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不應再次錯失機會之窗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涉台部份,主要內容是「硬的更硬」--以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及「六個任何」的斬釘截鐵態度反對「台獨」;「軟的更軟」,「繼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路線沒有改變,並強調「兩岸一家親」,繼續推動台灣人在大陸的「國民待遇化」,「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以促進兩岸經濟社會共融,促成「心靈契合」,為逐步推進兩岸統一創造感情基礎。
  而不宜忽視的是,在這個主調之下,還有一個「伴奏和音」,那就是習近平仍然為恢復兩岸兩會協商,以至進行兩岸執政黨和當政黨的黨際交流留下一個「窗口」。不過,與中共「十八大」報告「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安排」;「商談建立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穩定台海局勢」;「協商達成兩岸和平協議」等相比,這個「窗口」已經較窄,而且可能以後更小,若果蔡英文未能審時度勢地緊緊抓住機會,就不但將會錯失,而且也可能會應了那句「台獨路走到盡頭就是統一」,連「一國兩制」的好處都享受不到。
  習近平留下的一個「窗口」在哪裡?在於報告中「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雙方就能開展對話,協商解決兩岸同胞關心的問題,台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也不會存在障礙」這段話。似乎是在揭示,不必要拘抳於「九二共識」這個詞,而是只要承認兩岸雙方在一九九二年香港會談及其後續函電往來中所達成的共識,亦即是認同兩岸同屬與一個中國,就可以進行對話協商,進行黨際交流,而暫時不涉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其實,這已經比「九二共識」的涵義,有所寬鬆,因為當時海協會提出的共識建議,是有「努力謀求國家的統一」這一句,而海基會則主張在對一個中國原則,用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台方的表述是根據《國統綱領》與「國統會」對一個中國涵義的決議。
  既然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有尊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這個歷史事實之語,而蔡政府對習近平「十九大」報告也有「承諾不變」的反應,那麼,在「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方面,其實兩人是「有共同語言」的。當然,習近平是將「九二共識」與「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連結在一起--事實上也是如此,當年兩岸兩會所達成的故事共識,就是以「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為主軸,有差異的是的對一個中國的內涵,大陸方面主張在事務性協商的過程中,可以不涉,因而被台灣政媒兩界歸納為「一中不表」;而台灣方面則堅持「用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亦即「一中各表」。
  其實,「一中不表」的方式,可能更適合蔡英文現在的處境,可以在政治上,以其在「五二零講話」中的「我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當選『總統』」,及「遵守『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的承諾,作為其對「一中憲法」的承認,而在恢復兩岸兩會協商的實務操作上,可以不涉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縱使是出於種種考量,尤其是對「蘇起強加於頭上」的不悅,可以不用「九二共識」這個詞,而以能夠體現承認及尊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的另一個名詞替代之。
  或許,在經過幾天的冷靜思考下,蔡政府似是對習近平「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有所動心的。實際上,曾經說過自己是「主張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昨日在到「立法院」備詢時,也終於承認有「九二共識」這回事,只不過是「九二共識」在台灣社會看法其實是不一樣的,有人認為沒有「九二共識」,即使認為有「九二共識」者,內涵也與中共也不同,中共原則是「只有一中沒有各表」,但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認為是「一中各表」,光這就有各自不同的表述。顯然,蔡政府並不像過去那樣否定「九二共識」,只是強調對其內涵有不同的認知而已。
  如何破解民進黨「台獨神主牌」與「憲法一中」之間的扞格這個難題?最佳的辦法,就是民進黨召開「臨時全代會」,通過一個旨在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決議文」,以蔡英文念茲在茲的「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凍結「台獨黨綱」、《台灣前途決議文》和《正常國家決議文》這三個「台獨」或「一邊一國論」文件,並按《民主進步黨黨章》關於「全代會」通過的「決議文」為黨綱一部份的規定,正式作為民進黨的黨綱,這就可以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達成習近平所說的「兩岸雙方就能開展對話,協商解決兩岸同胞關心的問題,台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也不會存在障礙」了。
  其實,民進黨內許多有識之士,都在千方百計地為民進黨解開這個死結而努力。曾經啟動及主持民進黨進行「中國政策大辯論」的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出版《民進黨轉型之痛》一書的民進黨「立委」郭正亮,《美麗島電子報》的實際出資人及運作者吳子嘉,每逢「全代會」召開都在操作黨代表提交「凍結台獨黨綱」的提案,許信良甚至還認為,倘「全代會」能夠通過這樣的「決議文」,甚至可以促成實現「習蔡會」。
  但蔡英文一來是「兩國論心魔」未解,二來受到「獨派」勢力的制肘,三來是擔心駕馭不了「全代會」討論此類提案時的複雜場面,因而只是以裁示移交中執會處理,而錯過「交出答卷」的時機。尤其是在今年民進黨「全代會」前,《美麗島電子報》又再策劃此類「決議文」提案,但當時由於台灣島內外盛傳「中共「十九大」將會提出「統一時間表」,確定「武統論」,擔心在此之前通過一個「軟調」的決議文,會「熱臉貼在冷屁股上」而「睇定先」,還要等到中共「十九大」後再作決定。現在「十九大」報告的內容,應可使蔡英文鬆一口氣,因而是應是正面回應習近平呼籲的時候了。
  何況,雖然民進黨某些政治人物為了選舉的需要,而大肆宣揚「台獨」言論,但更多的民進黨人是渴望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因此,即使是《美麗島電子報》聽從蔡英文勸喻,在今年「全代會」前停止了正在進行的連署「凍結台獨黨綱決議文」提案的操作,但仍然有林維浩等十一名黨代表,提交了《敬請討論授權本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彙整本黨一九九九年通過之〈台灣前途決議文〉、二零零四年通過之〈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決議文〉,以及二零零七年通過之〈正常國家決議文〉等三個決議文,並根據蔡英文「總統」兼主席所提出之「維持現狀」論述,提出本黨新黨綱,以回應人民期待,提出符合時代需求,弘揚本黨民主與進步的理念,凝聚台灣共識,強化本黨維護台海和平之穩健形象》的提案。但由於蔡英文為了狙擊「特赦陳水扁」提案,及反對「柯文哲條款」的提案,以「放尿遁」的技術手段,而致出席黨代表人數不足而未能表決,連帶這個提案也被移交中執會處理。
  按照上述提案的描述,此前民進黨每個幾年,就通過一個政治提案,似乎是形成一個「週期」慣例。而自《正常國家決議文》通過後,已經整整十年,超逾這個「週期」慣例,這對自詡為「民主進步」的民進黨來說,畢竟是過於「守舊」的了,因而是應該「動」一下的時候了。蔡英文如果能夠好好抓住習近平留下一個「窗口」的難得機會,就將能在實現歷史的突破,甚至獲得諾具爾和平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21 03:50: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