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一場「憲制性台獨」風暴正在醞釀

  本來就是「台獨」死硬派的賴清德,在出任「行政院長」後首次到「立法院」作施政報告並回應「立委」們的質詢,更是正式「亮」出了其「台獨」本質立場。這是一個極為嚴峻的事實,因為這種政治立場是歷任「行政院長」都不講的,即使是在陳水扁大搞「台獨」分裂活動之時也是如此。考慮到在台灣地區「憲制性」的五大政權機關中,最主要的「行政院」及「立法院」政權機關,除「司法院」之外,都已經被賴清德帶進了「台獨」政治立場(其餘的「監察院」和「考試院」的憲制性程度較低),就更非同小可。
  如何看待此事?筆者昨日在台北接觸到不少政媒兩界人士,包括民進黨資深黨員,都在眾說紛紜。當然,有一些民進黨人為他「開脫」,認為是「無心之失」,尚未適應「身份的轉變」,還以為自己仍然是地方官員,而且對屬於「中央」層次的兩岸關係領域的訓練不足,而且是隨口回應,並非是預先寫好講稿的正式宣示,因而又是另一種形式的「大嘴巴」,與柯文哲不相伯仲;也有民進黨人認為他是「一朝得意,語無倫次」,信口開河,忘記了兩岸關係領域與「國防」、「外交」等「國家安全」的事權是屬於「總統」的專有職權,這方面的政治表態話應由蔡英文來說,輪不到「行政院長」,而賴清德此舉,在客觀上折射了他仍然存在著向蔡英文「搶班奪權」的強烈企圖心,簡直是無法掩飾。
  正因為是賴清德侵犯了蔡英文的專有職權,而且他的談話內容也與蔡英文在當選並出任「總統」後的思路相悖,包括「五二零講話」中提出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及《兩岸關係條例》的兩岸關係定位,也包括在本週日召開的「全代會」上的致辭內容。因此,正在一直被蔡政府「摁著打」並打得喘不過氣來的國民黨,忠於找到了一個「還擊」的機會,本來國民黨昨日召開的中常會,原先文傳會頭一天發給媒體的通知是「無專題報告,不開放採訪」的,卻在昨日突然補充通知「吳主席於中常會開始後,將針對賴清德言論發表看法,開放採訪至主席講話結束」。而向來發言甚少看稿的吳敦義,昨日卻是照著稿子一字一句地讀出:國民黨始終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此一堅定立場從未動搖。他更是「打蛇隨棍上」地呼籲蔡英文,務必對外清楚說明,什麼是她所謂的一致性、可持續性、可預測性的兩岸關係。吳敦義也質疑,蔡英文所謂新模式是否就包括「台灣獨立」? ——當然,吳敦義此舉,也有著向被視為對他的統獨立場存在疑慮的中共明確表態之意。
  按道理,蔡英文應當出來澄清。但是,事與願違,盡管蔡英文尚未「開腔」,卻留下了「聯想空間」。「總統府」針對《聯合報》一則以《超出劇本?賴清德表態台獨  府不樂見》的新聞,發出新聞稿反駁說:「總統府」方面從未有類似表示,對於該報這種移花接木,誤導輿情的做法,「我們表達高度遺憾」;為免錯假訊息淆誤輿情,特此說明。這就連並不支持蔡英文的《聯合報》,好心地為蔡英文架好的「下台階」,也給抽掉了。
  更令人們難以置信的是,蔡英文本人昨午前往民進黨總部主持中常會,在進入會議室前,當記者們詢問「支持賴清德長喊台獨」嗎?」「賴清德是否踩紅線?」時,蔡英文竟然沒有回應,一直持笑容著進到會議室。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是蔡英文本來有「不爽」,但考慮到與賴清德的競合關係,必須苦思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免致賴清德一就任就鬧出「府院不和」,甚至是被指為「陰謀論」,籍此來毀掉賴清德的政治前景?還是與賴清德「唱雙簧」,一唱「白臉」一唱「黑臉」地合作推動劍指「憲制性台獨」的「修憲」?  
