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面臨崩裂危機朱立倫終於「硬」起來

  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遭遇前所未有的敗績,不少支持者都遷怒於馬英九的「無能」及馬政府的政績低迷,因而在採用幾乎等於是「逼宮」的方式,迫使馬英九辭去黨主席職務後,希望新主席能夠痛定思痛,帶領國民黨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內提素質,外樹形象,讓國民黨浴火重生,鳳凰涅磐。因此,當朱立倫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後,就被無形中披上「眾望所歸」的華彩,將所有的希望,包括國民黨改革,也包括保住國民黨執政地位及在「立法院」的多數議席,都寄託在他的身上。因此,無人出來與他競爭,讓他在「同額選舉」的情況下,以極高得票率當選。
  國民黨支持者將黨的振興希望托負於朱立倫,是「有所本」的。這除了他本人的學經歷自身條件上乘之外,其岳父高育仁是國民黨「本土派」的重要領袖,並與對岸的關係較佳,也為他發揮了很好的「加持」作用。實際上,當年馬英九、胡志強、朱立倫分別主掌臺北市、台中市和臺北縣時,國民黨內外就有「馬力(立)強」之說,可見人們對朱立倫的評價及期待有多高,並早已把他視為國民黨在「馬英九後」的最主要「接棒人」。因此,當朱立倫當選並出任國民黨主席時,人們都有一種「國民黨有救」的感覺。
  但是,半年多的時間過去,朱立倫的表現卻是令人大失所望。不但是未能負起改革國民黨的責任,而且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從頭到尾都是一副怯戰、畏戰的窩囊形象。這讓人們驚呼:沒想到朱立倫竟會造成這個樣子!人們不但對他個人的政治前景喪失信心,而且更是埋怨他將國民黨帶往絕路:倘是並不計劃參選「總統」,也不打算主持國民黨改革,為何要參選國民黨主席,而不是將機會讓給真正有此意願的同志?!
  正因為由於朱立倫的不作為,從而令到國民黨內部出現了「連環爆」的危急景象:包括自己在內的一眾「大咖」放棄參加「總統」黨內初選,暴露了國民黨上層的不團結及投機取巧風氣正盛,因而讓本意是「拋磚引玉」的洪秀柱意外突破「防磚機制」,從而打亂了朱立倫自己的如意佈局。而本來就並非是最理想的「總統」參選人的洪秀柱弄假成真後,由於其本身就欠缺參選「總統」所需要的實質,在闖過黨內初選關後,原先有話直說的「強項」就走向其反面,成為參選「總統」的弱項。因此,就讓本來就對國民黨「立委」參選人提名機制有意見的政客,抓到了「跳船」的「理由」;籍口洪秀柱的「急統」形象,不但將讓國民黨丟失執政權,而且也將令國民黨失去在「立法院」的優勢地位。為了「自救」,他們或是決定「跳船」,或是自行脫黨參選「立委」。而偏在此時,宋楚瑜又針對洪秀柱的言論,擺出一副隨時會宣佈參選「總統」的樣子,並積極向國民黨的現任「立委」「挖角」。由此,國民黨陷入即將分崩離析的危機之中。國民黨的忠貞支持者更是埋怨朱立倫放棄自己的責任,甚至有人主張讓「總統」參選人兼任黨主席,以求行動一致,並對國民黨實行停損止血,挽救於危難。
  或許,就連朱立倫自己也感覺到「不妙」,倘任此下去,不但是對不起國民黨,而且連自己的政治前景也將會盡失,等不到計劃「一搏」的二零二零年,就提前「出局」,因而終於「硬」起來了,擔負起整頓國民黨的責任。昨日上午,他主導中央考紀會一連下了五道「金牌」,決議開除「立委」紀國棟、前「立委」張碩文、前臺北市議員楊實秋、現任市議員李慶元和中央委員李柏融的黨籍,並隨即送交下午舉行的中常會通過。朱立倫還在中常會指出,國民黨有極少數的從政同志多次在媒體或公開抨擊國民黨,惡意攻訐國民黨,想要分裂國民黨,中常會不得已必須做出黨紀處分。
  朱立倫的這次開「鍘」,針對的主要的是三種類型。其一是意圖鬧事者,如高雄市黨代表兼中央委員李柏融。他本來就是國民黨內的異議分子,前年國民黨召開「十九全一次會」時,他就因為不滿表決只能以鼓掌的方式,站起來大聲反彈,而被會場糾察「請出場」。今次在洪秀柱出線後,他又前往高雄檢察署按鈴申告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總統」參選人洪秀柱及秘書長李四川,涉嫌偽造文書及詐欺,「理據」是洪秀柱和楊志良參加黨內「總統」初選時,共獲得超過十萬份連署,但國民黨目前黨員僅十萬萬人,其中高雄市黨部有二萬五千餘人,他們都是力挺立院龍頭王金平,所以未參加連署,若扣掉這二萬多名黨員,洪秀柱和楊志良的連署怎麼可能超過十萬,因而質疑洪秀柱、楊志良及黨內高層作票。他還聲稱,將會在國民黨「十九全三次會」上正式提出此質疑。現在國民黨中央「先下手為強」,開除他的黨籍,連帶黨代表資格也被褫奪了,當然是不能進入「全代會」鬧事了。這實際上是對打算在「全代會」上鬧事「卡洪」的黨代表實施的「殺雞儆猴」之計。
  這是出手挺重的。因為黨中央的原意只是禁止他進入會場。但卻無法可據,因為既然他是黨代表,又發出了開會通知,他就有權進入會場,這是基本權利。因此,索性開除他的黨籍,「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既然不是黨員,黨代表的資格也就不存在了,因而是斧底抽薪的做法。
  第二種是已經「跳船」的從政人員,包括張碩文、楊實秋、李慶元等人,他們或本來就分別是親民黨、新黨的黨員,或是被柯文哲「策反」進臺北市政府任廉政委員會委員,與國民黨同床異夢。在二零一六年「立委」選舉的黨內提名過程中,他們不滿未獲安排,而分別「跳船」參選,重披親民黨或新黨戰袍參選。這種哪裡有好處就就跳到哪裡的做法,嚴重影響黨的選舉紀律,而且對守紀者極不公平。
  第三種是自行參選者如紀國棟,他已連任兩屆「不分區立委」,不可能再安排他參選「不分區立委」,於是就跑回台中市第二選區參加「區域立委」預選,與現任「立委」顏寬恆對決,但黨部最後決定徵召顏寬恆,改協調紀國棟到其他選區。但紀國棟不服,決定就地脫黨參選。
  當然,國民黨中央公開的理由,是他們經常上電視論政節目汙衊國民黨,有損黨的聲譽。事實上也確是如此,尤其是作為「不分區立委」的紀國棟,竟然公開罵黨,就不應再頂住個「代表黨」的招牌了。
  怪異的是,此前也經常上電視論政節目痛罵國民黨,而且也曾是親民黨員的羅淑蕾,今次似乎是「轉性」,不但是停止了批評國民黨,而且還說了馬英九的好話了。她似乎是意圖改走「乖乖牌」路線,爭取讓國民黨中央回心轉意,勸退剛從外國歸來不久「空降」,未曾經營過選區度蔣萬安,並重新徵召她到「躺著選也可當選」的臺北市第三選區出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16 05:19: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