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全代會修訂黨綱洪秀柱成了配角

  中國國民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將於今日下午在臺北市國父紀念館舉行。這次會議的議程,除了是例行的各種報告案(如黨務報告、政務報告、立法工作報告等)之外,由於這次黨代會是在「總統」大選的前夕舉行,因而最為觸目的議程,就是通過對「總統」參選人洪秀柱的提名案,並由洪秀柱發表類似參選宣言的講話,及因應明年一月的「總統」大選,通過政策綱領案。
  國民黨的政策綱領,其實就是國民黨的黨綱,因而在一般情況下較為穩定,保持著延續性。但也根據形勢的發展,尤其是公職選舉的需要,在黨代會中進行「與時俱進」式的修訂。近年最重大的修訂,就是於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九日舉行的第十七次黨代會,由新當選的黨主席馬英九,與榮譽主席連戰共同策劃,將當年四月二十九日「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五項任務,列入黨的政策綱領中的第一項「行動綱領」,並承諾「未來本黨將全力推動」;此外,還將為「胡連會」「打頭陣」的「陳(雲林)江(丙坤)會」所達成的十二項共識,寫進了黨的政策綱領,並表示「未來本黨將致力落實」。這項重大修訂,為兩年多後馬英九高票贏得「總統」大選,實現政黨輪替,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基礎。
  此後,每逢黨代會換屆(四年一屆),國民黨都會在修訂政策綱領時,保留了「胡連會」五項共同願景,但在文字表述上會有些微調整,不過並不影響其整體原意。
  今年的黨代會,遇到一個關係到國民黨能否實現長期執政,甚至是能否持續發展的生死存亡關頭。去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暴露了國民黨和馬政府對學生和青年工作的嚴重不足,對中低收入階層、中少企業及中南部民眾關注不夠,而且在分配兩岸關係發展紅利時,未能做到雨露均霑,幾乎由類似買辦階層的大企業主或中盤商寡頭獨攬。這也是國民黨慘敗「九合一」選舉的一個重要原因。
   對此,國民黨中央不等黨代會換屆,就提前對政策綱領進行修訂。今年四月十五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成立政綱研修小組,由專職副主席郝龍斌擔任召集人。針對「太陽花學運」暴露出來的問題,在政策綱領中補強了諸如「擴大年輕世代參與機會;擴展兩岸基層交流」等方面的內容,算是體現了國民黨總結經驗教訓、與時俱進的主觀能動性和積極性。
  但國民黨是一家「百年老店」,仍然暴露了其「大船難調頭」的客觀困難和主觀怠能。今年黨代會的修訂政策綱領,在兩岸關係領域就體現了這一點,讓人產生「退縮」的感覺。
  實際上,由於國民黨堅持「九二共識」,也原因國民黨與中共有過合作經驗的原因,因而兩岸關係是國民黨的政策強項,並為國民黨帶來巨大的政治紅利。尤其是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的過程中,由於馬政府的政績欠佳,因而其民調直落落,而蔡英文則急速追上,甚至一度還超越馬英九,對爭取連任的馬英九形成極大的威脅,當然更是危及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前景。就在這緊急關頭,在大陸有投資的台灣各大財團企業主紛紛站出來,表態支持馬英九,並為「九二共識」背書,而美國在台協會的卸任官員也發聲力撐馬英九,這才讓馬英九有驚無險地過了關。
  但在「太陽花學運」爆發後,情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青年學生對兩岸關係的看法有其自己的一套;而分享不到兩岸關係紅利的中低收入階層、中小企業及中南部民眾,也模糊了對兩岸關係的認知。在此情況下,曾經為敗選而檢討民進黨兩岸政策的蔡英文,錯誤估計形勢,反而認為民進黨無需調整兩岸政策,更不用凍結「台獨黨綱」,只要叫喊幾句「維持現狀」的口號,就可輕易贏得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
  而洪秀柱出於其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的基本政治立場,在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過程中,自然流露了其對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天然心態,說出了包括馬英九在內的一些國民黨政客不會也不敢說出的話來。本來,倘國民黨中央能夠密切配合,積極為洪秀柱的談話內容「保駕護航」,相信台灣地區又將掀起「講正氣,講兩岸」的小高潮,對「太陽花學運」帶出的邪端異說實行撥亂反正。但可惜國民黨中央未能配合,可能是朱立倫主席本來就不將洪秀柱視為他的「最愛」,更不是他心目中代表國民黨參與「總統」大選的「菜」,因而未作配合,相反還任由國民黨內「打著藍旗反藍軍」的黨內「名嘴」,在其電視談話節目中,極端侮辱黨的兩岸政策,以致流失了大好良機。相反還讓民進黨抓住洪秀柱的一些在急就情況下的發言,大加鞭怠,形成一種「正不勝邪」的逆態。因此,應當藉著黨代會的時機,為洪秀柱的兩岸政策言論保駕護航,並寫進黨的政策綱領,化為全黨的意志。
  但可能是朱立倫擔心洪秀柱的兩岸言論會「砸鍋」,也可能是朱立倫要扭轉自己「弱勢主席」的形象,更可能是洪秀柱並非他原先的佈局人選,因而將國民黨版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寫進了黨的政策綱領,以與洪秀柱的「一中同表」做出區隔。由於黨的政策綱領實質上就是黨的「總統」候選人的競選政綱,因而朱立倫是要把自己的觀點強塞給洪秀柱。何況,「一中各表」也並非是「九二共識」的精準闡釋。
  此外,洪秀柱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曾經提出「簽訂兩岸和平協議」的政策主張,並希望能將之寫進黨的政策綱領。但朱立倫卻不但是予以拒絕,而且連黨的政策綱領第三條原有的「推動簽署兩岸文化協議」也給刪掉了。
  這就暴露了朱立倫「以我為主」的家長心態。實際上,在台灣地區的政黨政治中,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在「總統」參選人與黨主席為同一人時,當然容易處理兩者的關係;而在「總統」參選人與黨主席不是同一人時,往往是以「總統」參選人為軸心,黨主席圍繞著他轉,包括黨綱也是以「總統」參選人的馬首是瞻。因此,陳水扁二零零零年參選「總統」,民進黨主席林義雄就按照他的「新中間路線」思路,為他主導制定《台灣前途決議文》;馬英九二零零八年參選「總統」,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也根據他發展經濟的設想,為他修訂政策綱領。而現在朱立倫反其道而行之,這既有可能是擔心洪秀柱的「急統」言論,將會毀掉國民黨的「立委」選情,更有可能是要籍此強硬行為,洗掉自己前段時間「弱勢黨主席」的不良形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18 05:13: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