  實際上,昨日就有多位民進黨「重量級」人士指出,賴清德之言符合《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定位,但並不符合現行「憲法」的「國家定位」--包括「憲法」本文及「增修條文」。然而,賴清德前日是以「行政院長」的身份,在「立法院」的場域講話,這兩大政權機構將都是憲政機構,不是民進黨的「私家地盤」,以民進黨的政治主張代替「憲政體制」,就顯然是要將雖然是執政黨但卻是其中一個人民團體的政治主張,而不是全民意志的「台獨」理念,硬塞進「憲制性」機構去,也就難保人們不會往著民進黨準備推動「憲政性台獨」的方向揣測思考。
     實際上,既然蔡英文在自己的專有職權受到侵蝕的情況下也沒有開聲否認,那麼,人們就會認為蔡英文默認賴清德的說法--不管是兩人事前是否進行過溝通,也不管是蔡英文雖然不滿意,但仍可接受;當然更包括是兩人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以至是事前「夾好」。
  蔡英文不說,屬於蔡英文「國安」專有職權轄下的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卻出來「解畫」了。她昨日在出席一項活動面對媒體詢問時回應說,賴清德說法的精神「跟我們的兩岸政策都是一致的」,「政府」一向就是要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關係條例》與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
  張小月此說法究竟因為自己具有「老藍女」的尷尬身份,為了「自保」而展示「政治正確」,還是由於是屬於「國安」系統成員,「近水樓台先得月」地了解到蔡英文的真正想法?但即使如此,此說卻是自相矛盾的,因為賴清德的說法抵觸現行「憲法」及《兩岸關係條例》的「國家定位」。
  實際上,就連民進黨創黨元老謝長廷(民進黨的黨名就是他提出的建議),也曾指出現行「憲法」是「一中憲法」,而其「增修條文」的第一句就是「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而《兩岸關係條例》的第一句也是「在國家統一前」。
  這真是謎團一大堆。但是,不管是有意,還是湊巧,蔡英文在「全代會」上一聲「修憲」令下,按黨章規定是「當然黨代表」的「立委」們,就由蘇貞昌的兒蘇巧慧牽頭,有四十一名「立委」連署,連署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民進黨籍「立委」,即拋出「憲法修正案」。其內容當然是有「內政」部份,但卻在提出「總統制」之時,主張廢掉「行政院」。--而在過去,民進黨的「修憲」構思,卻是為了顯示台灣是「正常國家」,主張仿照西方國家「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取消孫中山先生所建立「五權憲制」,廢掉「監察院」和「考試院 」,將其分別併入「立法院」和「行政院」,而廢除「行政院」的主張,這是首次提出,因而這已是「制憲」而非「修憲」。
  更嚴峻的是,蘇巧慧的「修憲案」,對「國家定位」大動手腳。--「草案」將現行「憲法增修條文」中「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修改為「為因應國家施行憲政需要」,並將「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改為「全國」,及將「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改為「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就是將作為民進黨黨綱一部分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式融進「憲法」了,亦即是推動「憲制性台獨」式的「修憲」以至是「制憲」了。而按照這種「國家定位」,《兩岸關係條例》也就失去「憲制基礎」及法律依據。由此,作為蔡英文「維持現狀」論述的核心內容——保持「現有憲法體制」及《兩岸關係條例》定位,就將會失去理論支柱。這究竟是與蔡英文有「瑜亮情節」的蘇貞昌,與蔡英文在暗中「較勁」,還是收到蔡英文默許而推動的?
  看來,無論這是蔡英文「所需要的」,還是民進黨內不同意見者「為難」蔡英文,蔡英文在「全代會」拋出的「修憲」議題,已經打開「潘多拉魔盒」,向著朝向「憲政性台獨」的「修憲」發展。蔡英文的「修憲」即使不算是「玩真的」,也將會被黨內的不同勢力尤其是「獨派」們消費以至是「玩死」。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28 04:37: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