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聯合國氣候會議看國際活動一中政策靈活運用

  繼世界氣象組織,國際刑警組織、國際民航大會之後,台灣當局的官方「代表」又一次被拒於由聯合國主導的國際性組織會議或專業會議的大門之外。在德國波思舉行的第二十三屆聯合國氣候會議,台灣當局的「環保署長」李慶元,意圖混進該系列會議中最重要的主體會議——高峰會,結果被主辦方——無論是本屆聯合國氣候大會的主席國斐濟,還是由於斐濟缺乏大型國際性會議的接待能力,而德國波恩作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所在地,成為本次大會的舉辦地,並「捱義氣」出錢出力(贊助一點二四億歐元,招募了大批志願者,並在大會期間舉辦與氣候保護相關的系列文化活動)的德國聯邦政府,拒於門外。但台灣當局派出的與氣候及環保相關行政事務的低級官員,以及民間企業、團體的代表,都可以參加系列的活動,其中一些環保企業如「台達」等,和新北市政府的代表,還再次走上講台,介紹其經驗。這顯示,無論是聯合國當局,還是中國政府,對台灣參加國際活動的政策,又有了新的發展。
  蔡政府為擠進這個既是從屬於聯合國,但在參加人員方面較為從寬認定,因而以為「有空可鑽」的國際性會議,化了不少心思。先是由與台灣當局有「邦交」的聯合國會議國,為台灣當局致函《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取得了邀請函,然後透過「友邦」出面「牽線」,籌辦或參與在本屆會議期間舉行的雙邊會談、周邊會議與展攤等多元活動,與各國代表團及NGO進行雙邊會談。聲稱要以台灣的專業經驗,就共同對抗氣候變遷議題與各國分享,並安排台灣的專家學者於周邊會議,及台灣NGO設置的展攤向與會人士介紹台灣地區應對氣候變遷的經驗及相關具體作為。總之一句話,就是要在國際活動中「露臉」,刷刷在國際組織中的「存在感」,讓國際社會「看得見」台灣。當然,不排除也是要以此來「投石問路」,以至是「打好基礎」,伺機混進聯合國。
  實際上,儘管聯合國氣候大會是一個綜合性的會議活動,不但有《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近二百個締約方國家和地區的民間人士尤其是環保團體和專家參加(境界就有一百九十五個締約方代表團的超過二萬五千名參會代表),而且更有締約方的國家和地區的官方相關業務行政主管官員出席,中國政府就派出了由有關部門代表和專家組成的代表團與會。尤其是其中的主題會議——高峰會,更是各個締約方國家的代表團團長出席,而這些國家基本上是聯合國的會員國。而李應元是民進黨的資深黨員,曾出任過陳水扁時期「行政院秘書長」、「勞委會」主委、駐美副代表和民進黨秘書長,也代表過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蔡英文「組閣」時又被沿攬為「環保署長」,是作為不被聯合國承認的「政權」的代表,因而作為聯合國專門組織的世界氣候組織,必須嚴格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及遵守一個中國原則,拒絕台灣當局「政權性」的代表出席聯合國旗下組織主辦的國際會議活動,尤其是以國家為單位參加的國際會議活動。
  但另一方面,卻又允許台灣當局層次較低的行政和專業技術官員,以及企業團體代表出席,並讓他們參加周邊會議和主題會議,甚至安排他們發言。這出於幾個考量:其一、聯合國氣候會議並不像聯合國專門機構的會議那樣,必須是其會員——當然必須是聯合國的會員國,才有資格出席的會議,而是一個帶有「官民混合」性質的會議,實際上今屆大會就有城市、民間企業、環保團體、非政府組織等,其出席人數佔大會的主要比例,政府官員主要是出席高峰會,及系列政府間的雙邊或多邊、集體談判。對此,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和《公約》秘書處是掌握有度、區隔清楚的。
  其二、當前對台灣地區的氣候威脅極為嚴重。一方面,從廣義上說 二氧化碳的增加,導致海平面上升,而台灣本島屆和澎湖、金門、馬祖等離島,有不少低漥地帶,可能會遭受淹沒,作為當事者,台灣的氣候專家學者及低級官員,有資格參與。另一方面,從狹義層面看,台灣地區近年成為氣候污染的主要發源地,尤其是在蔡英文上台之後,死抱民進黨的「反核神主牌」不放,導致電力供應緊張,只好催谷火力發電。在未能得到充足的嘗到天然氣供應之前,就只能是依靠燒媒發電。近日著名媒體人黃創夏就批判,「蔡英文贏了」,得了個空氣污染的「天下第一」。有某些民進黨人老是埋怨,台灣地區的霾是從大陸漂過來的,其實不然,對岸的福建、廣東、浙江卻沒有這麼嚴重,就是明證。這不但是台灣地區的民眾受害,而且也對全球大氣污染「作出貢獻」。聯合國為了推動減少排碳,必須對台灣當局實行「一個也不能少」。
  實際上,宋楚瑜昨日在記者會上介紹其在「APEC」的活動及成果時,就指出並無大陸「打壓」之事,並稱大陸是「大國有大國的樣子」。這或許就是今後北京對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政策底線。對於官方活動,尤其是必以主權國家為參加單位的活動,堅決執行一個中國原則,予以拒絕‘而對於是開放給民間參與的國際活動,尤其是其內容是與台灣民眾的生活密切相關的,即使是由聯合國主辦的,也網開一面,以表現「兩岸一家親」,以爭取民心。
  然而,李慶元鑽不進今年聯合國氣候會議的主會場,無法完成蔡英文交付的任務,返回台灣後就聲稱「遭到中方打壓」。其實早在籌組代表團之時,他就應該知道,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及《公約》秘書處,必須遵守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實際上台灣當局此前就曾被拒於世界氣象組織大會的門外。在二零零三年的「SARS」肆虐時,民進黨呼天搶地,要籍此打進世界衛生組織,出席世界衛生大會,都未能得逞。直到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上台後,經過協商,台灣當局的「衛生署長」(現為「衛生福利部長」),才能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但在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的內部文件及工作指引,台灣仍被視為中國的一個省。蔡英文上台後,如果像陳水扁那樣大搞甚麼「入聯公投」,鼓吹「一邊一國論」,可能這道已經打開的大門,也已關閉。
  這次李應元在聯合國氣候大會吃了「閉門羹」,表面上看是「李應元」受委屈,其實心中最痛的是蔡英文。因為她前不久為了測試「台美友誼度」,才進行了一次南太平洋島國之旅,去返程都過境美國的外島。而今屆聯合國氣候大會的主席國斐濟,就是太平洋島國之一,「打臉效應」甚強。倘再聯想到她的南太平洋島國之行,其中的所羅門國,竟然是在專機前舖上牛皮衣,來代替紅地毯,及以茅草臨時搭建了一個檢閱台,蔡政府的「外交前景」黯淡無光。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14 04:02:2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