台北市民,對柯文哲「令人耳目一新」的「無厘頭」表達方式,感到新鮮,因而民調高於姚文智,而令姚文智失去機會。
  以「二階段民調」來決定是否與柯文哲合作,固然是民進黨出於勝選考量,避免發生連勝文「漁翁得利」。但也摻雜了黨內政治派系及人物的私心。其一是「新潮流系」不願看到「謝系」執掌「首都」。實際上,「新潮流系」本來是打算推出顧立雄的,但顧立雄的意願不大,而「新潮流系」自己的台北市長規劃人選徐佳青的「氣候」未到,要等到二零二二年。因而就「寧贈外人,不予內敵」,硬生生地剝奪黨內派系宿敵「謝系」的一個機會。
  其二是蘇貞昌與謝長廷也有「瑜亮情結」,不願見到「謝系」籍著當選台北市長而坐大,因而也就接過「二階段民調」,將柯文哲推上垒,阻擋謝長廷的子弟兵姚文智。
  當年謝長廷在卸任「行政院長」後就參選過台北市長,而曾是「謝院長」的「新聞局長」的姚文智,就全力輔助謝長廷競選,但敗給了國民黨提名的郝龍斌。因此,姚文智要參選台北市長,也含有要為謝長廷「報仇」的意思。而姚文智「煮熟的鴨子飛走了」的直接惡果,不單止是喪失了「首都市長」的機會,而且更由於民進黨黨章規定,直轄市長是當然中常委,「新潮流系」有桃園、台南、高雄三個直轄市長,就是三席中常委,佔中常委全體的五分之一。再加上「新潮流系」在選舉中也拿下三席,總共就是六席,佔中常委總額的百分之四十。
  而「謝系」不但沒有當然中常委,在中常委選舉中,原有二席的「謝系」,在謝長廷駐日後,「謝系」群龍無首,謝長廷見形勢緊急,從東京飛返臺北「固票」,但選情仍然崩盤,連原本「保一」的卑微意愿也慘告落空,其原來的二席,一席流向「海派」,另一席竟是被其宿敵「新潮流系」奪走。造成在中常會中,原本是第二大勢力的「謝系」變成「零蛋」,沒有聲音。
  另外,在上次「九合一」選舉中,「謝系」一席縣市長都拿不到,而縣市長是「大樁腳」,原本勢力頗大的「謝系」,幾乎土崩瓦解。再加上謝長廷為了一個「駐日代表」,中了蔡英文的「蘇式牧羊,調虎離山」詭計,「謝系」從此凋零。  因此,姚文智要參選台北市長,既是為「神功」,讓「謝系」可以在縣市長和中常委中「破蛋」,東山再起,也是為自己,不但是「首都市長」及民進黨中常委,而且台北市政府大樓往往被視為「進攻總統府」的最佳捷徑。
  但奈何出了個柯文哲。蔡英文無論「黑貓白貓」,只要能擋住國民黨光復台北市就是「好貓」。但倘柯文哲與姚文智同時參選台北市長,可能會令國民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在蔡英文的臥榻之側酣睡。須知道,台北市政府所管理的市政,包括「總統府」周邊的街道。某一年,台北市政府就對「總統府」前搭建的慶典裝置超越行人道,開列罰單並嚴令縮回。在李登輝任「總統」時,陳水扁任台北市長,下令拆卸台北市所有公共設施內的蔣介石銅象,但卻被人「入」了李登輝的「數」,讓李登輝「食死貓」。
  但柯文哲始終不願加入民進黨,那就罷了,卻因此而不受民進黨「台獨黨綱」的桎梏,得以「兩岸一家親」取得對岸諒解,雙城論壇和「世大運」都獲得成功,成為隨時可以與蔡英文「拗手瓜」的政治資本,並與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形成鮮明對比。而且柯文哲還經常「炮打中央」,令許多民進黨人大為不滿。甚至擔心蔡英文可能會養虎為患,在爭取連任「總統」時受到賴清德、柯文哲的雙面夾攻。
  但一心爭取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美夢的蔡英文,還是「兩害取其輕」,要在「黨產」等議題上赶盡殺絕國民黨的同時,阻擋國民黨「攻城掠地」,獲得「翻身」的「基地」。因此,姚文智注定是要被犧牲。而他卻明知不可為而為,除了是出一口「烏氣」外,可能也是看到自己的危機,在二零二零年的「立委」選舉中,已經後悔「含淚不投票」的國民黨支持者,將會出來投票實施「反攻」,如果國民黨在台北市第二選區推出實力較強的候選人,姚文智將會不敵。既然前景不明朗,台北市長就是一個「退路」。但在「柯文哲條款」的制約下,可能會兩頭落空。要說不急,就是假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5 03:36: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