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洪秀柱受旗宣誓前仍有兩大缺失說開去

  國民黨「十九全三次會」後日就要召開。在國民黨內諸「天王」怯戰沒有領表,並非黨中央「規劃人選」的洪秀柱卻以高民調衝破「防磚機制」的既成事實之下,朱立倫主席和黨中央高層黨工只能是兌現自己「一切按制度走」的諾言,全力扶持洪秀柱。從國民黨中央全力為洪秀柱「護航」,不惜開除打算在「全代會」上鬧場的中央委員的黨籍,到安排「全代會」通過對洪秀柱的提名議程只有五分鐘的時間,連有黨代表要表達異議也將會被以「時間不夠」為由的安排看,洪秀柱獲得通過的機率甚高,應是「大局已定」。
  但這只是相對的,並非絕對。直到十一月中旬「中選會」啟動「總統」參選人領表登記及接受連署書作業之前,隨時都有變數。
  實際上,不要說是國民黨內外的整體氛圍走勢,就說是洪秀柱自己的選戰組織佈局,就出現了兩個怪異情況。其一、是洪秀柱至今尚未宣佈其副手人選;其二、是洪秀柱至今仍未能確定其競選委員會的主委。
  這是「兵家大忌」。自一九九六年實行第一次「總統」民選以來,不要說是國民黨、民進黨這兩大政黨,就說是以選民連署方式參選的「遊兵散勇」,各路人馬在正式宣佈宣誓參選之時,都已確定了其「副手」人選,並宣佈其競選委員會的操盤人。即使如二零零八年的馬英九,在遭遇「特支費案」被偵查起訴的如此急切情況下,是趕緊在「全代會」召開前兩天,宣佈蕭萬長為其「副手」人選,並在桃園縣「巨蛋」的「全代會」會場內,臨時搭建攝影棚,拍攝他與蕭萬長的定妝點,並與蕭萬長一起在「全代會」上亮相。
   據說,原定在七月間舉行「全代會」,為蔡英文出征授旗的民進黨,現在決定延後,有可能與九月二十八日的黨慶一齊舉行,除了是要對洪秀柱獲正式提名後的形勢「睇定先」之以外,也是因為其「副手」尚未敲定,必須與「副手」一道「亮相」,而決定延期舉行。看來,蔡英文就是要窺測洪秀柱獲提名之後的走向,尤其是宋楚瑜是否跳落場參選,才最後確定其「副手」人選。也是她進可攻退可守的戰術安排。
  那麼,洪秀柱將會挑選何人作其「副總統」搭檔人選?她曾說過必須在省籍、年齡、性別、地緣、行政能力等方面,能為其起到互補作用者。為此,國民黨中央「按圖索驥」,向她推薦了詹啟賢。如果以單純「業務觀點」看,詹啟賢確實是具備上述條件,確可起為洪秀柱起到互補作用。但這並非是行政業務機構首長人選的配搭,而且在打選戰,還需要有能贏的「補強」作用。詹啟賢是只顧「埋頭拉車]的高級行政幕僚,欠缺「抬頭看路」的政治敏感度及思辨能力,「補強」的功能稍顯不足,而且在中南部的知名度也不高,因而並非是最理想的人選。
  有人認為王金平可以為洪秀柱發揮最佳的「補強」作用。從理論上說,除了是「年齡」這一條未能達標之外,其餘各項條件確實是都符合洪秀柱提出的標準。但在現實上,卻根本不可能。單是從王金平婉拒出任洪秀柱競選委員會主委的理由之一:哪有「立法院長」為「副院長」輔選的道理?來看,作為現任「立法院長」的王金平,又怎會願意屈居「副院長」之下,作其「副總統」搭檔,上演現實版的「凰在上鳳在下」?因此,王金平的婉拒出任其競選委員會主委,說是「立法院」工作繁忙,及必須保持「中立」,那是騙人的.實際上,在「九合一」選舉時,王金平就曾欣然出任由國民黨提名的高雄市長楊秋興的競選總部榮譽主委,因而他這種「為難我就是為難整個立法院」的說法,其實是還在做著由自己出選「總統」的美夢。
  實際上,王 金平當初確實是要「義不容辭」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而一心等待「二零二零」的朱立倫也樂見有此「大咖」為自己抵擋勝選機會甚微的「二零一六」,因而 兩人之間有著高度的默契,甚至朱立倫還為之向馬英九「說項」。這也正是王金平聲稱「倘當選只做一屆,及不兼任黨主席」的由來。而王金平在「按表操作」準備領表的前夕,卻突然覺得棄選,當時不少人都以為是馬英九「卡王」。這確實是「冤枉」了馬英九,直到昨日人在異邦的馬英九仍在忿忿不平。——當時確實是有「親馬」人士放風說,倘王金平當選「總統」,對馬英九的迫害程度更甚於蔡英文,因而才令人產生「馬英九卡王」的感覺。而實際情況卻是,雖然確實是有「馬系」人馬「卡王」,但馬英九本人卻沒有任何表示,可能是擔心自己已在「九月政爭」中落得個灰頭土臉,倘繼續擔心令自己聲譽更壞。待到後來王金平得知馬英九並沒有直接下達「卡王」的指令,就只能是後悔莫及。
  既然馬英九沒有直接「卡王」,王金平就仍然存有希望。因此,他的盤算可能是,即使是洪秀柱獲得「全代會」通過提名,但倘選戰打下去,洪秀柱的選情一直難有起色,就不排除黨中央會審時度勢,趕在「中選會」啟動「總統」選舉領表作業之前,決定改為提名王金平。但為尊重黨內初選,也不會放棄洪秀柱,而是讓其改任「副手」,亦即組成「王洪配」。屆時,王金平就是「坐轎者」,又怎會扮演「抬轎」的角色,去擔任洪秀柱的競選委員會主委。
  國民黨中央不排除此後會有此「變陣」,還來自宋楚瑜要拉王金平「出走」的威脅。實際上,政界已盛傳,宋楚瑜除非不出選,一出選就要與王金平配搭,組成「宋王配」。而直到如今,王金平雖然對此頗為動心,但卻又「心大心細」,因為還有一個「王洪配」的更大誘惑在前頭,因而下不了決心。這也是導致宋楚瑜仍然未能作最終決定是否參選的重要原因之一。
  宋楚瑜確有他的難處。昨日有關親民黨內「主戰派」與「主和派」針鋒相對的報導,就反映了他的想法。其實更重要的是,他的本意不是最終要裂解國民黨,而只是極為不滿馬英九;他也不願歉疚於習近平,做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前景的罪人。實際上,宋楚瑜對國民黨還是有感情的,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仍是有期待的。他反感的只是李登輝和馬英九。因此,在國民黨仍是由連戰、吳伯雄當家時,他可以與國民黨合作。但當國民黨由馬英九「當家」時,他就變成了另一個人,不但是經常在媒體上開罵,而且也在選舉中幹擾馬英九。
  現在的情況是,馬英九的任期即將完結,未來國民黨有可能的「當家人」,無論是朱立倫,還是洪秀柱,以至王金平,均與他並無甚麼私人恩怨。是否仍值得糾纏下去?何況,倘是自己沒有參選,不管國民黨是否下臺,均與自己無關。但倘參選,國民黨下臺即使是與自己無關,也難免會「揹黑鍋」。這如何對得起將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希望寄託在自己身上的習近平?實際上,在「太陽花學運」後,習近平首先見的,不是國民黨的領導人,而是他宋楚瑜。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17 05:14: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