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對兩岸試題交出「白卷」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十四條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之一「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及大會通過「十九大」報告的決議中關於涉台工作的內容,為未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劃定了反「獨」促統及促進兩岸心靈契合的戰略任務及底線,也預留了一扇兩岸雙方開展對話協商的「門窗」。「球」已經拋給了蔡英文,人們都在等待及觀察蔡英文如何接「球」。而在中共「十九大」閉幕後,她本人出訪前在「兩岸交流三十週年回顧與前瞻研討會」上的發言,就是最重要的觀察點,因而人們希望她能夠在錯過了許多次交出滿意「答卷」的機會的情況下,不要再次糟蹋這個難得的機會,而是正面回應習近平關於「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雙方就能開展對話,協商解決兩岸同胞關心的問題,台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也不會存在障礙」的呼籲,開創在民進黨當政條件下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局。
  然而,蔡英文在「千呼萬喚始出來」之下,昨日在研討會上的致辭,卻令人大為失望。因為她仍然是「維持」者以一大堆華麗辭藻掩飾空洞無物內容的「現狀」,並沒有因應她本人昨日所說的「正陷入了不進則退的逆境」,緊緊抓住「現在正是一個改變的契機」,正面回應習近平的上述呼籲,迴避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連她自己曾經說過的『尊重和維持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這個歷史事實』也沒有再提,刻意躲避習近平的「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而且也沒有重提她曾經作出「並在這個既有的事實與政治基礎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的鄭重承諾。因此,她昨日的談話內容,與「五二零講話」相比,就是真正的「不進則退」,不要說是未能交出令人滿意的「答卷」,簡直就是「交白卷」。但她昨日還好意思說什麼「善意不變,承諾不變」——就連自己在「五二零講話」中作出的承諾都「收回去」了,這叫什麼「善意不變」?
  就此,蔡英文的所說所為,已經帶有一定程度的「違憲」性質。實際上,她現在擔任的是「中華民國」的「總統」,依據「中華民國憲法」行使其在台灣地區的行政權,而「中華民國憲法」是一部「一中憲法」,即使是其「增修條文」,也在第一句強調「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因而也是一部反「獨」促統的憲制性法律。但蔡英文卻一方面坐擁「中華民國總統」的「名器」,依據「憲法」而行使權力,另一方面卻是拒絕認同「憲法」所揭櫫的「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更沒有履行「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的憲制性責任,反而是背道而馳,將中國大陸與台灣地區割裂開來,並縱容各種「台獨」分裂活動。因此,她已經處於嚴重的失職以至是瀆職的狀態,甚至是「違憲」。
  蔡英文昨日又拿「維持現狀」出來說事。但揭穿了,她的所謂希望「維持現狀」,就是一方面希望能夠繼續享受馬英九當政時期所獲兩岸協商洽簽各種協議的成果的現狀,另一方面卻拒絕維持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的現狀。就連馬英九遭人詬病的「現狀」--「不統不獨不武」,也做不到。至少,她在上台後,委任了「獨派」人士出任意識形態部門的內閣部長,並縱容他們大搞「文化台獨」、「教育台獨」活動。這與馬英九時期的「現狀」相比,起碼就沒有做到「不獨」,反而是「縱獨」、「促獨」。  
  蔡英文昨日作出「反呼籲」說,希望兩岸領導人「應秉持圓融、中道的傳統政治智慧,尋求兩岸關係的突破」。或許,她確實是有充分發揮了「圓融、中道的傳統政治智慧」,但卻不是運用在「尋求兩岸關係的突破」方面,而是使用在為自己能夠在台海局勢相對平穩的有利條件下,成功爭取連任的個人名利方面——當然,也包括了民進黨爭取實現「長期執政」的夢想。在此動機之下,蔡英文「中間落墨」,一方面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另一方面也吸取陳水扁的教訓,採取了「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的策略,避免台灣動蕩及美國不悅,以利她能夠「無驚無險」之下,完成任期並爭取成功連任。
  但蔡英文在對待島內統、「獨」兩派團體方面,卻並不「圓融、中道」,而是一面倒地縱容「獨派」勢力,並嚴厲打壓島內統派團體,最近台灣大學校園內發生的流血事件,蔡當局就顛倒前因後果,沒有追究尋囂鬧事的「獨」派勢力,而是追究被迫暴力自衛的統派群眾。並冀求在此氛圍條件下,繼續讓「天然獨」發酵,以時間換空間,輔以「修憲」等手段,讓台灣地區的「國家定位」,最後達到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至少也是蔡英文所研擬的「特殊兩國論」。
  因此,蔡英文直至昨日,仍然是無法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反而是交出了一份「白卷」,是典型的「白卷女士」,完全媲美於「白卷先生」張鐵生。
  然而,蔡英文卻還有厚臉去胡謅民進黨對兩岸交流三十周年所作的「貢獻」,對三十年前兩岸交流的發端--開放老兵返大陸探親,大做文章。蔡英文聲稱是民進黨推動了兩岸交流開放,「更彰顯出民進黨以人民為本的兩岸政策的核心理念」。
  然而,民進黨當時為推動老兵返家探親出了一把力,並非是為了推動兩岸交流,而是出於反對國民黨政權的獨裁統治。實際上,民進黨及其前身「黨外」,首要綱領就是要反對國民黨政權的獨裁統治,因而「爭人權,爭民主」就成為其手中主要的鬥爭武器。而當時國民黨政權針對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告台灣同胞書》,葉劍英九條談話,鄧小平六點談話等文件中提出的促進兩岸和平發展的呼籲,採取了「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民進黨認為這正是他們施展「爭人權」武器的最佳著力點,因而支持老兵爭取返家探親的訴求。儘管也確實是在客觀上達成了推動打開兩岸交流大門的成果,但這並非是民進黨的「初衷」。
  何況,當年積極參與推動開放老兵返家探親的民進黨人,後來在民進黨於一九九一年通過「台獨黨綱」之後,都陸續地退出了民進黨,並參與各種反「獨」促統的活動。
  就此可見,蔡英文這是在「貪天之功為己有」。實際上,她昨日在致辭中列舉的各項兩岸交流成果,絕大部分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所達成,包括成立「陸委會」和海基會,制定《兩岸關係條例》,進行兩岸協商等,也包括馬英九上台後促成兩岸直航,大陸民眾到台灣旅遊等。相比之下,在陳水扁掌權八年時期,及蔡英文自己掌政都一年多,並沒有多少進展,甚至還因為自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雙方兩岸事務行政部門的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兩岸協商中止。唯一可以炫耀的,就是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時,所推動的「小三通」。但其動機也不是為了推動兩岸關係,而恰恰相反是為了阻擋兩岸交流的浪潮,是為了應對台灣民眾強烈要求實現「三通」的壓力,開了一個「小三通」的「壓力發洩口」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27 03:58: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