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寇能往,我亦能往;如有護航,立即開砲!」

  繼美國眾議院九月十四日通過含有「美台軍艦互訪」內容的《二零一八國防授權法案》後,美國眾議院也於九月十八日通過了此法案。按照美國憲制及立法制度,該法案必須交由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後才能生效。現在的焦點,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美國參眾兩院在將此法案送交特朗普簽署之前,必須將之協調一致。此前曾有報導說,參眾兩院之間,即使是同院議員中朝野政黨之間,對該法案都持有程度不同的異議,因而在參眾兩院協調法案的文本時,會否「各唱各的調」?現在未見有此方面的報導,還不好評議。不過,從歷史經驗看,還是總能取得最大公約數的,何況兩院在表決時,是獲得大多數通過的。
  其二、當法案送抵白宮後,特朗普是否會簽署?按照美國憲制及立法制度,美國總統必須在十天內(星期天不計在內)簽署或否決國會送來的法案。如果既不簽署也不否決,倘是在國會的會期中,該法案就會自動成為法律;如果國會屆時正在休會,就構成所謂的「口袋否決」,如同總統正式否決一樣,參、眾兩院都要重新表決,倘兩院都以超過三分之二的票數通過,那麼不需總統簽署也將自動生效。由於總統與國會的角色不同,在思考問題時有著各自的考量。特朗普目前在國內事務上諸事不利,四面樹敵,可能會以簽署來轉移國內對他不滿的視線,並「堵住」在野黨和同黨內部反對派的「悠悠之口」,因而估計簽的可能性還是較高的。而且還可以拿來作為與北京進行朝核等問題上進行博奕至少也是「討價還價」的籌碼,又何樂而不為?
  其三、特朗普簽署該法案之後,是否會執行?按道理,這個法案是整體性的,關乎美國的國防政策,他根本不可能拒絕執行;關鍵的問題是,對其中的涉台內容,尤其是「美台軍艦互訪」等,是否持保留態度?實際上,他極有可能會如前述,將會將之作為與北京進行博弈的工具。在其他國際問題上,華府與北京的「不同步」以至「不同調」,他尚且可以忍讓,因為可能相關議題與中國的切身利益關聯不大;但在與北京密切相關的朝鮮核試及發射導彈的問題上,特朗普可能難以容忍在其心目中的「偏袒」。儘管說,特朗普也知道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及過程中,習近平要在平穩的國內外形勢下集中精力,處理系列的重大問題,不能分心,無暇顧及朝核問題,這可以理解;但在「十九大」按照習近平的意志及部署解決各種問題,解除了「後顧之憂」之後,還是「不配合」特朗普的思維定勢及戰略計劃來應對解決朝核的問題,就會將之拿出來作為與北京進行「討價還價」的籌碼。倘北京能夠按照他的「笛子」起舞,那就將會是「備而不用」,既能順得國會的「哥情」,又能不會失去中國的「嫂意」。倘是違逆特朗普的意志,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國際大嘴巴」,說不好就若真會將法案中的涉台內容,包括「美台軍艦互訪」在內,付諸執行。反正,這將會獲得美國國內的民粹主義政客及軍火商的歡迎,並可消減在野黨和黨內反對派的攻訐,短的是一宗「只贏不賠」的買賣。
  但是,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盡管在反「台獨」的問題上,有所謂「中美共管」的說法,但卻在事關國家主權和領土的尊嚴的問題上,不容任何外國勢力染指干預。何況,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尤其是建交公報,定明美國必須與台灣「廢約、撤軍、斷交」,並限制美台軍事交流,包括美國現役軍官與助理部長不得訪台,也包括台灣地區「正副國防部長」不得進入華盛頓地區,一定層級以上現役軍官不得著軍服訪問美國等。而倘一旦實施「美台軍艦互訪」,就是踐踏上述規定,撕毀一中政策,等於是《美台共同防禦條約》變相「復活」,美國海軍軍艦變相「進駐」台灣地區的軍港。而且,也是踐踏中國大陸的《反分裂國家法》,可能造成嚴重的台海危機。
  對此,中國政府和軍方早就未雨綢繆,做好應對準備。近來解放軍「轟-6K」戰機頻繁繞台,並逼近台海中線,「遼寧號」航空母艦也數次繞台巡行,戰略及戰術目標意圖的一環,就正是「衝著」美國軍艦「訪問」台灣,停靠台灣軍民港口而來。
  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七月二十二日在《環球時報》刊文指出,「美艦泊台」將是外國軍隊入侵中國領土。中國將對靠泊美艦的港口進行火力打擊,除了美艦之外,港口的一切設施都是打擊目標,如碼頭、油庫、彈藥庫、電站、維修供給設施、防衛設施等。中國近程導彈和遠程火箭炮擔負這樣的任務綽綽有餘。同時奪占臺灣所謂「離島」,拔掉台軍安插在我當面的眼線,為進攻臺灣清掃和準備戰場;必要時宣佈澎湖列島為非軍事地區,用火力清除所有軍事設施。由於原南京軍區負責正面應對台海軍事的任務,相信他所列舉的上述應對辦法,就是他在任職時參與謀劃的戰略及戰術意圖。因此,這些均不是「文字遊戲」,而將會是「來真傢伙」的。
  其實,美國政府又豈能不知道中國政府的立場態度底線?作為美國政府重要台海問題智庫的美國蘭德公司,就曾提出中國解決台灣問題的十種模式及其對中美關係的影響,其中包括四種和平方案和六種非和平方案。在六種非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方案中,有三種設想就是美國主動介入協防台灣。而「美台軍艦互訪」就可被視為「美國主動介入協防台灣,另有三種估計美國會選擇不介入。在美對台政策出現如此驟變,頻繁地觸及中」的重要特徵。因此,今年六月間當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提出該法案之時,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就指出,「這是非常困難,而且可能是危險的事情」。
  而在台灣方面,儘管作為政客的蔡英文,曾於六月間表示歡迎美國軍艦停泊臺灣,但作為專業專家的「國防部」,卻不顧她是自己的「統帥」,在隨即送交「立法院」的《中國軍力報告書》中,列指解放軍「武力攻台」的七個可能時機,其第七項是就是「外國兵力進駐臺灣」,對自己的「老闆」可是「一點面子也不講」!
  在五十九年前的「八二三砲戰」期間,一九五八年十月十三日的《人民日報》刊登毛澤東主席親筆撰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命令》,其中有名句:「寇能往,我亦能往,總是可以抓回來的。一句話,勝利是全世界人民的。金門海域,美國人不得護航。如有護航,立即開炮。切切此令!」是何等的氣魄和氣概!習近平主席深得毛澤東主席的軍事戰略思想精髓,而且更是與時俱進地有著自己更強的戰略思維。「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這首戰歌相信青少年時期的習近平唱得慷慨激昂,在今日正好派上用場。美國的軍艦能進台灣的港口,解放軍的軍艦、戰機就不能開進屬於自己領土領海領空的港口及其上空,以及周邊海域、空域?何況,還有強大的火箭軍。
  當然,中國人民是愛好和平的,也是堅守「和平統一」的承諾的。只要台灣當局不搞國土分裂,美國人也不來為「台獨」政權「撐腰」,就不會出現上述的戰況。而且,相信最近與習近平熱線通話頗為熱乎,並將於十一月間訪問中國,並與習近平舉行會談的特朗普,是總不會以簽署《二零一八國防授權法》來作為送給習近平的「禮物」的。不過,保持警惕張力,還是有必要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22 04:42: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