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灣加入「CPTPP」前景並不樂觀

  一年一度的台日經濟貿易會議(今年是第四十二屆),已於昨日結束。該會議是台灣當局與日本國的重要官方重要對話機制,雙方都會提出關切的議題。而在東京舉行的今年度會議,自二十一日起一連舉行兩天。為表達重視,台灣代表團由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擔任團長,日本方面則由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會長大橋光夫率團與會。報導,在會議上,邱義仁與大橋光夫簽署了《台日關務合作及互助協定》及《台日文化交流合作瞭解備忘錄》。但台方並不滿足於此,曾在會中向日方表達對「CPTPP」進展的關切,並重申台灣希望加入「CPTPP」的意願。而日方則回應說「充分了解」,也表態以示支持。
  本來,日本所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是一個帶有強烈「排拒中國」意涵的多變國際自由貿易協定,因為符合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重返亞太」「圍堵中國」的戰略,因而美國是其最重要的成員。但特朗普就職後。改為奉行「美國優先」政策,因而宣布退出「TPP」,而讓其重要性驟然急降。但餘下的十一個成員國仍然不氣餒,計劃繼續走下去,並於日前在越南峴港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年會上舉行場邊會談,決定將「TPP」改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並針對原先「TPP」的部分基本內容達成共識。不過,其中的加拿大似乎述要為了避免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產生衝突,當然也可能是一種談判技巧,而不同意其他國家已達協議的條件,並提出了要加強保護智慧財產權等訴求,使其正式成立的進展遇阻。但即使如此,蔡政府仍然對加入「CPTPP」極感興趣,多次公開表態願意加入由日本主導的「CPTPP」,並對島內相關法令進行修訂以作適應,希望能在第二輪談判時順利加入「CPTPP」。
  然而,奧巴馬當初支持「TPP」,是為了要圍堵中國;但特朗普對貿易協議的新態度,是更傾向「一對一」的談判。隨美國退出「TPP」,「CPTPP」將不再對中國存有威脅。實際上,特朗普與奧巴馬對中國的態度截然不同。奧巴馬比較擔心中國,採取防衛的圍堵戰略;特朗普則認為只要對美國有利,很多對中國的出口可以放寬。雖然日本仍舊存在圍堵中國的心思,但在美國退出之後,已經失去強大的談判條件和資源能力,所以會減少很多政治上的考量,將重心放在經濟。
  當初蔡政府急於加入「TPP」,除了是經濟利益之外,也有政治考量,希望能與「新南向」政策一道,將台灣地區的經濟貿易重心,從中國大陸中拉出來,避免讓北京的「以商圍政」、「以經促統」意圖獲得成功。但意想不到美國卻「洗手不幹」,眼看就要夭折;而同樣也有「抗拒」中國的心態的日本,卻將之「扛」起來,約集其餘十個成員體國家,繼續進行「沒有美國的TPP」的磋商,並將之改名為有「CPTPP」,增加了「全面進展」的詞素。這也符合當時安培晉三要與中國「火星撞地球」的性格作風。而由於台灣人與日本情意結很深,甚至還遠超逾美國,尤其是蔡政府現在的對日「外交」工作,是由邱義仁主持,因而仍然繼續追求加入「CPTPP」。
  然而,在美國已退出「TPP」,中國也不關注更名後的「CPTPP」,全球兩大經濟體都對此區域經濟合作組織不感興趣之下,「CPTPP」對台灣當局的重要性,已經大為降低。台灣的智庫分析指出,「TPP」成員國和台灣地區的貿易總量是百分之三十五;但隨著美國的退出,貿易量減少到百分之二十左右,「含金量」大降。不過,加入「CPTPP」的要求標準甚高,有三十項條款需要遵守,雖然現在降低條款,但難度仍然很大,台灣是否能夠順利加入還有待觀察。尤其是台灣當局要加入「CPTPP」,必須遵守兩個極為嚴苛的條件,其一是任何一個國家或經濟成員體要成為「CPTPP」成員體,必須與十一個國家簽署雙邊貿易協定;其二是必須在獲得全部「CPTPP」成員體同意後,才可進入「CPTPP」。由於東盟國家和中國近期貿易相當頻繁,「CPTPP」成員國對中國都有「投鼠忌器」之虞,加上兩岸關係緊繃,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北京必然會在外交戰線處處防範蔡政府「突圍」。因而中國雖然不是「CPTPP」成員國,但也必然會透過盟國阻止台灣加入「CPTPP」。
  實際上,前幾天澳洲《金融評論報》就報導,澳洲政府原本有意跟台灣當局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但在二零一五年與中國簽訂「FTA」後,就「禮貌性」地與台灣保持適當距離的舉動,外交部並以「由於外交和貿易部門資源有限,因此有其優先順序」為由,將與台灣洽簽「FTA」的進度擱置,此舉疑似是為了怕激怒中國所做出的選擇。而澳洲駐台辦事處為此而回應台灣媒體的查詢時,引述澳洲律政部長布蘭迪斯日前公開回應議員詢問時指出,任何澳洲與台灣間的安排都必須符合一中政策,澳洲政府持續研擬跟所有主要貿易夥伴在自由貿易方面的各項安排。因此,蔡政府要加入「CPTPP」,首先就在澳洲的門前吃了「閉門羹」。另外,在「CPTPP」中佔有重要位置的越南,今年在「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上,與中國簽署的聯合公報,強調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恐怕台灣當局要與越南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將更不容易。但正如上述,只要在「CPTPP」的十一個成員體中,有其中一個未與台灣當局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以及有其中一個反對台灣當局加入「CPTPP」,台灣當局也只能是「望門興嘆」。
  在這方面,中國的態度是清晰鮮明的。即使是在兩岸關係極為融洽的馬政府時期,當時的外交部發言人中國外交部馬朝旭就在例行記者會上,答覆有關台灣與其他國家簽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問題時說:「中方對於台灣同其他國家開展非官方的經貿往來不持異議,但是對於官方性質的協議,我們是反對的。」
  現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北京「一個中國」的調子必然會繃得更緊,台灣當局要實現「突破」,確實不易。這就將會「難為」在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修讀國際經貿關係而取得博士學位,並曾獲得李登輝充分授權,主導台灣當局「入關」談判的蔡英文了。正是因為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空有一身國際經貿談判理論和實踐的「好本領」,被廢了「武功」。
  因此,盡管「CPTPP」是由日本發起,而日本與中國的關係並不友好,但台灣當局也將難以「突圍」。尤其是在中共「十九大」後,安倍晉三發現自己要與中國巨人碰撞是徒勞可笑的,因而近日與中國的關係漸趨緩和,兩國領導人都有互訪的意願。在此背景之下,日本必然會倍加珍惜這難得的機會,因而就將會千方百計地防避「擦槍走火」,對蔡政府的各種訴求,尤其是牽涉到「國家定位」的議題,都將會「打回頭」。而按照馬朝旭的說法,台灣與其他國家簽自由貿易協定(FTA),是屬於官方性質的協議,中國政府是堅決反對的,因而作為「CPTPP」的牽頭者,日本必會慎之又慎。至於大橋光夫「充分了解」及「支持」之說,如果不是門面客套話,就是地位層級較低而導致其視野眼角不高,因而「廉價大贈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23 03:59: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