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洪耀福「關心」侯友宜是一石數鳥之計

  所謂西方的「普世價值」之一,就是民主選舉。本來,民主選舉的確是一個好東西,可以透過民意趨向來選賢舉能,選出代議士或行政首長為大家服務。然而,近年來各地的選舉開始逐步變質,朝野各政黨為了贏取勝選而終日價圍繞著選票轉,丟棄正常政務,甚至為了選票而放棄自己認為正確的政策理念,「為反對而反對」。而且,不是想著如何提出更好的政綱而說服選民,而是使出「奧步」怪招並抹黑對手,或是對對手挑撥離間。
  近日來就有此種挑撥離間的跡象。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不斷地就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的人選,發表自己的高見。尤其是對現任市長朱立倫偏愛的副市長侯友宜,忽而是貶損,忽而是「關心」,甚至是「延伸」到國民黨「兩顆太陽」——現任黨主席吳敦義,與前任黨主席朱立倫的競合關係去。這就讓國民黨頗為警覺,不斷地在洪耀福發表高見後進行「滅火消毒」。看來,在國民黨就新北市長候選人進行初選之前,這種「放火」和「滅火」的較勁,還將會陸續有來。
  洪耀福最初是貶損侯友宜,聲稱侯友宜與綠營的關係良好,他的父親、親戚和家族,其實都是「深綠」,而且侯友宜是陳水扁破格提名的「警政署長」,與綠營有長期交情,在綠營裡朋友非常多,與綠營朋友也都有固定聚會,與綠營關係千絲萬縷,「這也是侯的優點」。因此,在二零一二年的縣市長選舉前,民進黨曾經找過他,讓他在嘉義縣長、新北市長、台中市長、桃園市長中隨便挑一個。但因為他當時是警察大學校長,回說需要評估而作罷。洪耀福在於媒體茶敘時還透露,民進黨中常委沈發惠今年十月為其岳父舉行告別式時,侯友宜也來參加,侯友宜對他說:「兄弟我沒有要選啦!」
  但洪耀福此番明顯「明捧實殺」侯友宜的談話內容,事關敏感及重大,立即遭到當事人侯友宜的「打臉」,反駁說他記得當時是與市長朱立倫一同前往出席告別式的活動,現場人相當多,但停留時間很短暫,對洪耀福有無出席完全沒印象,怎麼可能還說到話?當時曾陪同到場的民政局長江俊霆也幫忙作證,回憶當時場合不適合談選舉,也不可能談選舉,他也對洪耀福沒印象。朱立倫更是指責說,民進黨既然執政就應該好好地執政,一個執政黨應該要多點自信心,靠清算國民黨、鬥爭國民黨、分化國民黨、離間國民黨,不是一個執政黨該有的風範。
  但洪耀福任不善罷甘休。昨午又趁與媒體茶敘之機,聲稱他蠻體諒侯友宜「身在曹營」的痛苦與難處,「重點不在跟有沒有跟我見到面,他跟我見很多次,不是只有那一次」。洪耀福還聲稱,新北市很多人講,「侯友宜是朱立倫傀儡」,「朱立倫要延續政治生命」,繼續控制新北市。這對侯友宜的形象是很大傷害,因為朱立倫兩屆市長的政績讓人不敢恭維。侯友宜個人的選戰是朱立倫在操盤,也就是朱立倫在第一線在幫侯友宜打仗。洪耀福又進一步說,「如果我是侯友宜,怎麼打?切割朱立倫,擺脫周錫瑋,靠攏吳敦義」,這是他最好的戰略。而對吳敦義來講,最好的戰略就是,讓侯友宜選,展現氣度;但選不上,把敗選責任交給朱立倫。侯友宜很可能成為吳敦義、朱立倫的犧牲品。洪耀福還說,這不是在害侯友宜。政治沒有陰謀,都是陽謀;很多事情看得清楚,但不一定做得到,「我不認為侯友宜做得到」。
