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作為「蔡英文代表」或自己的宋楚瑜

  宋楚瑜作為蔡英文委派的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及系列活動後,昨日下午搭機返台,「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外交部長」李大維等相關官員前往機場接機。當宋楚瑜他被媒體問到此行成果如何時,他僅點頭揮手表示「謝謝大家」。但當被媒體問到其女兒宋鎮邁的表現時則表示,「不辱使命,我以她為榮」,並揮手向媒體致意。宋楚瑜還表示,將會另外舉行記者會,說明這次的成果。
  對於宋楚瑜此行的成效良窳,可謂各說各話,評價不一。「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炮轟,「宋楚瑜在APEC的表現,民進黨政府這次完全打錯算盤,宋楚瑜也純粹只是和習近平握手互動,沒有達到與北京對話的目的。」他強調,宋楚瑜
  的邊際效益遞減,「若派宋楚瑜已無法達成藉APEC與北京對話的目的,那不如找其他能彰顯台灣的人選。」而作為「中華台北」代表團成員之一的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則為宋楚瑜打抱不平。他連夜撰文回應說,「宋楚瑜是歷任領袖代表最勤勞,最努力求表現,最賣力讓台灣被看見的領袖代表。」文中提到,這次「APEC」會談的難度比去年更困難,因為特朗普及習近平又另闢戰場,兩人在峴港只有一天,也不可能談出什麼重大結果。謝金河昨日返台後意猶未盡,又在深夜在臉書帖文發表觀察感想,感慨今年年會情勢險峻,更證實宋楚瑜的千金宋鎮邁,無法比照去年祕魯年會,視同領袖配偶身分與會。再加上鄧振中政委簽証的曲折,大家可以感受到兩岸的低氣壓仍持續,僵局未解,而這不是宋主席有能力力挽狂瀾的。
  但仍然有民進黨「立委」認為,既然反正作為「中華台北」的「領袖代表」,連宋楚瑜也無法與習近平對話,那就不如以後乾脆派民進黨的人去,難道民進黨就沒有人了嗎?呂秀蓮也曾任過「副總統」,而且更具有國際觀,明年應由她作為蔡英文的代表出席「AO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如何評價宋楚瑜的成效?平情而論,是「一半一半」。他出色地完成了與「APEC」各經濟體領導人打交道的任務,而且比以往連戰、蕭萬長的表現還要活躍,當然比陳水扁、李登輝時代的「領袖代表」更亮麗。實際上,會議期間他把握每一個場合、每一次機會,主動與出席會議的領袖們互動。由於今年適逢東盟成立五十週年,主辦國越南首度安排「APEC」領導人與東盟領導人進行非正式對話議程,向「APEC」的二十一個會員經濟體與東盟交流的機會(目前東盟十國成員中,僅緬甸、老撾與柬埔寨不是「APEC」成員),台灣過去未能直接參與與東盟國家的相關會議。宋楚瑜把握機會,一進到會場,就積極與在場「APEC」領袖、東盟國家領袖互動,更與翁山蘇姬坐在會議場邊,進行較為深入的交流。另外,今年「APEC」年會也是特朗普、文在寅的「APEC」處女秀。在經濟領袖閉門會議進場的時候,原已就坐的宋楚瑜一看到特朗普,便積極尋找機會,主動握手、寒暄。他在與文在寅互動時,也當面表達台灣支持聯合國制裁北韓的決議,也願意為區域和平穩定做出貢獻。在國際重要議題上,台灣不缺席。「APEC」經濟領袖會議閉幕後,宋楚瑜再度召開國際記者會,花了近一個小時,細數「中華台北」參與會議的成果,強調自己與所有來參與的政治領袖,「都有很好的互動」。活躍、靈活,善於見縫插針,這確實是宋楚瑜本身的優勢,比以往的「領袖代表」的表現要出色得多。
