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巴雷拉登長城被賦予豐富政治意涵

  「不到長城非好漢」!訪問中國的各國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大多都會遊覽長城,領取「好漢證」,包括在相關情資中看到長城壯麗景觀而感到震撼的美國總統尼克松:當時北京下大雪,北京城內的馬路時的積雪都有幾寸厚,尼克松正為自己可能做不了「好漢」而深感遺憾之際,翌晨卻被告知,可以按原計劃攀登長城。但他得知是首都數十萬軍民連夜出動鏟雪,為他清掃出一條「好漢之路」的時候,其驚訝的神態不亞於當年看到長城的視頻情資。此後歷屆訪問中國的美國總統,無一例外都要做「好漢」,否則等於白來中國一趟。幾天前特朗普的訪問來去匆匆,而未能如願,但也將夫人留下來代勞,並稱下次訪華將會「做好漢」。而剛與中國建交不到半年的巴拿馬,其總統巴雷拉的首次訪華行程,幾乎是剛抵埗就迫不及待地到了慕田峪長城,做了一趟「好漢」,成為第五十位攀登慕田峪長城的外國國家元首。
  習近平主席昨日在與巴雷拉會談時說,中國有句話,不到長城非好漢。你毅然作出同中國建交的政治決斷,又實現訪華。這就是英雄好漢的壯舉。我們對此高度讚賞。歷史將記住你的貢獻。習近平還指出,兩國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建立外交關係,實現了雙方幾代人的夙願。剛才我們並肩而立,巴拿馬和中國兩國國歌先後奏響。這是中巴兩國人民期待已久的一幕,向世界傳遞了一條重要信息,就是中巴關係史已經翻開嶄新的一頁。中巴建交,功在當今,利在千秋。現在,我們肩負著新的歷史使命,就是為中巴關係發展定方向、打基礎、添動力。中方願同巴方一道,把準方向,以高速度、高起點、高標準規劃和推進兩國合作,使中巴關係彎道超車,後來居上。
  而巴雷拉更是按奈不住做了「元首好漢」的激動心情。在前天攀登長城時,他就已經發出讚歎:「長城不愧為世界文化遺產,真是太雄偉了!」遊覽結束後,慕田峪景區董事長張御騉為巴雷拉總統夫婦頒發了寫有「不到長城非好漢,我登上了萬里長城」字樣的「長城證書」。巴雷拉在景區留言簿上寫下了「中國是值得尊敬的國家,中國人民是偉大人民。我將與中國人民的領袖習近平共同努力,成就巴中兩國交流合作的美好未來」的題詞。他還向陪同的中國國家旅遊局局長李金早回顧了中國幫助巴拿馬修建運河的歷史,對中國的幫助表示感謝。巴雷拉表示,中國的長城和巴拿馬運河一樣,象徵著中國與巴拿馬兩國的友誼必將長存。
  巴雷拉的攀登長城,表面上看是「循例」,但卻被賦予豐富的政治意涵。他把長城與巴拿馬運河連接起來,等於是把巴拿馬與中國、歷史與現實也連接了起來。一東一西、一山一水。一個曾是軍事要塞,現在化干戈為玉帛,極為契合習近平「十九大」報告「中國致力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時代方略。一個是貿易通衢,長存開掘期間數十萬華工的血淚史,而今日巴拿馬的經濟命脈也有華僑華人高度參與掌握,並成為中巴友誼紐帶。在此基礎上,巴雷拉昨日向習近平鄭重承諾,巴方積極支持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偉大倡議,願利用自身獨特區位優勢,積極參與「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同中方加強港口、海事、航運、鐵路、物流等領域合作,共同為「一帶一路」合作向拉美延伸、為促進世界互聯互通作出貢獻。對此,習近平更是指出,中方把拉美看作「一帶一路」建設不可或缺的重要參與方,巴拿馬完全可以成為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向拉美自然延伸的重要承接地。雙方要以共建「一帶一路」為統領,加強發展戰略對接,把兩國互補優勢轉化為全面合作優勢。要在海事、基礎設施建設、貿易、投資、金融等領域拿出一批合作早期收穫成果,同時積極開展教育、旅遊等貼近人民的交流合作。會談後,兩國元首共同見證了共建「一帶一路」、經貿、投資、海運、鐵路、人力資源、產業園區、農業、質檢、民航、旅遊等領域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由此,在原來規劃圖中,最遠只是抵達中部非洲的「一帶一路路線圖」,有了重大突破,籍著巴拿馬運河,飛越太平洋,直達中南美洲,向覆蓋全球進展。
  既然如此,巴拿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就是明智的決定。全球絕大部份的華人居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已經恢復行使主權的香港、澳門,也包括尚未統一的台灣地區),為何還要與那個小小海島保持「外交關係」?現在中國是巴拿馬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巴拿馬運河主要的使用者是中國的商船,甚至連運河拓寬竣工儀式上擔任「開航嘉賓」的角色,也是由中國的商船扮演。何況,一百多年前與巴拿馬建交時的中國,按照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精神,已經不能由「中華民國」來代表。
  其實,巴雷拉在尚未當選巴拿馬總統之前,早就立定在當選總統之後與中國建交的決心。因此,他在當選總統之後,就努力尋求與中國建交。不過,當時北京鑑於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奉行「外交休兵」政策,北京為了呼應馬英九,而婉拒了巴雷拉的好意。而當台灣地區發生政黨輪替,新上台的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巴雷拉感覺到自己的夙願即將可以實現。於是,就發生了令蔡英文驚震的一幕。在巴拿馬運河拓寬竣工典禮過程中,當蔡英文還在為由中國商船擔當「開航嘉賓」角色而心中有所不滿之際,巴雷拉突然冷不防地直接向她通報,巴拿馬即將與台灣當局「斷交」,改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可笑的是,當時有政治嗅覺敏感的台灣媒體聽到風聲,就此詢問台灣「外交部」時,竟然得到「不知道」的回答。或許「外交部」不知道是真的,因為當時巴雷拉是單獨向蔡英文說的,因席位安排台灣「外交部」的隨行人員未必能聽得到,而蔡英文也未必向「外交部」通報。
  巴拿馬與台灣當局「斷交」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無論是政治上、外交上還是在經濟利益上,都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中巴建交後,台灣政媒兩界再次甛噪「雷崩式斷交潮」,並認為這是專門針對蔡政府。其實,這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就象瞎子摸象,固然是摸到了大象的一條腿,但卻未有摸到全身。中國是有著更長遠的全球戰略考量,當然還有「美國後院」的因素。到哪一天,中國的軍艦也到此訪問,甚至還「極端」一點,像馬里外海那樣海盜橫行,聯合國決定邀請各會員國派出軍艦進駐為商漁船護航,中國軍艦就直接開進去,駐紮下來,解放軍海軍的實力,直達西半球。
  巴拿馬與台灣當局「斷交」,也讓蔡英文喪失一個向美國進行「借道外交」的籍口。——現在台灣當局的主要「邦交國」,分佈在南太平洋和中美洲,因而她要到這些國家訪問,就必然會以「加油」等理由,要求在美國的機場降落,並與美國官員及當地「台僑」見面,並以此來試探美國的口風。由於巴拿馬在台灣當局「邦交國」中的重要性,僅只低於梵蒂岡,因而其與台灣當局的「斷交」,就將能起到標杆作用。因此,巴雷拉在攀登長城後向習近平鄭重承諾,堅定奉行一個中國原則,堅定支持中國和平統一。這等於是在台灣當局「邦交國」較為密集的中南美洲,修築起一道反「獨」促統的「長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18 04:42: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