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柬埔寨「儆台」預示「新南向」難度更大

  蔡英文當局「新南向政策」,在東南亞中部「失陷」。據《中國時報》昨日報導,柬埔寨明年底將舉行大選,現今國內政情敏感,親政府新聞網站「FreshNews」引述一位匿名臉書貼文,聲稱反對派救國黨除與美國聯手,還與台灣「極端分子」合作,企圖發動「顏色革命」,推翻洪森政權。該臉書貼文附上庚速卡的女兒庚摩諾薇雅在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出席蔡英文競選「總統」活動的照片,暗指民進黨涉入救國黨活動。柬國報紙《星洲日報》、《華商日報》及電視台九月初皆大幅引用此報導,《星洲日報》以《傳聯手台灣極端分子救國黨勾結民進黨?》做頭版新聞,《華商日報》則以《網曝:台灣友人支持救國黨,妄圖推翻洪森政府》為題,甚至有報紙內文提及,台灣「極端分子」曾與救國黨二零一三年在金邊市救國黨黨部祕密會晤,以組織推翻柬埔寨王國政府計謀,庚速卡女兒擔任兩方溝通橋梁。
  這宗「爆料消息」引發柬國高度關注,柬國政府正在調查當中。引致柬國媒體的報導讓台商感到憂慮,現在都不太敢提及「台灣」的字眼,以避免不必要的聯想。柬埔寨台灣商會連續三日在《星洲日報》、《華商日報》頭版下方,以會長張清文為名,刊載聲明啟事,撇清台灣「極端分子」與台商無關,強調「愛」在柬埔寨,以求自保。由於此宗網文暗指台灣「極端分子」就是民進黨,因而民進黨中央以祕書長洪耀福名義發信予柬國台商總會,強調民進黨對他國政治社會局勢不會主動涉入,並且遵守國際規範保持尊重,對柬埔寨的內部政治不會有任何評論和動作,也希望台商總會能協助轉知所有台商,民進黨對他國政治選舉保持中立。而身兼「新南向國會交流促進會」執行長及「台越國會友好聯誼會」會長的民進黨「立委」鍾佳濱,為避「瓜田李下」之嫌也緊急取消訪柬行程。
  由於有不少台商在柬埔寨投資,而柬埔寨的地理位置在東南亞及南亞的中部,因而在民進黨當局推動「新南向政策」時,或能發揮一定的聯動作用。因此,柬埔寨當局假借網媒之手,警誡民進黨當局,不要借助「新南向政策」,利用在柬埔寨的台商或其他人,更不要透過直接派人或間接影響等方式,在柬埔寨宣揚其透過「民主選舉」實施「顏色革命」的「成就」,更不要吹噓其當年頻頻發動街頭行動,迫使當時的執政當局難以應付,終於成功促成「寧靜公民」,推動「民主化」的「經驗」。由此,民進黨當局要在柬埔寨推動「新南向政策」,將會是「無門可入」,要借助柬埔寨向其周邊國家和地區擴散「新南向政策」,就將難上更難。
  本來,柬埔寨與台灣地區是有密切淵源的,而且台商在柬埔寨投資的製鞋廠,撐起當地製鞋業經濟的半邊天。而在政治上,在朗諾集團統治柬埔寨時,柬埔寨的代表在聯合國就中國大陸代表權議案(即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投票時,在東南亞國家中,是與菲律賓投了反對票的「唯二國家」。
  但現今,柬埔寨卻是在東南亞國家中,最抗拒台灣當局者。洪森總理雖然也表態向台灣投資者敞開大門,但同時卻也聲明,為了維護中國的完整主權與表示對「一中」的支持,全面禁止「中華民國國旗」在柬埔寨國內升起,「即使是台灣國慶期間,台商投資的飯店也不能升起代表台灣的國旗」。他也不容許台灣在金邊或是柬埔寨其他地方設立代表機構。洪森強調,「我們不應該做出任何可能影響中國主權與獨立的行為」。
