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綠委提出系列「法理台獨」法案意欲何為?

  在第九屆「立法院」第四會期即將結束,並仍在為審議《二零一八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案》而忙乎之際,民進黨的一些「立委」,卻見縫插針地陸續提出「台獨」法案,頗有「法理台獨假期」的境況,挑戰蔡英文的「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策略。蔡英文談不出手處理,就將不但會使自己的上述策略破功,而且也將坐實民進黨要搞「法理台獨」的指控。
  近日民進黨部分「立委」推出的「法理台獨」法案,包括有由蘇巧慧提出的《「行政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提案中除了新設「海洋事務部」、「行政院資訊總處」、「原子能安全委員會」之外,還建議變更大陸委員會為「中國事務委員會」及裁撤「僑務委員會」,再改制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為獨立機關。
  對於變更陸委會為「中國事務委員會,會不會擔心引發中國大陸反彈,讓兩岸關係緊張?蘇巧慧告訴媒體說,不論是先前她所提出的《「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修正草案》,或是《對中協議監督條例》,在法案上所使用的用詞,都是以現況事實做客觀陳述,現階段世界各國與中國互動,都以中國稱呼,為何台灣就得不一樣?
  也有由蘇震清、邱議瑩共同連署提案,黃偉哲、蕭美琴、邱志偉、吳玉琴、邱泰源、陳明文、洪宗熠、呂孫綾、李昆澤、鄭寶清、劉櫂豪、陳歐珀、葉宜津、蘇治芬參與連署的《〈兩岸關係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該提案建議刪除「國家統一前」字眼,「以符民主憲政之基本精神」。參與連署的綠委黃偉哲日前受訪時表示,中國大陸一直出招,像是經濟或是國際組織封鎖,中國大陸要強化台灣地方政府的角色,他們提出刪除「國家統一前」,這是最低調的抗議方式。
  還有由王定宇等提交的《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王定宇之所以提出此法案,是有感於所謂「國內史上最大共諜網首腦」鎮小江,僅依違反《國家安全法》輕判有期徒刑四年;案中從犯前馬防部退役少將許乃權更只輕判兩年十個月,刑滿後還能續領月退俸;但若依《刑法》「外患罪章」論處,則可重判死刑或無期徒刑。然而目前的憲政體制,未將中國定義為「外國」,致實務上並不以「外患罪論」處「共諜」行為。王定宇為此提案修正《刑法》,將「外患罪章」中的「外國」擴大為「外國或敵人」,或將「敵國」改為「敵人」;並依《陸海空軍刑法》之定義,明定敵人是「與中華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或團體」。該法案雖然早在去年十一月就提出,但國民黨團十度將其退回程序委員會;直到上週二,民進黨團強行予以表決一讀付委。並將於今日的「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進行審查。
  如果說,蘇巧慧的提案,除了是要凸顯其「台獨」本意,並也含有要為代其父親蘇貞昌「出氣」,「為難」蔡英文,及王定宇的提案,是代表「一邊一國連線」,故意刁難未能正面回應「特赦陳水扁」的蔡英文的用意之外,建議刪去《兩岸關係條例》首句的「國家統一前,竟然也有作為「英系」頭領的陳明文,及與蔡英文是「閨蜜」的蕭美琴參與連署,就令人感到納悶奇怪了。因為這個法案,最直接挑戰蔡英文。——在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時,主導修訂《兩岸關係條例》。台聯黨「立委」提議刪去「國家統一前」的一句,但遭到蔡英文的反對,認為這符合《中華民國憲法》及其「增修條文」的立法原意,也符合《國統綱領》及「國統會」《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的精神。而現在,陳明文、蕭美琴等蔡英文身邊的「紅人」卻要刪去「國家統一前」,雖然是「打臉」蔡英文,除了挑戰蔡英文「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策略之外,更有要否定當年蔡英文抵制台聯黨「立委」之舉的意涵。
  因此有人發問,陳明文究竟是否國民黨派去潛伏在民進黨內的「無間道」?實際上,陳明文當年是國民黨的精英,但在陳水扁上台的二零零零年,以不滿國民黨長期偏向嘉義縣黃派的李雅景與翁重鈞,並且有意推派翁重鈞出馬參選縣長為由,宣布不再重新參與國民黨黨員重登記,退出國民黨。並於翌年加入民進黨,及宣布參選嘉義縣縣長。他先在黨內民調擊敗原先已獲提名的何嘉榮而獲得代表民進黨參選,再於選舉中擊敗國民黨的翁重鈞,完成嘉義縣縣長的首次政黨輪替。
