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是此役最大輸家或正後悔不已

  一則有趣的消息:中國國民黨主席、新北市長朱立倫昨日上午舉行市政會議,一反過去一個多月來會在市政場合談國民黨內初選等問題的習慣,他在面對記者提出的黨務議題時,都是回應:「這個留待禮拜三黨務會議再做報告。」而依據朱立倫習慣,如果在公開場合遇到較多媒體,會停下來回答三個問題。從六月份開始,黨內「總統」初選過程出現許多紛擾,外界對洪秀柱是否真能代表國民黨參選,總是很多質疑。因此,朱立倫開始放鬆提問範圍,會在講完市政議題後,回應媒體關於洪秀柱和黨內機制的問題。不過,隨著國民黨「全代會」鼓掌通過洪秀柱提名案,大事底定後,朱立倫又開始明確區分黨主席和新北市長的角色。
  這則消息,深刻地刻畫了朱立倫「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失落及後悔心態。早知國民黨的「總統」選情這麼糟糕,也早知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搞到完全超出他的「政治精算」規劃,更早知自己未能展現「眾望所歸」的領導能力及魄力,就不如放棄競選國民黨主席,以避開「二零一六」的風頭浪尖,而是「疊埋心水」處理好新北市政府的市政事務,繼續積累政績,並以逸待勞地靜待蔡英文犯錯誤,激發民眾再次萌發「換黨換人試試看」的強烈心理,自己就可在「二零二零」取而代之。而不是像現在那樣,迫不及待地提前跳出來參選黨主席,卻又無能力挑起挽救黨於危難的能力及魄力,以至在「總統」黨內初選中被譏為「怯戰」、「逃兵」,甚至被黨內外看破駕馭不了複雜局面的手腳,多年的努力「一朝賭輸曬」,早就喪失「二零二零」發奮圖強的動能。
  實際上,在朱立倫確定不參選「總統」後,許多人都在不滿及納悶,既然如此,當初為何還要參選黨主席?因為當時他能獲得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前所未有的極高得票率,廣大黨員同志就是衝著他在當選黨主席後,除了是領導國民黨改革之後,更是亟盼他能以黨主席的便利,參加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以爭取國民黨實現長期執政。現在看來,朱立倫已經讓曾經投他一票的黨員同志,大失所望。
  其中最典型的,是當時也已經做好了參選黨主席準備的胡志強。實際上,當時要參選黨主席的,不止朱立倫一人,還有吳敦義、胡志強,郝龍斌等人。但當朱立倫宣佈參選之後,他們都決定不參選了。其意思很明白:一、當時在國民黨內,朱立倫的條件最佳,人們都將他視為「國民黨明日之星」,其他有志參選黨主席者的各項個人條件,都遠不如他;二、在實務上,朱立倫當時的條件也是最佳的,因為除即將卸任「總統」的馬英九之外,他就是國民黨內出任最高民選公職者,而吳敦義的「副總統」任期也即將屆滿,曾與朱立倫同級的郝龍斌、胡志強更是已經卸任;三、國民黨剛經歷了「九合一」選舉大敗,大家都不想為了競選黨主席而引發紛擾,做分裂國民黨的罪人。
  但後來朱立倫跡近「落跑」的表現,卻令胡志強不禁嘆息;朱立倫為何會做成如此?這除了是大發「意想不到」的感概之外,是否也有倘是由他老胡來接任黨主席,至少在「總統」黨內初選中,不會攪成這個殘局的想法?
  這最少是暴露了當時朱立倫確實是考慮不周,從而從過於自信的一個極端,走到過於自怯的另一個極端。
  這也難怪。在馬英九被「逼宮」辭去黨主席之時,當時環顧國民黨內,只有朱立倫的條件最佳,也確實是被黨內外廣泛地視為最有資格代表國民黨迎接蔡英文的挑戰者;當然,可能還有其岳父的背後「發功」實際上,從表面上看,也確實如此,除了他本人的資質條件外,他的岳父高育仁是本省籍地方勢力的龍頭,正好與他是外省人第二代起到互補作用。也正因為如此,高育仁「讓快婿成龍」的心態更為強烈,動作頻仍,頗有「皇帝不急太監急」之態。
  但當朱立倫接黨主席之後,才驀然驚覺:一、國民黨的勢弱已到了不堪扶起之勢,「二零一六」必輸無疑,即使自己出選,也將是「孤臣無力可回天」,按慣例,操盤失敗的黨主席必須引咎辭職;二、但倘黨內同志出選而僥倖當選,按國民黨黨章規定,「總統」是當然黨主席,他這個黨主席就必須拱手相讓。
  也就是說,他這個黨主席只有一年多的任期,這是他始料不及。人們都說,朱立倫是「政治精算師」,這次卻是嚴重失算了。
  他還有更大的困擾,如果參選「總統」,必須先行辭去新北市長,很可能會「兩頭不到岸」。畢竟,在「九合一」選舉中,他以為可以大贏遊錫堃二十多萬票,結果只是二萬多票,真是嚇出一身冷汗。因此,他對候有宜能否保住新北市,完全沒有信心。而倘他留守新北市,即使是國民黨輸掉了「總統」,他還是黨內同志中最大的民選政治公職者,而且新北市還是全島人口最多的市,日後還可徐圖再起。
  因此,朱立倫認為「二零一六」必須避開蔡英文的鋒芒。由於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而且其人沒有太強的行政能力,可能會做得不好。而他本人還年輕,沒有「時不予我」之感,可以再耐心等多幾年,「二零二零」才是他的機會。既然如此,還不如做好新北市的市政事務,不求全島第一,只要不是「吊車尾」就行,就有政績去衝擊「二零二零」。
  直到此時,朱立倫才算是「睇透了」。他要到北京與習近平會面時,就已經下定了「棄選」的決心。而且,為了在推出王金平作其「炮灰」,與爭取馬英九接納王金平之間取得緩衝時間,他制定了那個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初選領表登記時程表。
  這也正是王金平公開表態,倘當選「總統」,只做一任,而且將不兼黨主席的由來。因為這簡直就是為朱立倫「度身定做」。反過來說,可能就是兩人的「密契」結果。
  但王金平最後沒有領表,讓這精心安排破了局。但還有一個機會,就是制定了「防磚機制」,「睇死」洪秀柱過不了關,就可以徵召王金平。想不到洪秀柱卻越戰越勇,當然還有其他的各種因素「加持」,包括民進黨刻意「灌水」,卻讓洪秀柱「破磚」,「徵召」之計無法實施。本來強調「一切按制度走」是以自己「精算」意圖行進的朱立倫,卻而不得不兌現「一切按制度走」的諾言決定提名洪秀柱。做完這一套程序之後,還是乖乖地回到新北市政府。只是每星期三的中常會時間,才到中央黨部「坐一回」。不但是「二零一六妙計」破局,而且連「二零二零前景」也將喪失,又怎教朱立倫不灰心喪氣,分外寂寥?
  這才是朱立倫的真實心態,真個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22 05:10:3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