  但蔡英文上月宣布由宋楚瑜再度擔任「領袖代表」時,交託給宋楚瑜的重大任務:「願意在APEC架構之下與中國大陸進行善意的互動與合作」,亦即伺機向習近平傳遞「兩岸互動新模式」甚至是進行探討的重大任務;而宋楚瑜本人在啟程前的國際記者會上立下的自我期許:若有機會與習近平接觸,他會向對岸表達,臺灣願意和平相處,兩岸和平穩定發展也是雙方都期盼的事;卻是打了水漂。在會議公開部分,兩人未有互動。北京方面似乎是吸取去年秘魯利馬的教訓,不讓民進黨當局有任何隨意發揮的空間,因而避免任何的互動,造成外界過度解讀。在此背景下,儘管宋楚瑜意圖利用幾次與習近平同場的機會,等待著與習近平握手以至是寒暄幾句,但因為各經濟體領導人都紛紛與習近平熱情打招呼,而讓有些猶豫不決的宋楚瑜找不到機會。反倒是在「APEC」經濟體領導人與東盟領導人非正式對話結束後,習近平主動走過來與宋楚瑜握手寒暄,時間約幾秒鐘;另一次是「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結束後,參加者在等候區等待坐車離開時,習近平經過宋楚瑜身邊時,跟宋楚瑜握手寒暄。宋楚瑜在等候汽車,正巧習近平也來到候車處,主動地與宋楚瑜握手寒暄,時間約幾秒鐘。宋楚瑜當然是不可能向習近平轉達蔡英文的「兩岸互動新模式」訴求。
  然而,就是這麼「驚鴻一瞥」的「習握手」,竟然沒有照片「佐證」,只憑在場的台灣官員口頭傳播開去。因而有人批評這些官員的敏感度及「應變」能力嚴重不足,即使是沒有相機,手中的手機也大可派上用場呀。
  其實,台灣方面無論是隨行官員還是特派記者,老是期待台灣代表能與中國大陸代表有互動,因而對「APEC」的議論或報導重點,就是能否有兩岸互動,並對凡是有兩岸官員同場的活動,都「緊盯」著,生怕走漏雙方握手及對話的鏡頭。當「雙部長會議」閉幕,「中華台北」代表「經濟部長」沈榮津與「國發會」主委陳美伶出席「APEC公園計劃」活動時,與同樣受邀與會的中國代表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外交部副部長李保東主動握手、寒暄,就讓台灣「外交部」如獲至寶,連忙向島內外媒體發放兩岸官員握手的照片。
  而與宋楚瑜千方百計尋找機會與習近平握手相比,各經濟體體領導人都是爭相與習近平握手。而且讓記者們注意到的是,無論是「排排企」大合照,還是會議,包括宋楚瑜在內的各經濟體代表都在會場內等候,甚至指指點點「空著」的四個位子。當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與習近平、特朗普、普京併排出場,氣勢不凡,落座後才開始該項活動。這就更讓宋楚瑜自感「難以攀登」了。
  盡管宋楚瑜是北京認定為「反獨」的親民黨的主席,但在此時此刻,他卻是「蔡英文的代表」,因而不可能與習近平有實質性的互動。因而宋楚瑜就有「識時務」,「不做麻煩者」的覺悟,沒有按照蔡英文的囑咐,在「APEC」鼓吹「新南向」政策,並公開表示「APEC」經濟體不是只有「新南向」國家,還聲稱「經貿不選邊站」。因此,日後倘他是以親民黨主席身份訪問大陸,或許還有機會與習近平談。
  其實,台灣當局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本來,「中華台北」如果是以「CHINESETAIBEI」排序的話,宋楚瑜就肯定是坐在習近平的旁邊,就可能會有許多互動,拍「合照」就更不在話下。實際上,「中國香港」(CHINAHONGKONG)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就是坐在習近平緊鄰就座的。但台灣當局為了避免被視為「中國的附屬國」,而強調必須以「T」字開頭,結果宋楚瑜是坐在習近平的對面,連瞄下眼神都困難。不過,「錯有錯著」,卻意外地是坐在特朗普的旁邊。「遺憾」的是,剛從訪問中國獲得特殊禮遇及獲得豐富成果的特朗普,顯然不想「因小失大」,避免在習近平面前表現「美台親熱」,因而沒有與宋楚瑜互動。由此,可以斷定,今後由於美國對中國的要求較多,台灣在美國眼中的重要性,將會日漸消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13 09:52: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