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綜合因素發酵大陸杯葛「小三通」研討會

  今年是兩岸交流三十周年,海峽兩岸都計劃舉辦各種活動紀念。其中台灣方面,似乎更為主動積極,似乎是要以此來強調,三十年前啟動兩岸交流,是由台灣當局宣布開放老兵赴大陸探親而發端,當然也是應對當前兩岸談判及聯絡機制關閉大門「停擺」的一個「敲門磚」,以圖「感動」對岸,即使是未能恢復兩會談判及兩岸事務行政主管部門的接觸,也希望能恢復較高層次的交流,至少是放行大陸旅遊團到台灣觀光。因此,最近做了許多主動作為,包括《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的台方執行單位——「法務部」,主動地將破獲電騙集團詐騙大陸居民受害人的贓款送還大陸,今後可能還將會更進一步,在獲悉大陸公安在國內外破獲電騙集團案。其中有台籍嫌犯,倘此人過去層在台灣參與電騙集團活動,就將其犯罪資料送交大陸。總之一句話,就是要千方百計地「敲開」已經關閉的兩岸制度性聯絡、交流及協商的「大門」。
  陸委會紀念兩岸交流三十週年系列活動的「重頭戲」,是昨日在金門舉辦的「兩岸交流三十週年——小三通回顧與展望研討會」。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前陸委會主委、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陳明通,台灣產經建研社理事長洪奇昌,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范世平,陸委會發言人兼金門大學教授邱垂正等學者與會等專程赴會。陸委會也曾委託金門大學邀請大陸廈門大學台研院學者、福建省台辦、泉州、漳州、廈門及莆田市台辦等官員共襄盛舉。如果是在馬政府時期,或是蔡英文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相信這個研討會就將星光熠熠,兩岸官學界聚會一堂,共同回歸「小三通」從二零零一年開通以來的成就,並共商「小三通」的未來。
  蔡政府之所以如此重視「小三通研討會」,是因為「小三通」是當年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時設計和推動的。實際上,當年台商們對實現「大三通」懷有急切的期待,並向陳水扁當局施加了強大的輿論壓力。但礙於當時的兩岸情勢,也礙於執政民進黨的政治立場,陳水扁當局拒絕開放「大三通」。為應對要求開放「大三通」的強大壓力,蔡英文「靈光一閃」,想出來以「小三通」來紓緩「大三通」壓力的的點子。獲得陳水扁同意後,及全力打造推動,委派剛從澳門台北辦事處卸任的參事厲威廉,進駐金門、馬祖,督導與「小三通」事務相關的部會,加緊相關設施的建設。「小三通」開通後,果然發揮了較好的作用,反應頗為熱烈,一些經常行走兩岸的台灣學者,為方便出行,將自己的戶籍遷往金門,以避開當時的各種限制,透過「小三通」途徑往來兩岸。直到在馬政府時期開通兩岸直接通航之後,「小三通」仍然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因此,舉辦「小三通」研討會,有為蔡英文「論功擺好」之意。    
  舉辦「小三通」研討會的另一個用意,是現任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的邱垂正,當時是陸委會辦公室主任,參與了謀劃「小三通」的過程。馬英九上台後離開陸委會,到金門大學教書,充分利用「小三通」的便利,經常到大陸進行田野調查,並與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等地的學者專家接觸探討,建立了充沛的人脈關係,並出版了《兩岸和平三角建構》等著作,算是民進黨「新潮流系」中的「開明派」蔡英文上台後,回鍋陸委會並升任副主委兼發言人,但仍兼任金門大學教授。因此,此次「小三通」研討會,金門大學是承辦單位。而昨日的開幕式和正式研討議程中,受邀大陸學者、官員缺席,「空缺」也是由金門大學的學生來填補充場。
