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正面回應習近平蔡英文近期有兩個機會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報告有關台灣問題的部分,既重申堅持「一國兩制」,推進祖國統一,並嚴厲警告「台獨」分裂勢力,又溫情喊話,重提「兩岸同胞是命運與共的骨肉兄弟」,表達了尊重台灣現有的社會制度和台灣同胞生活方式,願意率先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實現互利互惠,向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的善意。而且,還給蔡英文當局留下一道「機會之窗」,指出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雙方就能開展對話,協商解決兩岸同胞關心的問題,台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也不會存在障礙。
  面對習近平如此新穎而又具可操作性的新論述,蔡政府仍是過去的一套老調子予以回應,毫無新意。可能會再次錯失連蔡英文自己也在追求的「共同尋求兩岸互動新模式,為可長可久的兩岸和平穩定關係,奠定基礎」的機會,既誤自己,也誤蒼生。
  不過,在近期內,蔡英文還將會有兩次機會,是可以而且也應該正面回應習近平的:一次是本月二十六日由陸委會舉辦的「兩岸交流三十周年回顧與前瞻研討會」,據說她將前往出席並對兩岸關係发表重要談話。而由於這個時間點正好是在中共「十九大」及十九屆一中全會閉幕後,與她於二十八日出訪之間,因而正面回應習近平就是「時間啱啱好」。另一次是蔡英文已經決定委派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出席將於十一月十日在越南峴港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屆時蔡英文是否也一併委託宋楚瑜,在與習近平寒暄時,表達正面回應「十九大」報告關於在「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上進行兩岸雙方對話協商的意願,甚至是正式向習近平宣達這一意願。
  作為前者,既然是對兩岸交流三十周年的回顧與前瞻,就應作出全面深入的理論論述,而不是泛泛而談,詞不達意,甚至是扭曲兩岸交流的真諦。應當說,在三十年前開放兩岸交流的前夕及初期,民進黨的前身「黨外」及民進黨創黨初期,是從不同角度作出了程度不同的貢獻的,尤其是在推動當時執政的國民黨當局開放老兵返鄉探親,及協助因台灣地區投資環境丕變而必須改到大陸投資的台商方面。當然,在「華東大水災」等自然災害的救災援助中,民進黨人也與其他台灣同胞那樣出了大力。
  但自一九九一年李登輝確定啟動「修憲」,民進黨與國民黨政權的主要鬥爭焦點「爭人權、爭民主、反獨裁」消失後,原來的次要政治訴求「台灣獨立建國」就上升為主要矛盾,當年十月十三日第五屆第一次「全代會」通過「台獨黨綱」,黨內「統派」紛紛出走,此後民進黨就基本上成為阻礙兩岸交流的絆腳石,尤其是在杯葛《兩岸服貿協議》之時達至高峰。
  但民進黨再次上台後,蔡英文老是說要「維持現狀」,臉皮老厚地只想擷取兩岸交流的成果,包括海峽兩岸兩會制度性恆常化的協商並簽署協議,也包括雙方兩岸行政主管部門制度性的聯絡機制,當然還能進行「民共兩黨黨際交流」那就更好。但卻不願維持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的現狀。天底下哪有這樣「好康」的「免費午餐」?
