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時力挑戰民進黨為的是選舉利益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此語用在台灣地區大小藍綠政黨的身上,頗為貼切。此前,在藍軍方面,為兩個小黨是否重返國民黨或與之合併的問題,親民黨反反覆覆,新黨扭扭擰擰,但最終都未能與國民黨合併,堅持要「做好自己」。宋楚瑜是因為在「李登輝因素」消失後,又怨懟上了馬英九,「瑜亮情結」極為濃郁而無法解開。當然,宋楚瑜這條「魚」雖然失去天天這池「水」(陳萬水逝世後,宋楚瑜出版《如魚(瑜)得水》一書),但卻投入民進黨的大海中,既是滿心歡喜地接受蔡英文委任的「總統府資政」一職(按慣例,「總統府資政」是聘任相當於「院長」級的人物,而宋楚瑜雖然是政黨主席,但行政職務最高也是相當於部長的台灣省長,因而「總統府資政」是蔡英文高配給他的禮遇),又能利用充任蔡英文在「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代表的機會,要與所有與會國家會員體的領袖地能握上一次手。這是親民黨成立後,國民黨從來都沒有向他提供過的優渥待遇,又怎會「重返國民黨」?!新黨的態度則是「寧做雞頭,莫做牛後」。郁慕明主席曾經說過,倘是被國民黨「招安」,他本人最多只是國民黨的中常委,甚麼事也做不成;但倘是保持小黨的自主性,就可用黨主席身份,監督國民黨。當然,還有到對岸訪問時,當地給予的極高接待禮遇。何況,經修法後,政黨選舉補助金的得票率「門檻」已下調到百分之三點五,,親黨可以領到二千萬元(最近審議《政黨法》草案,更進一步下調到百分之三),得票率為百分之四點一八,斬獲五十萬選票的新黨,雖然未能獲得分配議席,但在本屆「立法院」的四年任期內,每年都可以領取二千五百萬元的政黨選舉補助金,足可應付日常黨務運作作用,就更不願與國民黨合併了。其實,這對國民黨來說,反而可能是一件好事,倘以通過反思考,激發國民黨奮起,反而是好事,就是如此。
  既然如此,新黨今後也就沒有「重返國民黨」的可能。相反,郁慕明已發表聲明,二零一八年的縣市長/議員選舉,及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後「立委」大選,新黨必會派出強棒參選。已是搖搖欲墜的國民黨,可能再被踏上一腳。不過,會議「踭重任雖然而今政黨選舉補助金又下調到百分之三,親黨可以領到二千萬元,是給日常黨務運作作用,更不願合併了。實際上,這對國民黨歷史,反而是一件好事,可以激發國民黨奮起,但就要看黨主席是否能領悟得到,並逆用此政治環境。
  親民黨、新黨不管如何與國民黨鬧彆扭,畢竟都還是屬於「人民內部矛盾」。而「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疙瘩,卻已經超出了「人民內部矛盾」的性質範疇,滑向「敵我矛盾」。昨日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洪孟楷批評民進黨「在野時把太陽花高高捧著、執政後卻像五月花般隨抽即丟」,就形象地反映了這種現象。不過,「時代力量」卻欲緊緊抓住民進黨受執政利益束縛,不敢「去得太盡」的有利條件及時機,充分發揮自己沒有執政包袱及「左派」的本性,利用民進黨的「前怕狼後怕虎」心態,「搏到盡」,以博取出鏡率,爭取已經對蔡英文「維持現狀」不滿的「獨派」選民的「轉軚」支持,在明年的縣市長和縣市議員選舉中擴大地盤,獲取選舉利益最大化,不但是要彌補「太陽花學運」後,來不及整合隊伍參加「九合一選舉」的「損失」,而且還要進一步壯大自己,在地方政權上也要成為「第三大黨」。而這無疑是從民進黨的基本盤中「搶食」,已經開始暴露頹相的民進黨,當然著急。今後,民進黨難免會繼續在「立法院」內與「時代力量」扭打成一團,曾經的「受害者」國民黨「立委」,也就可以袖手旁觀,以逸待勞,甚至是在「鷸蚌相爭」中做得利的「漁翁」。比如,倘「時代力量」也在民進黨執政的縣市推出縣市長參選人,或是民進黨決心與柯文哲決裂,也推出自己的市長參選人,國民黨倘是選舉策略得宜,說不好就將能收復失地,綠地換藍天。