  陸委會精心準備的這麼一席豐盛的「小三通」研討會「筵席」,原先已經答應「赴宴」的大陸學者、官員卻全部「罷宴」,原本的「兩岸研討會」淪為陸委會與台灣學者專家唱「獨角戲」,場面頗為尷尬冷清。究其原因,可能不是單一因素形成,而是各種因素綜合發酵。最重要的,當然是當前的大環境,蔡英文至今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小三通」是她當年一手主導推動,如果大陸的涉台系統官員及學者赴會,就間接等於為蔡英文「背書」。
  但嚴格來說,還不至於如此「嚴重」。因為那些被邀請的大陸官員和學者,是曾經回复並報名出席的,而且現在「停擺」的主要是兩岸制度性聯絡及談判機制,尚不及於學術研討活動,實際上仍有包括具有民進黨背景的台灣學者到大陸出席研討會,也有大陸的學者到台灣出席研討會。如果一定要與蔡英文當局扯上關係,就是這個研討會是由官方的陸委會主辦,及「小三通」本身是由蔡英文推動的。
  因此,有人說,更大的原因,是賴清德以「行政院長」的身份,在「立法院」正式發表「台獨」談話,而且還是首位「行政院長」發表「台獨」談話。因而讓人們普遍質疑,這是蔡英文與賴清德「唱雙簧」,在中共「十九大」及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北京,與習近平進行會晤,可能會談及台灣問題之前,進行「火力偵察」,甚至是「刺激、挑釁」。既然如此,大陸官員和學者,當然會以「罷宴」施展表達抗議的「肢體語言」。這種猜測或會有一點道理,就連陸委會的官員也是如此揣測。
  實際上,憑著邱垂正這個關係,福建省的地方台辦官員,尤其是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的學者,是怎麼也會給面子的。即使較高級別的官員和「大咖」學者礙於政治身份不能來,低級官員和教師也可以。藉著這個「小三通」研討會是由金門大學承辦,與其有合作關係的廈大的台灣研究院的學生也可以來。何況,金門縣政府的政治光譜是「深藍」,反對「台獨」的態度堅決。因此,即使是全台性的學術交流活動受阻,在金門舉辦的學術交流活動也不應當受到影響。就此而言,這個「小三通」研討會受到賴清德「台獨」談話影響的可能性更大。或是上級有明示暗喻必須抵制,也或是官員、學者們出於自覺,講政治、講規矩,與中央不保持一致,而自發進行抵制。
  還有另一個因素不得不考慮,那就是金門即將進行「博奕公投」,而且「公投」的日子是在十月二十八日,差點就與中共「十九大」重疊。而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去年初在參訪金門時指出,倘金門「開賭」,將會關閉「小三通」。但金門縣政府卻不當是一回事,繼續推動「博弈公投」的各項活動,包括主持公聽會,這是金門縣政府首次抵制國台辦。實際上,儘管發動「博弈公投」者是金門縣議員,但縣政府完全可以消極應對,而不應超逾縣政府的職能 積極作出配合。
  眾所周知,金門島的居民不多,自從台灣當局從金門撤軍之後,原本以來駐軍消費維生的當地居民,收入大受影響。幸得隨後不久實行「小三通」,新興的口岸經濟及觀光經濟迅速彌補了駐軍消費的「缺口」。而金門「開賭」的主要客源構想,是廈門及周邊福建、浙江的遊客。倘關閉「小三通」,不但是大陸居民不能前往金門參賭,使得那些賭場酒店設施猶如「蚊子館」,而且就連日常的口岸經濟及觀光經濟也大受影響。後果極為嚴重。
  但金門縣仍然要進行「博弈公投」,而且還是與大陸關係良好的金門縣的國民黨人推動,當然要給予懲誡,尤其是在對國民黨現任黨主席吳敦義的「統獨」立場仍有疑慮之際。因此,在金門縣舉辦的「小三通」研討會受到大陸官員及學者的杯葛抵制,也是要為張志軍的警誡「背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01 03:43: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