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盧麗安效應發酵有利於心靈契合

  在台灣地區高雄市出生的盧麗安教授當選為中共「十九大」代表,並在「黨代表通道」落落大方地接受記者訪問後,其效應正在發酵擴大。實際上,這幾天台灣地區的幾家媒體,就「發掘」到幾個新鮮事例,真名實姓地報導有一些正在祖國大陸讀書的台生,也表達敬佩中國共產黨的作為並認同其理念,正在努力爭取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其中一員,為其「最低綱領」——包括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在內的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及「最高綱領」——實現共產主義而努力奮鬥。此一「盧麗安效應發酵現象」,引發台灣地區各界的各種不同反應。陸委會則祭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相關規範,聲稱倘台生加入中國共產黨,可能會被處以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鍰。
  然而,既然這些台生有著強烈的意願追隨中國共產黨,就必須嚴格遵守內容包括「隨時准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的入黨誓詞,連生命都可以犧牲了,那區區五十萬元新台幣「罰款」又算得了?!用句港澳人的俗語反嗆之,那就是「嚇鬼咩」!
  其實,台灣青年加入共產黨,並不是新鮮事。在台灣光復之前及更早時,按照第三國際的安排,台灣的共產黨組織是日本共產黨的台灣民族支部,其中最著名人物是謝雪紅。光復後才移交給了中共,其領導人包括王萬得、蘇新。中共真正在台灣建立地方組織,應是在解放戰爭時期。華東局暨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派遣了曾參加過長征的台籍軍人蔡孝乾(曾任八路軍敵工科科長)到台灣,建立了中共台灣省工委,準備接應解放軍渡海攻打台灣。就有不少在學學生及各行各業人士加入了中共,李登輝即是其一。蔣介石渡台後實行「白色恐怖」,大肆殺捕中共黨員,隨著蔡孝乾的被捕叛變及加入軍統,中共台灣省工委被徹底破壞。而據許家屯的回憶錄指出,當時中共中央計劃繼續從華東局派員赴台重建「工委」,具體人選是「文革」後出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彭沖。但因發生朝鮮戰爭,美國第七艦隊侵入台灣海峽,以栗裕大將為司令員的四十萬計劃攻台部隊,只得進行戰略轉移移防東北(後入朝作戰),此計劃才沒有執行。而李登輝也在此時被捕叛變。兩岸開放交流後,曾任全國政協常委的吳克泰返台探親,李登輝還邀請自己當年的這位入黨介紹人進入「總統府」敘舊。
  國民黨血腥鎮壓台灣地區的中共黨員後,仍然有人信奉共產主義。一些在校學生偷看進步書籍,偷聽大陸電台廣播,並隨著電台低聲和唱《我的祖國》、《洪湖水浪打浪》。此即為今日台灣地區「左統」的一部份。一位屬於「左統」的知名人士,將其在淡江大學求學時參與地下讀書會的活動寫成回憶錄,在內部傳閱,也贈送給筆者了一本。從中可以得悉,他們在國民黨政權實施「匪諜就在你身邊」的高壓政策時,仍然嚮往祖國大陸,尊崇中國共產黨。不過,當時並沒有共產黨的組織,只是在理念上傾向於共產黨。因此,在台灣地區擁護以「一國兩制」方式實現兩岸統一的,也主要是這批人。
  另外,當時的「黨外」及後來的民進黨的一些標杆人物,也有若干是傾向於中共的。例如許信良就偷看《毛澤東選集》,他在擔任民進黨主席時的辦公室座位後面,就懸掛著毛澤東的《沁園春‧雪》手書。而於民進黨創黨一年後出走的一群左傾「統派」人士,另行成立工黨,翌年又有其中一些人從工黨出走,計劃成立共產黨。但當到「內政部」進行政黨登記時,卻被以《人民團體法》關於「人民結社、示威不得主張共產主義及國土分裂」的規定為由,予以拒絕,而只好改以「勞動黨」之名進行政黨登記。
  勞動黨以社會主義為指導原則。其「黨綱」主張:一、結束國共兩黨的對峙狀態,以充分尊重勞動人民的原則來解決台灣將來的問題;二、反對公營企業民營化,而主張將之交由公營企業全體員工來經營與管理。因此,勞動黨明顯地主張「民主社會主義」,以及對中國統一抱持明確的態度,是一個純粹的社會主義政黨。
  但在「大法官會議」作出「釋憲文」,指出上述規定「違憲」後,卻有一些人成立各種稱謂的「共產黨」,甚至還有自稱是中國共產黨的台灣支部的,現在已經有六個這樣的「共產黨」組織。但他們並非是真正的共產黨,因為他們不但并非是要為最終實現共產主義而奮鬥,而且連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都不甚了了。從這些「共產黨人」的言行看,是「作秀」多於實質行為,與勞動黨有雲泥之別。此類人的所作所為,可能會在客觀上砸了共產黨的「招牌」,其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所造成的困擾,將難以估量。
  但現在在大陸出現的「盧麗安效應發酵現象」,卻是帶出來另一種場域境況。其實,盧麗案並非是在一九四九年之後首位到大陸定居並加入中共的台籍人士,此前就已經有林麗蘊及林明月夫婦等。不過,並不普遍,多是受到祖國的感召,「單槍匹馬」地從海外到祖國大陸定居,包括盧麗安夫婦也是如此。
  不過,在「盧麗安效應發酵現象」之下,對在大陸讀書、工作的台籍青年產生了強烈的影響。本來,他們早就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被中國共產黨的理念和作為深深地感動了,對比台灣地區各種政治顏色光譜的政黨,認定只有中共才是真正地為人民謀福祉的。而且,發展黨員及對黨員進行教育培訓,也是極為嚴謹認真,不像台灣政黨那樣的隨意性,這才是一個對歷史、對現實、對未來負責任的執政黨應有的表現。在「盧麗安現象」發酵後,他們也像盧麗安曾經的態度那樣,從考核、欣賞發展到強烈要求加入,成為其光榮的一員。
  這種思想感情變化,符合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促進心靈契合」的戰略任務,而且還是最高層次的,比一般所說的認同中華民族文化,甚至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位階還要高。因為不但認同中國共產黨的理念,而且還要投身為之而奮鬥。隨著越來越多的台灣青年要求加入共產黨,推進祖國統一的大業,就將加快步伐。
  正因為如此,蔡政府才這麼恐慌,祭出《兩岸關係條例》的「罰鍰條款」來恐嚇。否則,正如島內評論那樣,只需說「希望台灣民眾謹守《兩岸關係條例》」就足夠矣。
  當然,大陸方面也須注意保護這些台灣青年的積極性,畢竟台灣當局確實是手持著《兩岸關係條例》的「殺器」,而他們的家庭還是在台灣,希望能保留台灣地區的戶籍。除非是像盧麗安那樣,全心在大陸發展,或是根本不把那個「罰款」當一回事,反而覺得是光榮,可以向黨組織證明他是真心實意要求入黨的,不但是要在組織上入黨,而且在思想上也要入了黨。
  或許,可以採取某些保護措施,不公開其中共黨員身份,不參加各種公開的黨組織活動,有的類似「特別黨員」。當年在國共鬥爭中,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等人安排「暗棋」,國民黨軍隊中的領將中,就有不少人是中共的「特別黨員」,直到關鍵時刻才發揮作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02 04:28: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