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亮相」明確立場及政治生涯規劃

  賴清德首度以「行政院長」身份前赴「立法院」,報告施政方針和備詢。針對政媒界近來對他的政治態度的揣測,亮出了他的政治立場,一是正式宣布他的「台獨」立場,二是屈從於政治現實,不再與蔡英文競爭「二零二零」的出線權,而是改為爭取實現「蔡賴配」,到二零二四年才爭取代表民進黨參加「總統」大選。」
  賴清德在備詢過程中,面對國民黨籍「立委」的質詢,表現了有別其他民進黨執政時期的「行政院長」顧左右而言他的曖昧態度,坦率直言表達「我是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工作者」。他聲稱,不過,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就是「中華民國」,與對岸互不隸屬,不必另行宣布「獨立」;至於台灣領土變更與否,應該交由全體人民決定。當國民黨籍「立委」質問,賴清德曾多次主張「親中愛台及台獨」,這次「公投法修正草案」也被「行政院」列為重大優先法案,是否贊成將「領土變更」連同《公投法》一起修正?賴清德未做正面回應,僅說「尊重立法院決定」,但又聲稱「台獨」主張與「親中愛台」並不矛盾,兩者可以並行不悖。而「親中愛台」是指,以台灣為核心,向中國伸出友誼的手,表達親善態度,並且藉由交流增加理解、諒解,這點與總統蔡英文的兩岸主張,沒有「硬碰硬」。
  如果說,賴清德過去就被視為強硬的「獨派」人士,甚至在到上海參訪並演說時,都堅持「台獨」立場,因為他當時還是地方官員,而尚未形成「身份宣示」的話,那麼,他在貴為「行政院長」的「中央級」官員之後,仍然亮出他的「台獨」立場,那就已經是「蓋棺定論」的了。實際上,民進黨前後兩次執政時期的「行政院長」,包括後來在黨主席任上推出《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游錫堃,擔心會進一步惡化兩岸關係,都不敢如此「坦率直白」地表露其「台獨」立場,多是以模糊手法應對以過,只是將「台獨」話語留待在擔任黨職時盡情發洩。因此,賴清德的「台獨」立場,已是暴露無遺,抵消了蔡英文前幾天在民進黨「全代會」上,以「左右開弓」,既反對「獨派」,也反「統派」,宣示走「第三條路」所作出的「努力」。
  實際上,賴清德的上述說法,證明「台獨」就是他的本性。前段時間他提出「親中愛台論」,有人以為他為了角逐「總統」大位而「轉性」,其實當時包括筆者在內的不少人都認為,他是利用人們渴求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及不滿蔡英文因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關係停滯不前的心理,耍了個滑頭。實際上,關鍵就在於一個「中」字和一個「台」字並列,這是陳水扁「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的另一種表現形式,把台灣地區當作是有別於中國的另一個「獨立主權國家」。這是《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國家定位」,比蔡英文受命李登輝研擬的「特殊兩國論」還要趨「獨」。實際上,本來《台灣前途決議文》是因應陳水扁參加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但多數中間選民對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有疑慮,質疑民進黨既然要推動成立「台灣共和國」,為何又要參選「中華民國」的「總統」?而制作的。民進黨糊弄中間選民們說,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承認「中華民國國號」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取代了「台獨黨綱」。但是,民進黨卻又沒有拿掉「台獨黨綱」,而且後來又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再次打出「台灣」的「國號」,並聲稱要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蔡英文無視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最新通過的《正常國家決議文》已經又蓋銷了《台灣前途決議文》,訛稱民進黨現在是適用《台灣前途決議文》。但即使如此,也其實正是陳水扁「一邊一國論」的理論基礎。而賴清德昨日以民進黨執政的首位「行政院長」首次在「立法院」宣揚「台獨」及「一邊一國論」,顯然是其「台獨」本性的暴露,但可能也與他已經「看破紅塵」,知道自己與蔡英文的競合關係已經處於下風,根本無法在二零二零年與之「拗手瓜」,因而也就無需再扮演「似獨非獨,兩頭討好」的角色,索性還原其「台獨」本色。
  就此而言,當時鄭文燦、林佳龍等民進黨「第三梯隊」人馬也紛紛提出為「知中」等論述,其實都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亦即「一邊一國論」的翻版,與「九二共識」所揭橥的「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並不是同一回事。現在,賴清德的自我暴露,固然是讓本來就對他的「台獨」立場有清醒認識的人更為明確,而且也讓某些對他有所幻想的人得到警醒。而且,即使是對民進黨的「第三梯隊」,也不再抱以幻想。
  盡管說,兩岸事務的職權,是在「總統」的手中,「行政院長」並無權觸及,但要執行及制定配套措施。因此,在此背景之下,尤其是在中共「十九大」的前夕,賴清德的這個「亮相」表演,可能會搞砸蔡英文的小心翼翼,盡量避免刺激及挑釁北京的策略。如果中共「十九大」報告中的涉台內容,有被民進黨認為「更強硬」的論述,那就只能怪自己是「陸文霆睇相——唔衰攞來衰」,怪不得對岸。
  「立委」們質疑的另一個問題,是民進黨內的「兩個太陽」,賴清德將會在二零二零年與蔡英文競爭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出線權。而賴清德則回應說,沒想過二零二零年選「總統」,「沒有兩個太陽或太陽月亮的問題」。
  其實,早在二零一六年,賴清德本來就有與蔡英文一拼的本錢。只是因為當時他就是「陸文霆睇相——唔衰攞來衰」,以台南市議會議長涉嫌賄賂為由,拒絕到市議會作市政報告,被批評為罔顧民主政制原則,因而錯過了與蔡英文進行黨內初選的機會。但他一直沒有放棄要參選「總統」的強烈企圖心,尤其是在前一段時間蔡英文民調低陷的時候。  
  其實,賴清德威脅著蔡英文,黨內同樣也有人威脅著賴清德,那就是聲望日高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和台中市長林佳龍。他們與賴清德同是直轄市長,也同任過「立委」,資歷相當,而且這兩人都曾是「野百合學運」核心小組的成員,促成了李登輝同意「修憲」及廢除「刑法一百條」。而且,在「新潮流系」內部的論資排輩,賴清德雖是屬於「元老」輩,但鄭文燦卻是曾任總召集人。另外,鄭文燦與林佳龍具有年齡優勢,被視為民進黨參選「總統」的「第三梯隊」。鄭文燦的手段圓融,因而比賴清德更優越的是,他在桃園市與國民黨市議員的關係良好,也受到中間選民的歡迎,而賴清德與國民黨市議員的關係,則形同水火。
  因此,賴清德可能已經計算過,既然在二零二零年無法奪蔡英文的權,在二零二四年蔡英文因已經兩任按規定不能再參選取連任時,賴清德就將會在黨內初選中遇到鄭文燦、林佳龍的強力競爭,而且屆時自己也沒有了年齡優勢。因而不如倒一步,乖乖地向蔡英文「輸誠」,爭取在二零二零年做蔡英文的搭檔,以「蔡賴配」出戰,成功當選後,以四年「副總統」的養望,到二零二四年直接參選「總統」,加大保險係數,以擊退鄭文燦、林佳龍的挑戰。
  因此可以說,賴清德昨日的首次「亮相」,是他對自己的政治立場及未來政治生涯前景規劃的正式表態。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27 04:18: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