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位於政治光譜兩個極端者都支持柯文哲?

  「政治光譜」是西方政治學者常用的一個名詞術語,一般是用作量度政黨或個人的政治立場傾向(即不同意識形態)的工具。在現代西方國家或地區,,政治光譜通常以左右的界線來加以描述。大多數政治光譜都包括兩大派,左派(社會主義或無政府主義傾向)和右派(保守主義傾向),光譜的其中一端代表著最極端的無政府主義,另一端最則代表最極端的法西斯主義(威權主義)。不同政治傾向的政黨和個人會在政治光譜的不同位置之上,而各個國家、地區的政治光譜也略有差異。而台灣地區的政治學者在引進「政治光譜」的概念時,卻根據台灣地區特有的政治態勢,將之用來區別界定各個政黨對「統獨」議題的立場態度,其中右的一端是「統」,左的一端是「獨」。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新黨是位於「統」的一端最盡頭的「端末」,國民黨則位於「統」的一側的偏中間的位置;建國黨是位於「獨」的一端的盡頭,民進黨則在「獨」的一端的偏中間的位置。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新成立了一些政黨,其中親民黨是位於「統」的一側,台聯黨取代了建國黨的位置,後來又由「時代力量」取代了台聯黨的地位,或是「時代力量」與台聯黨同是位於「獨」的一側的末端。
  由此可見,以李登輝為精神領袖的台聯黨,還有李登輝支持的「時代力量」,都是位於政治光譜左側亦即「獨」的一端的政黨,而與李登輝「不共戴天」的新黨,則是處於政治光譜的最右側的「統」的政黨。這兩者之間,不但是分別位於政治光譜的兩個不同方向的最極端,而且其主要領袖李登輝、鬱慕明,更是冤家對頭,勢不兩立。
  但「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得太快」。就在這幾天,居然發生了李登輝和鬱慕明這對「冤家對頭」,竟然在空中「攜手」,共同支持自稱為「墨綠」,與「時代力量」等「第三勢力」同質性甚高,因而應當被擺放在政治光譜的左亦即「獨」的一側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這個「變化得太快」的現象,直看得人們目瞪口呆,簡直是不敢相信。
  李登輝支持柯文哲,是自然的事。他於日前出席「台獨」團體「台教會」年度募款餐會,面對活動主持人詢問,現在是否還支持柯文哲時?高舉右手,微笑表達對柯文哲的支持,成為現場少數表態挺柯的人之一。實際上,由於柯文哲表態「兩岸一家親」,被「獨派」團體視為「由綠轉粉紅」,因而都紛紛與他劃清界線,區隔關係。而李登輝卻「眾『獨』皆醉我獨醒」,繼續支持柯文哲,算是「有始有終,情義不離」。這可能是與近來民進黨對李登輝不太恭敬,而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卻反襯折射了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受困於兩岸關係事務領域的宭境,因而惹來民進黨的妒忌和怨恨。再加上柯文哲「大嘴巴」說話對民進黨不太恭敬。因而民進黨曾經全力開火炮轟柯文哲。而這看在李登輝的眼中,反而是感到「有種」,因而就在「獨派」政黨團體中,「力排眾議」,全力支持柯文哲。
  如果說,李登輝支持柯文哲是常態的話,鬱慕明卻能夠與李登輝「心有靈通一點犀」地表態支持柯文哲,則確實是令人震撼。實際上,當年郁慕明等人之所以組成「新國民黨連線」,後來更在此基礎上脫離國民黨並成立新黨,就是因為反對時任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指責他搞「台獨」。此後,在國民黨開除李登輝黨籍後,連戰主席曾以國民黨已經「沒有李登輝因素」的理由,要求新黨返回國民黨。但鬱慕明卻懷有「寧做雞口,莫做牛後」的心理,認為返回國民黨只能是做一名中常委,還不如做一個小黨的主席自由自在。而且,在外圍反而還能發揮對國民黨進行監督的作用,而返回國民黨就反而說話沒人聽了。
  新黨與李登輝的關係,一直繃得很緊。不久前鬱慕明接受大陸《環球時報》專訪,被問及台灣有哪些人是他永遠無法原諒的?鬱慕明直言,永遠無法原諒李登輝,因為李登輝欺師叛祖,卻享盡榮華富貴。相較之下,陳水扁貪腐單純是個人品德問題,他反而沒這麼介意。而且,鬱慕明還曾率領律師及支持者,前往高檢署按鈴,控告李登輝在日本時一席「尖閣諸島(即釣魚台)是日本的」談話,涉犯《刑法》第一百零四條「外患罪」。
  但即使如此,鬱慕明也明知道李登輝已經公開表態支持柯文哲,他還是表態說,在台北市將「有條件支持」柯文哲連任。鬱慕明表示,民進黨若在台北市長派人參選,新黨將支持柯文哲「硬幹到底」。若民進黨自己不推人、支持柯文哲,柯文哲幾乎穩定當選,那新黨很可能推人參選,或國民黨派出一個非常特殊的候選人,新黨或許會支持。郁慕明說,表態「有條件支持」柯文哲,絕非要進行條件交換,而是認同柯文哲推動城市交流,促進兩岸民間友好往來,與新黨追求兩岸和平的理念一致。
  如果國民黨仍將推出其他的戰將參選台北市長,鬱慕明卻表態支持柯文哲,雖然讓人覺得「唔多妥」,但還是「可以接受」的話,在國民黨將會力拱「立委」蔣萬安出戰的情況下,鬱慕明還是支持柯文哲,就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了。實際上,蔣萬安是蔣經國的孫子,而包括鬱慕明在內的新黨人,都聲稱自己是蔣經國學校的好學生」。但他們不去支持蔣萬安,卻支持「墨綠」柯文哲,而且還是與被他們視為「背叛了蔣經國」的李登輝「同步」,就確實是難以想像了。而鬱慕明「不支持」蔣萬安的理由,卻又居然是三十八歲的蔣萬安還年輕、才踏入政壇不久,「拜託,先留住這步棋,別犧牲年輕人」!
  為何會如此?是因為鬱慕明認為國民黨不爭氣。正因為如此,鬱慕明還曾公開說過,在二零一八年的地方選舉和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和、「立委」選舉,新黨都將會參加。「總統」大選新黨肯定不會贏,而且因為新黨此前的得票率尚未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必須循選民連署方式參加,頗為麻煩。幸好,新黨的義工的業務能力很強,奉獻精神也很高,要徵集到足夠的連署書,還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新黨由於在此前的「立委」選舉中,得票率跨過了「門檻」,可以直接提名候選人。而新黨自己卻無人出戰,只能是情商不是新黨黨員的李敖代戰,結果李敖卻呼籲新黨支持者將手中的選票投給宋楚瑜,他自己只是得到一萬多票,等於是糟蹋了新黨的一番好意。現在,新黨的人才條件更不如二十年前,又能夠徵召到什麼人可以代打呢?
  對於鬱慕明「不合常理」的表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反而很能看得開。他表態說,國民黨會用盡可能的能力,讓所有路線方針相同的政黨,團結在一起,堅持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以及兩岸和平穩定發展,如果路線相同就作伙伴,路線不同就做朋友,做朋友也很好。或者吳敦義認定,鬱慕明其實是在說氣話,也是對國民黨實施「激將法」,因而「定過台油」。待國民黨的戰略部署都公開並展開後,鬱慕明就不會再埋怨國民黨「不爭氣」,而收回支持柯文哲的說法,改為全力支持「老校長」的孫子蔣萬安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05 04:01: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