  洪森如此堅定地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這可不能責怪柬埔寨,而是台灣當局自討苦吃。這既有近因,也有遠因。近因是,在當年赤柬崩潰後,在聯合國的介入下開始柬埔寨的重建歷程。在聯合國監督的大選中,洪森領導的人民黨輸給了拉那列親王領導的奉辛比克黨,但兩者都沒有過半。洪森當時雖然仍掌握軍權,但是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只能讓出首相位子給拉那列。但是自己打來的天下卻讓「皇二代」收割,洪森心裡自然是非常不滿。因此跟拉那列展開多年的政治鬥爭。而這個拉那列響應李登輝的「舊南向」政策,並與台灣互設辦事處,也開通了金邊直飛台北的航班。後來,洪森發動武裝政變,拉那列被迫流亡,洪森展示了台灣當局援助那拉列的軍火。因而拉那列的好朋友台灣當局也就變成洪森的洩憤對象,洪森下令驅逐台灣代表處出境,並嚴懲協助台灣當局設立辦事處的官員,還取消直航台北的航班。因而台灣當局對柬埔寨的領務,只能由台灣當局駐越南胡志明市的辦事處代行。但在柬埔寨境內的台灣民眾出事時,其工作人員卻不可入境處理。因而台灣民眾在柬埔寨的權益,難以得到較好的保障。
  遠因就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湘江案」。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訪問柬埔寨,台灣軍情局的特務竟然要實施暗殺,具體方案是在從波成東機場到金邊市區的馬路,在路邊的小屋地下挖地道到馬路中間,埋下炸藥,實施爆破。結果在當地華僑協助下,由專程赴柬的中共調查部偵破該案。台灣當局的這項陰謀倘得逞,不但是劉少奇被殺害,連西哈努克親王也無命。由於西哈努克親王在柬埔寨人民中具有極高的威望,因而當地官民仇視台灣當局,由來有自。
  現在,柬埔寨與中國建立了「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雙邊高層互訪頻繁。在今年的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期間,柬埔寨與中國簽署聯合聲明,強調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而柬埔寨在承擔「東盟」會議主辦權時,更是力挽狂瀾,反對在大會文件中寫進「南海仲裁案」等內容。
  當然,今次柬埔寨當局的「警誡」行為,更多的考量是為了捍衛主權和政權,杜防那些喜歡誇誇其談、到處炫耀的民進黨人(包括民進黨籍的台商),在柬埔寨「推廣」民進黨實現兩次「政黨輪替」,以至是過去「街頭行動」的「經驗」,誘發當地的「顏色革命」。
  而也在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中,與中國簽署堅持「一中」、反對「台獨」聯合聲明的越南,又何嘗不是對民進黨式的「顏色革命」保持高度警覺。這是因為,在越南戰爭期間,南越傀儡當局與台灣當局同屬「自由陣營」,一唱一和,台北也是侵越美軍的最佳度假地。南越解放時,大批難民「投奔怒海」逃往美國,現在不少人成為越南的「反對派」,經常策動越南國內的遊行抗議「鬥爭」。越南雖然已經統一,但南北越共的意識形態有差異,北越共親中,南越共親美。因此,越南當局也擔心,在越台商尤其是其中的「親綠」者,會宣揚「政黨輪替」等「普世價值」,導致當地政局不穩。尤其是中國大陸的司法機關剛審理民進黨前黨工李明哲在大陸進行宣揚「顏色革命」,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案件,這給政治體制與中國大陸較為接近的越南,敲響了警鐘。
  如果柬埔寨、越南等國家戒備民進黨人的心態蔓延開去,對某些仍然保持東方式政治體制的東南亞和南亞國家,將會產生警醒作用。儘管這也許並非是民進黨當局的政策,只是某些民進黨人的個人行為,但也將會使得台灣當局推動「新南向政策」的難度增大。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21 02:21: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