  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的矛盾,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二零一五年「立委」選舉提名時,雙方就曾鬧得頗不愉快,蔡英文擔心風頭正盛的「時代力量」會在「不分區選舉」部分大有斬獲,嚴重侵蝕民進黨的「政黨票」利益,從而令民進黨無法達成「國會過半」的戰略目標,就踐踏了選前與「時代力量」合作的承諾和誓言,傾全黨「洪荒之力」來穩固「政黨票」,甚至還聲稱「政黨票多投『時代力量』是浪費」,而最終使得「時代力量」在「不分區選舉」部分功虧一簣,未能達成預訂的目標。在本屆「立法院」開議後,朝野「立委」以抽籤決定所參加的委員會。「時代力量立委」不滿意所抽得的財政、衛環、「外交國防」、教育文化、經濟等五個委員會的席位,希望能與民進黨交換交通、「內政」委員會,以便該黨推動《反媒體壟斷法》及《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但經「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及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徐永明幾次與民進黨相關人士協商,結果都遭到拒絕,引發「時代力量」不滿,痛批柯建銘。民進黨籍「立委」也激烈反嗆,種下了兩黨今後將會從「戰友」演變為「敵人」的禍因。
  雖然不少政媒兩屆人士早就認為,「時代力量」必然會與民進黨分道揚鑣,但當時還預測兩黨之間的矛盾衝突只是屬於綠營內部的「人民內部矛盾」,基於兩黨的意識形態相同,而不會演變成「敵我矛盾」。然而,事態的發展卻令人目瞪口呆,兩黨在「立法院運作規範及法案推動的認知上,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一例一休」、「國民年金」與「修憲」「公投」等議題上,立場嚴重對立,形同水火。事實已經證明,民進黨當時在國民黨潰不成軍的情況下,低估了自己與「時代力量」在根本利益上的差異,因而釀成了「養虎為患」的後果。
  實際上,民進黨全面執政之後,其當務之急當然是落實選前的政治承諾與政策支票,因而蔡英文選擇了某些不太激進的策略。比如,在兩岸政策中標榜「維持現狀」,「不刺激,不挑釁,零意外」。但沒有「執政包袱」,而且其本質就是「左獨」的「時代力量」,卻老大不滿意,於是就搞了不少政治小動作,「刺激」、「挑釁」蔡英文,包括邀請達賴喇嘛訪問台灣,拋出「兩國論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黃國昌專程前往美國與「獨派」大老會晤等,正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在內政議題上,「時代力量」所主張的較為激進「造反有理」路線,與民進黨再次執政後所提倡的「共識型改革」也發生了嚴重的衝突,尤其是反映在「年金改革」與「一例一休」等議題上。
  顯然,「時代力量」要走的,是民進黨還是在野黨時的道路,意圖以全面衝撞與操作議題,來保持小黨的主體性與能動性。這就與希望能相對穩定的民進黨,產生扞格。這兩天因為「立法院」衛環委員會火速審理「一例一休」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仿效在野時的民進黨「立委」,持續佔據發言台,從而引發了「時代力量」與民進黨之間的嚴重衝突。而「時代力量」卻有意利用新媒體,將之大肆炒作,以攉取年輕群體的支持,積累更多的與民進黨抗衡、議價的籌碼,以爭取在明年地方選舉中掠地攻城。實際上,「時代力量」已經在各地成立地方黨部並積極物色參選人馬,因為蔡英文民調沒有起色而導致選情已經開始走下坡的民進黨,在挫咧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22 04:34:5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