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服輸但卻仍深受「往哪裡擺」困擾

  在國民黨「十九全三次」會議通過該黨「總統」大選正副「總統」提名人前夕,洪秀柱決定「掃街」為自己造勢。她突出奇兵,深入「敵後」直奔民進黨大本營南台灣,昨日到了高雄,所到之處受到大批「辣椒粉」的歡迎,可說是「小試牛刀」,即使是在民進黨的「大票倉」,對她來說也並非是「沙漠」,而是大有可為。
  按照原定計劃,洪秀柱昨晚準備到瑞豐夜市跑行程。但高雄卻以洪秀柱還不是正式「總統」候選人,及網路上已經流竄了她的行程路線,擔心維安人力不足,如去瑞豐夜市恐有維安顧慮為由,建議洪秀柱取消該行程。高雄警方既有可能是擔心倘「出事」負不起責任,也有可能是不願為洪秀柱「作嫁」。而洪秀柱也曾一度打算放棄,但最後還是按照既定行程走訪高雄瑞豐夜市,豈料大批「辣椒粉」及媒體跟著一起走,人潮幾度將夜市擠得水洩不通,展現洪秀柱在南台灣的魅力,讓洪秀柱也直呼「太熱情了、太熱情了」。對此,國民黨沒有理由悲觀,更不能自暴自棄。
  就在洪秀柱深入高雄之時,南部卻出現一份題為《基層國民黨員的諍言》的「卡洪連署書」,聲稱國民黨不能因為一場大選而被定位為主張「急統」的政黨,「全代會」黨代表也不能當洪秀柱的鼓掌部隊,甚至直言「黨策不對、改策;人不對、換人」,無法勝任的當選是「國家」與人民受害,而無法勝任的參選,傷的是黨的前途。並威脅說,倘國民黨不能與錯誤的政策或人劃清界線,那就可能考慮要與黨劃清界線了。
  就在此敏感時刻,也傳出王金平下令不准「挺王」派參與簽署這份連署書。這算是王金平有所表示。其實,就連王金平自己也知道,直到此時再搞甚麽「卡洪」,其實已是大勢已去,而且也是於事無補,不切實際:即使是能夠成功「卡洪」,國民黨將能推誰出來?在檯面上的可能人選中,朱立倫根本不願負起這個責任。王金平?馬英九必然會反對,徒增國民黨內的紛擾。吳敦義?以他完整的資歷及還算不錯的行政能力看,確是優秀人選;但在台灣地區的怪異政治現實中,卻是票源不足。因此,這份「卡洪」連署書,純粹是攪局。
  當然,王金平下令禁止「挺王」派參與連署「卡洪」,除了是不願背負「破壞團結」的惡名之外,他也深知自己已無其他的出路去處,只能是乖乖地待在國民黨內,或許還有其他的較好出路。實際上,「風大雨大,去得了邊?」如果說,蔡英文倘是沒有信心,需要王金平「雪中送碳」的話,他當然可以「跳船」;但如今蔡英文自我感覺良好,倘王金平「投奔」而來,可能連「錦上添花」的功能也發揮不了。
  還是乖乖地留在國民黨內吧,但又不願退出歷史舞臺。按他的想法,當然最好還是安排他出選「總統」,但在已經完成黨內初選程序之下,再有此求已是不切實際,只能是怨自己當初不能排除私心雜念,「盡地一鋪」領表參加黨內初選。倘是退而求其次,作為洪秀柱的「副總統」配搭人選,在面子上卻又難以接受,因為在「立法院」內,他是正「院長」而洪秀柱是「副院長」,哪能顛倒過來,「凰在上鳳在下」?
  何況,即使是王金平願意「屈就」,洪秀柱也不可能會滿足他的意願。因為既然洪秀柱希望王金平出任其競選委員會主委,就已經明確表達意圖:不可能是「副總統」提名人了。畢竟,既然要他做「裁判員」,就不可能是又做「球員」。當然洪秀柱此舉的意圖很明確,一是為了彌補兩人的關係,增強國民黨內部團結,二是借助王金平在黨內各派系(除「馬系」及深藍)的關係,三是借助王金平在台灣中南部的人脈和影響力。
  其實,以洪秀柱的設想,還是希望王金平繼續留在「立法院」內,並繼續參選「立法院長」。因此,洪秀柱曾經說過,王金平應當設法參選「區域立委」,倘當選就仍是「立法院長」。但後來可能感覺到王金平參選並當選「區域立委」的難度極大,因而又自問,自己說此話「是否很白目」?
  倘要王金平繼續留在「立法院」,就只有讓他第四度參選「不分區立委」。但除非是朱立倫肯放棄「按制度走」的原意,為王金平一人再次修訂黨內規章。但即使如此,倘國民黨的「立委」選情不佳,當選議席未能過半,在選正副「院長」時,民進黨可能會連同包括親民黨在內的「第三勢力」,把王金平擋下,並選上自己的人。王金平就只能是做一名陽春「立委」。
  「行政院長」又如何?王金平當然會是喜出望外「咧飯應」。這個位子,當年陳水扁為了裂解泛藍陣營,也曾向他「打過招呼」。但當時泛藍陣營較為團結,而且掌握「立法院」近三分之二的席位,王金平在「立法院」內可說是大權在握,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又何須為焦頭爛額的「扁政府」經濟而費神傷腦?而且,「立委」有任期保障,如不犯下附加刑為褫奪公權的刑事罪行,可以做滿任期。而「行政院長」卻隨時可能因一兩件小事而下臺一鞠躬,因而當時王金平沒有接受陳水扁的「好意」。
  幸虧王金平有此「覺悟」,否則請看「扁政府」時期的「行政院長」,除游錫堃任職時間長一些之外,其餘個人都是「各領風騷一年多」。就連民進黨內「天王」都是如此「待遇」了,作為不是民進黨員的王金平,可能連半年也無法繼續呆下去。畢竟,他未曾從事過行政工作,不具行政經驗。而在「行政院長」位置上「坐過一回」的謝長廷、蘇貞昌、遊錫堃等人,都曾當過縣市長,具有豐富的地方行政經驗,甚至是曾被評鑑為優秀的縣市長。以行政能力及經驗計,王金平哪能與他們相比?!
  何況,即使是王金平「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願意出任「行政院長」,前提條件還是洪秀柱必須能當選「總統」,其次是必須取得洪秀柱的信任。因此,王金平以「立法院長」公務繁忙為由,婉拒出任洪秀柱的競選委員會主委,其實是一個「笨到加零一」的藉口。嗚呼!人說聰明透頂,而且本人也自忖深諳佛法的王金平,為何就不能參透此禪機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15 05:25: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