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文哲已成民進黨潛在敵手明暗攻防激烈

  蔡英文在民進黨「全代會」上致辭時說,二零一八年的選舉就要到了。我要請大家嚴肅思考,我們要以什麼樣的形象來面對台灣人民。唯有執政的成績才能贏得人民的信任。從地方到「中央」,都是如此。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團結起來,拿出成績,才能繼續得到人民的信賴。
  因此,這次「全代會」是為明年地方選舉進行準備的大會。實際上,大會通過由中執會提交的《二零一八年直轄市長暨縣市長提名特別條例》、《二零一八年直轄市議員提名特別條例》,就是直接為明年初民進黨的地方參選人的黨內初選或與黨外友好人士進行「策略合作」,提供黨內法規依據。
  其中的《二零一八年直轄市長暨縣市長提名特別條例》,內含有「柯文哲條款」。所謂「柯文哲條款」,「條例」並沒有明言,但其內文「非民進黨執政的直轄市、縣市長提名如果有特殊選情考量,得經中執會決議後,另訂方案執行」,卻由於「條例」內容並未強調必須入黨,因而被認為是保留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合作的空間,而黨主席蔡英文則握有最大的決定權。另外,雖然新竹縣並非是直轄市,但由於民進黨本身未能在新竹縣提出足可勝選的候選人,而無黨籍的鄭永金則有意尋求民進黨的奧援,因而他有可能會是民進黨保留在新竹縣長選舉中進行合作的對象,或也可適用該條例。
  現在非民進黨執政的直轄市有兩個,其一是台北市,其二是新北市。新北市是國民黨執政,吳敦義已經決定尊重朱立倫的意願,由副市長候友宜出戰。據說,侯有宜已決定在十月間成立競選總部,並宣布辭職參選。盡管周錫瑋也未放棄參選新北市長,但由於其民調未見起色,看來國民黨還是會提名候友宜。
  民進黨方面,賴清德已經出任「行政院長」,等於是棄選新北市長。因而是羅致政、吳秉睿二人之間的「君子之爭」。但二人都有「桃色新聞」,在競選過程中難免會「授人以柄」,並非是最佳人選。而游錫堃和蘇貞昌都沒有意願,是否還有其人達到「特殊選情考量」的程度?或是不擔心羅致政、吳秉睿的「緋聞」將會影響其選情,任由兩人經過初選後由其中的一人出戰?
  而民進黨在台北市長選舉中的最高戰略,是不能讓國民黨重新奪回台北市政府。但吊詭的是,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首次由民選產生,當時人們並不看好的陳水扁之所以能當選,靠的是國民黨分裂:李登輝提名原官派市長黃大洲代表國民黨出選,而從國民黨分裂出去的新黨也提名趙少康參選,結果讓陳水扁「漁翁得利」。因此,當時國民黨主流派痛罵新黨,口頭上反對「台獨」,但實質上卻是幫「台獨」奪權。
  而現在,民進黨高層則是擔心,在柯文哲有著強烈意願爭取連任的情況下,倘民進黨也提名參選人,就必然會讓國民黨「漁翁得利」。
  因此,儘管柯文哲成功參與「雙城論壇」對蔡英文的大陸政策構成了極大的壓力,而且因成功舉辦「世大運」而致民意繼續飆升,直接威脅蔡英文二零二零年的爭取連任,但為了防止國民黨重奪台北市,而只好「兩者取其輕」,還是「禮讓」柯文哲。所以就制定了「柯文哲條款」,但為了掩飾,避免挫傷「求戰心切」的自己人的士氣,卻又說並非是專為柯文哲而設,凡是非民進黨執政的縣市都能適用。
