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團結挺柱大局定 不信東風喚不回

  主題為「團結承傳,領航台灣」,並刻意將黨徽畫成「船舵」的中國國民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完成了其歷史使命,通過對第十四任「總統」選舉該黨提名人,確定洪秀柱代表國民黨參加「總統」大選的資格;並通過第十四任「副總統」候選人該黨提名人選,授權洪秀柱推薦,報請中常會核定;舉行「總統」提名人洪秀柱暨第九屆「立委」選舉國民黨提名候選同志的造勢活動。「全代會」還號召全黨及支持者,力拼「總統」勝選和「國會」過半兩大任務。經歷了一番風雨之後,國民黨展現了難得一見的團結景象,一掃「九合一」選舉後全黨萎靡不振的氛圍。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終從現實中清醒過來,不再逃避責任,也不再繼續意圖「擋洪」並另搞「徵召」那一套,而是對現「一切按制度走」的承諾,全力支持洪秀柱。當然,也力圖將洪秀柱的選戰主軸,拉回到國民黨的傳統論述軌道上去。大體上說,朱立倫這段時間的表現還是不錯的,開除了五個「跳船」或搗亂的黨員的黨籍,當即發揮了「殺雞儆猴」的作用,並昨日的大會順利進行,打好了政治基礎。實際上,昨日基本上沒有「本土派」前往會場搗亂,在會場外請願的是與「全代會」內容無關的民生問題,如國道收費員失業問題等。唯一前往會場外請願的,是幾天前遭國民黨開除黨籍的前中央委員李柏融。但莫名其妙的是,李柏融卻在會場門前臺階上跪了下來,不知是否表達悔疚?畢竟,離開了國民黨,就一事無成。「自我感覺良好」的民進黨,根本不需要這樣的叛徒來「加持」,既然可以背叛國民黨,倘不如意時,同樣也可以背叛民進黨。正因為如此,發言的黨代表高聲疾呼,要「跳船」的趕快跳,本黨人才濟濟,後面排隊還很多,不稀罕政客。也正因為如此,原本等著「看好戲」的反國民黨政客,都大失所望,因為「全代會」在通過對洪秀柱的提名案時,竟然沒有任何人跳出來「嗆聲」,某些「本土藍」原先的預告無影無蹤。
  實際上,「挺王派」礙於大勢,也不得不認清現實,沒有起哄。畢竟,即使是王金平「跳船」,民進黨也不需要王金平。現在唯一可能向王金平「挖腳」的,是宋楚瑜。此前曾有兩種說法,其一是「宋王配」,宋楚瑜再次跳出來參選「總統」,讓王金平擔任其副手;其二是將王金平列為親民黨「不分區立委」名單第一名。但王金平他也是認清形勢,一是在國民黨凝聚團結力後,宋楚瑜的「實力」就將此漲彼消,並沒有什麼了不起;二是在親民黨內部,對宋楚瑜是否再次參選「總統」,也意見紛紜,主和派的聲音很大,並不像四年前那樣全黨上下都主戰。
   其實,只要國民黨理順好幾個關係,洪秀柱仍是有贏的可能。近來就有不少人認為,在「九合一」選舉中,部分淺藍及中間選民是要以手中的選票懲罰馬英九,但想不到卻是力度過了頭,讓國民黨慘遭有史以來的最大挫折,因而回頭看感覺虧欠了國民黨,或將會在「總統」大選中還國民黨一個公道,因而可能會出現「鐘擺效應」。而且,「九合一」選舉是地方選舉,國民黨即使是大敗對兩岸和平的影響也不會太大,而「總統」大選的結果卻是關係到台海局勢,馬虎不得。因此,泛藍內部逐漸有了以下的共識:
  其一、全黨必須真心為洪秀柱輔選。如果說,在「全代會」確定洪秀柱的提名人資格之前,還可以玩「擋柱」那一套的話,在「全代會」已經代表全黨的意志,推舉洪秀柱作為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就不可能再攪局了。緊接下來,就是全黨必須團結,無論是「外省掛」還是「本土派」,無論是軍公教還是地方派系勢力,均應團結一致。這是朱立倫將功補過的好機會,如果能夠促成全黨的大團結,並成功地保住國民黨的執政權,二零二零年還是他的機會。可能他也看到了這一點,因為洪秀柱贏了,不一定會兼任黨主席,而且可能也只當一屆,畢竟她也有自知之明,並非是行政專才,出線參選「總統」是弄假成真的意外。
  其二是處理好與王金平的關係。昨日的「全代會」,並沒有按慣例是正副「總統」參選人攜手「亮相」造勢,也沒有推出「副總統」配搭人選,只是授權洪秀柱日後提名副手人選,報請中常會核定。這就留下一條後路,倘王金平願意「屈就」,就將能完全擺平黨內的矛盾。「全代會」前夕,洪秀柱曾與王金平密會一小時,不再「糾纏」要他出任競選委員會主委。這就預留了「洪王配」的後路。問題是王金平能否放下面子。當然也有說是馬英九不樂見。但並非是由王金平「掛帥」,而是「洪正王副」,能夠保住江山,又有甚麼不可?倘蔡英文當選,就是自己「洗定屁股坐牢房」之日。有洪秀柱在,所謂「倘王金平當選對馬英九的迫害比蔡英文更嚴重」之說,就不會存在。或許,王金平倘不願任副手,還有一條新的出路,就是要為王金平修改內規,讓王金平再選一次「不分區立委」。朱立倫說修規不需要經過全代會、中常會就有權,這已埋下伏筆。只要王金平在九月國民黨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之前,有令全黨滿意的表現,就相信會有較為理想的岀路。
  其三是必須處理好與宋楚瑜的關係。老實說,宋楚瑜宣佈參選的最佳時期已經錯過。實際上,當洪秀柱發表「過頭」談話,及國民黨叛將宣佈「跳船」時,宋楚瑜宣佈參選,還可能會起到「棄洪保宋」的作用;現在國民黨已基本上制止了「跳船風」,洪秀柱也已經回到了國民黨的正軌上來,宋楚瑜再跳出來攪局,難免會遭到「棄宋保洪」。現在的關鍵,是看朱立倫及其岳父高育仁如何做工作,應及早拜訪宋楚瑜,洪秀柱也應不恥下問,向他討教行政經驗,並聘請他出任自己的顧問,即使將會「碰一面屁」也無妨。只要能使他消消氣,感覺到自己的現在才幹終能被承認,就有面子,並思忖自己的「實力」知難而退。
   其實,宋楚瑜要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不一定要選「總統」,將自己列為親民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並緊密計算好得票率,將自己排在安全名單的最後一名即可。由於不是「區域立委」候選人,就不會鎖定在一個選區,而可以到處趴趴走為親民黨的「立委」候選人輔選;而安排在安全名單最後一位,則能催發支持者的危機意識,死保宋楚瑜能夠當選。
  其四是馬英九應與人為善,做好與王金平的團結,及不幹預選舉。但暗中應「發力」,推出有效的惠民措施,討好選民。
  其五是營造「倘蔡英文當選將地動山搖」的氛圍。呂秀蓮已經預言,倘蔡英文當選,台灣的「邦交國」將如骨牌般倒下。因此,可以「食住上」,在不傷害馬政府「外交休兵」政策的前提下,積極與有意與台灣地區「斷交」的國家開展經貿聯繫,對台灣選民形成一種心理壓力。  
  「不信東風喚不回」,台灣還是有希望的。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20 05:06: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