  當然,在大陸反「台獨」的高壓態勢下,蔡英文也玩弄了一把文字遊戲,說是維持「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她現在出任的是「中華民國」的「總統」,當然必須這麼說,否則就是「竊取國家名器」了。既然如此,就應遵守「中華民國憲法」所揭櫫的「憲法一中」,但她卻在暗中慫恿和支持民進黨人大搞「去一中化」,包括系列「文化台獨」活動,最近又在「脫離北京時區」問題上大做文章。而地理位置比台灣島更偏東的菲律賓,也是實行與北京時區同樣的「東八時區」,這就充分證明民進黨人是千方百計地利用一切機會及籍口進行「台獨」分裂活動,承諾「維護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的蔡英文,要對此負上政治責任。
  在中共「十九大」前,曾經有黨內有識之士,謀劃協助部分黨代表,向民進黨「全代會」提交「維持中華民國現狀決議文」的提案,為蔡英文鋪好恢復兩岸協商及聯絡機制的台階。但在當時政媒兩界喧嚷中共「十九大」將會提出「統一時間表」及「武統論」的氛圍下,蔡英文擔心「熱臉貼在冷屁股上」,予以勸阻。即使是另有黨代表自發提交同樣內容的提案,也以「放尿遁」的技術手段,將之連同「赦扁」提案和「反柯文哲條款」提案一道,移交中執會處理。
  現在,中共「十九大」報告已經公佈,沒有上述的疑慮。相反,習近平為兩岸恢復協商預留一道窗口。因此,蔡英文是應當趁在本週四就兩岸交流三十週年發表講話之機,認真地正面回應習近平的善意及誠意了。並在在明年的「全代會」上,通過一個含有承認「憲法一中」意涵的「決議文」。
  至於「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雖然不是蔡英文直接「發聲」,但也可委託宋楚瑜當面向習近平表達這樣的意願。而且,還可在蔡英文仍然受到黨內外「獨派」制肘的情況下,避免尚有的尷尬情況。畢竟,宋楚瑜是強烈主張「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甚至態度比主張「一種各表」的國民黨還要鮮明得多,由他來進行「髮夾彎」式的表態,就相對自然得多。
  而蔡英文在十月十二日宣布由宋楚瑜擔任「APEC」領袖代表時表示,「願意在APEC架構下與中國大陸善意互動合作」。而按照「APEC」的定位,海峽兩岸暨香港特區三個會員體,就正好是「一中架構」,如果她是實事求是地尊重「APEC」對這三個會員體的定位的,就應正面回應習近平的呼籲。
  或許,蔡英文的「APEC架構」,是她慣常的「以我為主」思維定勢(按:當年她在「陸委會」主委任上推動「小三通」時,就強調「以我為主」),認為「中華台北」與中國「平起平坐」的會員體,那就是自我膨脹了。與由其研擬的「特殊兩國論」,或她所強調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所定調的「一邊一國論」,如出一轍。
  這就大錯特錯。一九九一年規範兩岸和香港加入「APEC」的「韓國備忘錄」,就已經明確定位:中國是國家會員體,「中華台北」及「香港」(回歸後為「中國香港」)是地方經濟會員體,因而「中華台北」和「中國香港」的外事主管官員都不能參加「APEC」的「雙部長會議」,更不能輪值舉行「雙部長會議」。
  一九九三年及此後行之有效的「西雅圖模式」更進一步,台灣當局的領導人不能出席出席「APEC」的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只能委派主管經濟的部長級官員出席,而且台灣地區更不能輪值舉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修讀博士學位,主修國際經濟法,而且曾是台灣當局「入關」談判首席顧問,了解「WTO」規例的蔡英文,是應當知道,台灣在「WTO」的地位及稱謂,就是「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與「中國香港」、「中國澳門」同等地位。
  因此,「APEC架構」其實就是「一中架構」,「中華台北」句「中國香港」,都是在一個中國之下。蔡英文倘能正視這一點,就應按照這個「APEC架構」,正面回應習近平的呼籲。
  其實,蔡英文去年在「五二零」講話「尊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的論述,已經與習近平「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有所趨同。當然,習近平是將「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與「九二共識」緊連在一起的,蔡英文卻對此予以迴避,但卻又聲稱「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今次回應「十九大」報告,也是如此。這豈不自相矛盾?
  蔡英文如果不承認「中華民國憲法」是「一中憲法」,那她現在所擔任的「中華民國總統」,就是非法的了。因此,不要再「又要立牌坊,又要做婊子」了。趕快正面回應習近平的呼籲吧。這不但是為了台灣民眾的福祉,更是為了自己出任台灣地區領導人的正當性及合法性。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23 04:09: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