  後來就在民進黨內風生水起,先後當選民進黨中央執行委員、中常委,並連續兩次獲得民進黨提名,角逐嘉義縣縣長並當選。現在他作為「英系」的首領,卻碰觸蔡英文的政治諾言,如果不是蔡英文授意,以向大陸「示強」並表達對「停擺」的不滿的話,那就是使用「離間法」,故意陷蔡英文於不義,讓對岸更加強硬對待蔡英文了。
  蘇巧慧的提案,是延續其在「亮相立法院」時,提交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草案,在法案標題上就凸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及《〈兩岸關係條例〉修正草案》中,將首句的「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改為「為因應國家施行憲政需要」,將「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改為「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權利義務關係,被外界解讀這是「兩國論入憲」的做法之外,可能更是要為父親蘇貞昌出面「突襲」蔡英文,以一吐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敗於蔡英文手下的烏氣。實際上,以當時的選情看,民進黨不管是推出何人參選,贏的機率都將很高。蘇貞昌如果不是大意失荊州,忽略了「最毒婦人心」的古訓,現在的「總統」就是他而不是蔡英文。
  但蘇巧慧此前的提案,卻也簡直就是《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翻版,似乎是打中了蔡英文以《台灣前途決議文》為圭梟的軟肋,讓蔡英文無話可說。實際上,蔡英文在黨內面對「凍結『台獨黨綱』」的呼聲時,就聲稱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民進黨現在實行的是《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凍結了「台獨黨綱」。就連這番論述的本身,就已抵觸「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因為民進黨「全代會」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近十年後,民進黨在游錫堃主持下,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其內容之「毒(獨)」,比「台獨黨綱」更不遑多讓。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台灣前途決議文》也已被《正常國家決議文》所取代,因而蔡英文此說是如同鴕鳥一樣。何況,即使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也與現行《中華民國憲法》相悖離。
  蘇巧慧現在的提案,同樣也有讓蔡英文「為難」,卻也「啞口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效用。實際上,民進黨內主管大陸事務的一級部門,就叫中國事務部。而蔡英文是民進黨主席,既然無意糾正此抵觸「憲法」的用詞,蘇巧慧也「照辦煮碗」,建議將陸委會改名為「中國事務委員會」,蔡英文即使是反對,也將無話可說。這一招,讓蔡英文難以招架。
  至於王定宇的提案,又是另一回事。將中國大陸視為「外國」,這當然與他所屬的「一邊一國連線」相符。顯然,王定宇此舉有要為自己參選台南市長「造勢」之意,但也是「台獨」意識的大暴露。當然,從黨內矛盾的角度觀察,也是不滿蔡英文拒絕表態「特赦陳水扁」的發洩。這也將讓蔡英文啞口無言,因為當年李登輝指示蔡英文成立及主持「強化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地位研擬小組」炮製的「特殊兩國論」,與王定宇將大陸視為「外國」的定位,沒有什麼不同。這就是王定宇「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手法運用。
  蔡英文是否會以黨主席以至「總統」的身份,嚴令民進黨部分「立委」這些「法理台獨」法案,現在尚並不得知。但如果蔡英文不制止制止,就將會坐實自己是「台獨總後台」的批評。或許,這也是民進黨的「火力偵察」,在大陸方面仍然堅持兩岸事務機構繼續「停擺」之下,就採取一些「法理台獨」的手法,刺激大陸。但只能是適得其反,讓大陸反「獨」的態度立場更具正當性,並促使大陸進一步加大「反獨的力度。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04 04:26:4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