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仍是未完成答卷且填答內容比前更糟糕

  盡管民進黨當局在事前放風,謂蔡英文的「雙十講話」,將會向北京尤其是中共「十九大」釋放出善意,提出「新論述」,希望能推動實現兩岸關係「新格局」,但真的待到她在「雙十大會」講話時,其涉及兩岸關係的內容卻是與這些放風相差太遠,又是一次未有完成的「答卷」,而且其所填答的內容比此前更糟糕,因為連就職講話時的「維持現狀」,及「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兩岸關係條例》的兩岸定位」,也都不再提及,——本來,在賴清德以「行政院長」的身份,在「立法院」的場合發表「台獨」言論的嚴重「違憲」事故之後,蔡英文是很應該籍著「中華民國國慶」之機會,以再次強調「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兩岸關係條例》的兩岸定位」,進行「消毒(獨)」,而且也沒有直接「打臉」賴清德,而免損害兩人的「搭檔」關係的。但蔡英文卻竟連這兩句話也「刪去」了,而且不再提她賴以「保命」的「維持現狀」,因而也就是從過去的「雖不滿意,但可勉強接受」的地步,大步地向後退了,更遑論什麼「釋出善意」,「有新論述」,「實現新格局」?!
  因此,蔡英文已經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道路上,盡管調子越來越「軟」,但卻越走越「遠」。不要說,從會場的佈置及發出的請柬的設計,凸顯了其「去中華民國化」的心態,而且在作為「表態重頭戲」的「雙十講話」,更是「不屑」「中華民國」。實際上,據有心的媒體統計比照,蔡英文上台後的兩個「雙十講話」,去年雖然只提到「中華民國」三次,但提到台灣也只有十九次;而在今年,在提到「中華民國」有六次,亦即一倍的情況下,提到台灣卻猛增至四十八次,增長一點五倍強。因此,在蔡英文的眼中,「台灣」比「中華民國」更重要。如果不是她所擔任的「總統」是「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的「總統」,而且昨日昨日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慶」,她必須向「中華民國憲政」負責,可能她連「中華民國」都懶得讀出來,乾脆就表述為「台灣」。
  那麼,為何民進黨當局卻要在「雙十大會」之前放風呢?看來,蔡英文還是十分在意中共「十九大」的,而且還為此而忑忐不安。實際上,筆者曾經接觸到民進黨的一些智囊型人士,他們分析認為,蔡英文對中共「十九大」,是既有期待,但又怕受「傷害」。一方面,蔡英文希望中共「十九大」報告中的涉台內容能有較為寬容的新信息,她對在「習馬會」上,習近平對馬英九多次提到「中華民國」卻不在意,反而問馬英九:「你們的總統府就是日本的統政府?」而且一反江澤民反對在「第三地」進行兩岸領導人會面的立場,安排「習馬會」在新加坡進行,而受到啟發並感受鼓舞,判斷習近平在取得反貪、軍改等重大成就,平定天下之後,對台政策將會有大開大闔的表現,因而希望能有「新格局」;另一方面卻又擔心,如果是自己先表達善意,推出「新格局」措施,但倘中共「十九大」報告的涉台內容調子更強硬,自己豈不是「熱臉貼在冷屁股上」?因此,決計「謀後而動」,等待中共「十九大」召開,研究過其報告的涉台內容之後,再因應作出「新論述」決定。
  因此,蔡英文從的「新格局」,從「五二零」一周年到民進黨「全代會」,再到今次「雙十大會」的前夕,一路都是只有一個空概念,沒有實質內容,而且是「講來講去三幅被」,避開對岸最在意的「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對岸對這份尚未完成的「答卷」,又怎能收貨?而昨日的「雙十講話」,就更是曾經講過的「維持現狀」,及「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兩岸關係條例》的兩岸定位」,也都拋棄了,對岸就更是不會收貨了。
  其實,蔡英文之所以不願提「九二共識」,除了她拒絕承認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的政治立場之外,也出於個人恩怨,那就是認為「九二共識」這個概念是她的陸委會主委前任蘇起塞給她的「私貨」,那是在當年陳水扁已經宣布委任她為陸委會主委,但尚未就職,而還在陸委會主委任上的蘇起,為了「框住」她而臨時「創作」的名詞。--實際上,盡管過去國民黨多次宣稱,海峽兩會的香港會談的成果,是達成了「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共識,但尚未有「九二共識」這個名詞。
  其實,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這個表述,北京也不承認。猶記得,一九九五年六月,筆者參加「澳門新聞界高層訪京團」,國台辦主任陳雲林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筆者提出了此問題;陳雲林因剛到國台辦不久,不了解其背景,就點名孫亞夫回答,孫亞夫當即表示,北京絕不承認及接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說法,指出當時雙方達成的共識,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在兩會事務性談判時,可以不涉「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因而有台灣學界概括為「一中不表」,有別於國民黨的「一中各表」。
  但蘇起和鄭安國(在香港後會談時任陸委會企劃處長,是台方的「後方指揮員」)還是於二零零二年出版了《「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共識的史實》一書,雖然是針對陳水扁當局及蔡英文,但也等於是反駁了北京。因此,大陸海協會也於二零零五年編纂了《「九二共識」歷史存證》(由國台辦下屬九州出版社出版),反駁了「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說法。但在馬英九上台後,為了抓緊時間推動兩岸談判,北京雖然仍然強調「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但對馬政府的「一種各表」也未公開反駁。
  蔡英文卻是連「一種各表」的「九二共識」也不承認。但她也從美國批評陳水扁是「麻煩製造者」中「吸取教訓」,在競選過程中為爭取美國支持,作出「維持現狀」及「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承諾,以對應美國的「兩岸維持現狀」,「不統不獨不武」政策。一方面,她受到「獨派」掣肘,受到民進黨「台獨黨綱」和《台灣前途決議文》束縛,當然也受到自己奉李登輝之命擬制的「特殊兩國論」的牽制,拒絕承認以「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為核心提內涵的「九二共識」;另一方面,卻又擔心兩岸關係緊張,重蹈陳水扁覆轍,提出「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策略。
  蔡英文的「不挑釁」,雖然確是沒有制造麻煩,討得美國人滿意,但卻是以時間換空間,任由下屬去搞「文化台獨」,「切香腸」式地推動「台獨」,比陳水扁的「硬喬硬馬」推動「台獨」更危險。
  本來,民進黨中有重量級人物,為蔡英文及民進黨「長期執政」願景著想,希望蔡英文能真正「維持現狀」——馬英九時的「現狀」,因而就有每逢民進黨「全代會」召開前,曾經經常到大陸行走並參加各項活動的前主席許信良,與由其出任董事長的《美麗島電子報》的同仁,都策動黨代表提出凍結「台獨黨綱」的提案,但都被蔡英文裁示轉交中執會處理。今年的「全代會」前夕,許信良等人又再謀劃,策動黨代表提交「維持現狀」提案,以「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將「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現狀」納入黨綱,而取代「台獨黨綱」、《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但蔡英文卻以未知中共「十九大」報告涉台內容,擔心會「熱臉貼在冷屁股上」為由,要求暫緩提案。而《美麗島電子報》雖然「遵令」,但仍有林維浩等十一名黨代表,提出同樣內容的提案,但卻蔡英文以「放尿遁」的方式,將其與「赦扁」提案,及反制「柯文哲條款」提案等一起,移交中執會處理。
  這樣的「誠意」,叫對岸如何能「收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11 04:21: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