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ODA」是蔡政府與北京較勁的新工具?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堅持打開國門搞建設,積極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努力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國際合作新平臺,增添共同發展新動力。加大對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援助力度,促進縮小南北發展差距。中國支援多邊貿易體制,促進自由貿易區建設,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
  而恰在此時,台灣地區的蔡政府也在推動「政府開發協助」(ODA)。蔡英文曾經主持「國安高層會議」,對「國安會」提報的《強化對外援助整體計畫》裁示:該「計畫」案有兩個重大意義:第一是因應國際形勢變化,調整過去對外經濟援助尤其是對個別「邦交國」傳統型的援助方式,建立更為制度化做法,整合「政府」有限資源,並結合民間商業機制,讓援外資源發揮最大的政經效益;第二是從區域政經戰略思維,將制度化的援外計畫納入對外經貿整體佈局的一環,為台灣經濟發展打開更寬廣空間,協助企業開拓海外市場,並提升在區域及國際的長期影響力。她相信透過這項計畫的逐歩落實執行,對鞏固台灣當局「外交邦誼」及「新南向」政策的推動,都有很大幫助。為此,她決定,「政府」將建立策略性融資機制,初期匡列三十五億美元專案融資資金,和「邦交國」及「新南向」國家政府進行公共工程合作,由指定金融機構提供優惠的策略性貸款,並由「政府」補貼利差。蔡英文指出,相信這項機制,將是台灣當局和「邦交國」及「新南向」國家擴大合作的有力後盾,也是協助業者拓展海外市場的利器;希望「行政院」盡速完成執行計畫,付諸執行。
  而在昨日,「經濟部」官員在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對落實貫徹「ODA」計畫的具體執行辦法進行具體「解畫」。官員表示,為協助工程業者爭取海外公共工程商機,「政府」參考國際既有運作機制,初期以爭取新台幣一千億元(約三十五億美元)的海外商機為目標,向他國政府提供貸款優惠,爭取海外公共工程及基礎建設案件。「經濟部」官員指出,台灣工程業者目前皆以分包工程為主,無法在海外創造工程實績,在後續爭取海外工程採購案時較不利,透過「ODA」計畫可協助台灣的工程業者及工程顧問業者打進國際市場,也可帶動台灣產品輸出。官員並表示,由於計畫剛起步,目前先以中小型案件為目標蒐集案源,希望在明年上半年促成至少一件工程案。
  根據「經濟合作組織」(OECD)開發援助委員會(DAC)的定義:「ODA」是已開發國家為開發中國家提供的,用於經濟發展和提高人民生活的,贈與水平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的贈款或貸款。「ODA」的官方色彩讓其不僅是金錢往來,通常援助國的無形影響力也將藉由援助逐漸進入對象國,從而也是一種政治工具,例如美國對歐洲的「馬歇爾計劃」算得上是戰後第一種大型「ODA」,阿富汗戰爭後各國為卡爾扎伊政府提供捐助也是一種「ODA」。「ODA」的利率和償還條件比商業機構和國際機構的貸款要優惠得多,避開了向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組織貸款。
  但是,當前台灣財政已經債台高築,相較於此,二零一五年台灣各級「政府」債務負擔達七點一兆新台幣(占GDP比重為百分之四十二點六);財政赤字也超過五千五百七十三億新台幣(占GDP比重約為百分之四點三)。為此,《中國時報》批評這是「又一個千億元黑洞」,而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則批評將成為「洗錢」渠道。
  但為何蔡政府還要「打腫臉皮當肥仔」,不惜耗費一千億新台幣,推出這個「ODA」計劃呢?估計是出於以下的幾個動機:
  其一、採取「以政促商」的手法,催谷進行得並不暢順的「新南向」政策,並籍此衝擊台灣「非邦交國」奉行的一個中國原則,以圖擴大台灣當局的「外交空間」。實際上,蔡英文在「國安高層會議」討論《強化對外援助整體計畫》時,就將「ODA」計畫與「新南向」政策掛上了鉤,並聲稱將會對推動「新南向」政策將會有很大幫助。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新南向」政策雖然是由「政府」主導,但具體實施者卻是民間商人(台商);而「ODA」計劃則完全是由「政府」主導及執行。而「新南向」政策的目標國家,絕大多數與中國大陸建立外交關係,因而必須遵守一個中國原則,不能與台灣當局發生官方關係。因此,蔡政府意圖透過實施「ODA」計劃,披著「新南向」政策的外衣,以民間台商作掩護,與「非邦交國」發生政府間關係的意圖,就非常的強烈。
  其二、與北京的「一帶一路」倡議及「亞投行」尤其是習近平在「十九大」揭櫫的「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對著幹」。本來,在馬英九掌權時期,是熱切盼望參與「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建設的。這除了是參與中華民族復興事業的樸素感情心願之外,也有功利主義的考量。那就是台灣地區前段時間全力進行高鐵工程、北宜高速公路雪山隧道及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C)等世界級的工程之後,已經告一段落。這些可以媲美於歐美及日本等國家的工程從業人才及技術,以及設備等隨即閒置。因而希望能籍著參與「亞投行」及「一帶一路」,將這些被閒置的人才、經驗、技術和設備投放進去。但由於台灣地區不是主權國家,在加入「亞投行」上遇到技術和政治障礙。後來蔡英文上台,因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更是不得其門而入。此也是蔡政府前段時間推出「前瞻」計劃的原因之一,就是要消化這些人才、經驗、技術和設備。在「前瞻」計劃遭到在野黨狙擊而致被腰斬後,就試圖改以「ODA」計劃的方式尋求出路。
  其三、與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願意率先同臺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逐步為臺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增進臺灣同胞福祉」政策「對著幹」。「十九大」提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後,必會掀起大幹快上的熱潮,其中就有大量的基礎建設工程。這對正在閒置中的高端工程從業人才,可能會產生強烈的吸引力。蔡政府為了阻擋他們到大陸就業及創業,就祭出「ODA」計劃的一招,以圖拉住這些高端工程從業人才,不然他們到大陸去。
  其四、爭取「非邦交國」的認同,擴大國際活動空間。這與「以政促商」催谷進行得並不暢順的「新南向」政策基本相同,但範圍更廣,超出「新南向」政策的實施範圍,而遍及全球。其實,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李登輝在推動「務實外交」時,就使用了類似的手法。但具體方式有異,除了是援建公共設施之外,多少是以派出農耕團指導當地農民改革農耕技術為主。當時台灣地區是「亞洲四小龍」之首,外匯存底較多,「錢淹腳目」。而現在台灣當局卻是高度負債,捉襟見肘,就只能是以「ODA」的方式進行,亦即「借錢要還」。盡管從絕對實力相比,台灣當局難以與大陸對拼,但大陸要面對的項目攤得太大,難免顧此失彼,而會有疏漏處,因而蔡政府就以「遊擊戰術」,見縫插針地推動,或許會有一定的收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01 04:21: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