  實際上,在「全代會」的十七個黨代表提交的提案中,除有兩個提案是「赦扁」提案之外,還有三個提案反制「柯文哲條款」,主張由民進黨推出自己黨員出戰台北市長選舉的。但在蔡英文以「放尿遁」手法,採取「技術性流會」,反擊了陳水扁發動的「赦扁案」進攻的同時,也讓這三個反制「柯文哲條款」的提案無疾而終,預留了與柯文哲「鬥而不破」的和戰餘地,逐一拆解了這些政治地雷,讓民進黨內治絲益棼的內訌風暴稍作停歇,並展現政治制高點的戰略高度,以迎接未來地方與「中央」大選的政治挑戰。實際上,當時倘是有足夠黨代表人數審議表決這三個反制「柯文哲條款」的提案,提案者上台發言介紹提案主旨時,難保不會說過頭話,那就將會自行關上與柯文哲合作的大門。
  不過,柯文哲自成功舉辦「世大運」和參與「雙城論壇」後,聲望大高。雖然他不斷地「大咀巴」說錯話,卻也聲望不墜,可能是民眾們都希望能聽真話,不喜歡那些扭扭擰擰、顧左右而言他的官話、套話、假話。
  而且,柯文哲雖然自稱「墨綠」,但卻從來沒有公開聲言「台獨」。他向來崇拜毛澤東,到上海出席「雙城論壇」時還專門到中共「一大」故址參觀,並經常引用毛澤東的名言,他對處理兩岸關係的最高原則上不要讓北京討厭他,在從政之前也曾多次到過大陸推廣葉克膜。他雖然曾任陳水扁醫療組的召集人,但卻是出於人道醫療再加上「墨錄」的政治感情,因而不願加入民進黨。
  這些政治特質及兩岸政策作風,均對蔡英文構成極大的壓力。因此,在蔡英文民調低迷,對岸拒絕與她打交道的情況下,他曾躊躇滿志,承認自己曾有過「參選總統」的念頭,但又擔心會引發蔡英文顧忌,說是只有「三秒鐘」,當晚連台北市政府網頁忠實地報導的「三秒鐘」也刪去。
  這真是有自知之明。實際上,蔡英文明知賴清德是死硬派「台獨」,可能會與自己的「不刺激、不挑釁」策略有碰撞,也要委任其出任「行政院長」,除了是要提振自己的政績和民調之外,就是為了堵擋柯文哲。
  果然是樹大招風,民進黨已將他樹為自己爭取實現長期執政目標的主要潛在敵手。尤其是擔心倘柯文哲在二零一八年爭取連任台北市長失利,就會像陳水扁一九九八年爭取連任台北長失利後,就直攻「總統」大選那樣。而倘柯文哲爭取連任成功,他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參選,十二月就職之後,就不可能「這山望見那山高」地尋思在翌年進行參加「總統」大選的準備工作。因此,保持與柯文哲在二零一八年的合作關係,除了是防止國民黨重返台北市之外,也是要將柯文哲綁死在台北市,好讓蔡英文好整以暇、老神在在地爭取連任「總統」。
  民進黨的「政治幫閒工作者」窺知了蔡英文的心思,也就討上所好,一窩風圍剿攻擊柯文哲,包括所謂「國安會審稿」、「以陳建仁避席換取中國隊出席世大運閉幕式」等,全面「開戰」,並在台大「中國好聲音」事件中再踏上一腳。而且,還在政壇上散播輿論,謂北京看到國民黨「東山再起」的機率甚低之下,就採用「借助鍾馗打鬼」的手法,借助柯文哲透過民主選舉顛覆民進黨政權,將其「抹紅」,剝奪其參選「總統」的正當性。其目的,就是要將柯文哲有可能會挾之從台北市政府大樓走向「總統府」的高民意支持度壓下去。
  但柯文哲是容易屈服的?昨日他在接受趙少康專訪時,就竟然批評蔡英文沒有準備好當「總統」,並在毫不猶豫「搖頭」的同時,反問趙少康「你有看到我搖頭嗎?」另外,在台北市警察局長事前未有請示市政府就處分「台大事件」轄區的派出所所長及警員後,他突然造訪該派出所,慰問警員並主動與受處分者合照。他還放風說,倘明年成功連任台北市長,將會邀請台北市警察局原局長邱豐光出任副市長,並循「侯有宜模式」,在自己因受任期限制不能再選時,提名邱豐光為市長候選人。
  看來,這齣「高層次」的明爭暗鬥大戲,還將繼續上演下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30 04:22: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