  顯然,洪耀福是利用有相當多的國民黨對侯友宜「藍皮綠骨」的疑慮,而對國民黨進行挑撥離間,使得這些國民黨人對侯友宜的疑慮心更重,反對由侯友宜代表國民黨出戰新北市長選舉,從而為民進黨的新北市長選情解圍——直到目前,侯友宜還是在新北市民調最高的可能市長參選人選,而反觀民進黨內,有意參選者,不是深受緋聞困擾,就是民調一直上不去。這就使得一些民進黨人直呼讓老台北縣長蘇貞昌「東山再起」。在此情況下,洪耀福對侯友宜的「明捧暗殺」,可能會導致國民黨不信任侯友宜,這就等於是為民進黨清除一個勁敵。
  洪耀福之所以在侯友宜身上下那麼多的功夫,當然是不會「亂打炮」。他是緊緊抓住國民黨內有部分人對侯友宜「藍皮綠骨」的質疑,「火上澆油」。實際上,就在洪耀福「放火」期間,有署名「決戰二零一八(深藍聚落)聯盟」者,在報章刊登全版「反對諸侯綠化國民黨聯盟」廣告,強調侯友宜是陳水扁提拔的「警政署長」還曾是民進黨座上賓、凱達格蘭學校菁英入黨力邀的對象,而朱立倫卻從桃園縣長至今,堅持一路栽培要侯友宜棒選。但朱立倫卻「識人不明」,包括王如玄、許志堅等副手,恐怕將會成「李登輝第二」,因而盼朱立倫大公無私、高瞻遠矚,不要指定侯友宜接棒。
  其實,部份國民黨人早就對侯友宜的「兩面人」有所懷疑,認為他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尤其是對他在陳水扁「兩顆子彈」中的表現,極不諒解。看來,洪耀福就是緊緊抓住了這一點,要將國民黨對侯友宜的嫌罅擴大,「否」掉對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威脅最大的侯友宜,讓民進黨候選人的選情不那麼緊張,甚至是讓民進黨攻下新北市這最後一「都」,達到「六都全綠」,以阻延民進黨開始出現的頹勢。
  實際上,盡管國民黨不爭氣,但民進黨的選情也好不到哪裡去,而且由於蔡英文的民調一直低迷,而導致可能會低於「九合一」選舉。當時,一方面是馬政府的政績欠佳,另一方面是「太陽花學運」的效應發酵,民進黨在保住高雄、台南兩「都」,攻下台中和桃園兩「都」,與柯文哲合作奪取台北市之下,「六都」只剩下新北市仍然掌握在國民黨的手中,但也僅是二萬多票之差。而由於民進黨奪取「九合一」選舉的大勝,就重演了一九九七年縣市長選舉大勝」,奠定「地方包圍中央」的基礎,讓陳水扁在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中獲勝的一幕,也為蔡英文兩年後奪取「總統」勝選打下基礎。但現在,由於蔡政府政績欠佳,可能明年縣市長選舉會遜色很多。雖然高雄、台南兩「都」仍很穩固,但台中、桃園兩「都」卻有可能鬆動,還有其他的一些縣市,如嘉義市,基隆市,宜蘭縣等,或將會「綠地變藍天」。洪耀福作為黨秘書長,倘萬一選輸了,要負政治責任。個人得失還是小事,耽誤了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大業可是大事。因此,就不惜以挑撥離間及「反間計」的手段,希望能拿下新北市。
  洪耀福從新北市下手,是很聰明的。因為不但新北市是國民黨唯一直轄市,而且市長參選人的競爭,關乎到「兩顆太陽」即現任市長朱立倫與現任黨主席吳敦義的競合態勢。朱立倫本來是國民黨的「明日之星」,被黨內視為「馬英九後」的「總統」人選,但奈何缺乏天時地利人和,他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過程中,先被「太陽花學運」的效應嚇破了膽,愛惜羽毛而畏戰、避戰;當洪秀柱看不過眼挺身而出,希望能「拋磚引玉」時,又搞「防磚機制」;隨後更是上演強行「換柱」戲碼,挫傷國民黨支持者的士氣。在自己親自出馬參選後,誰知找來的副手王如玄被對手抓住了「把柄」,因而以二百多萬票的差離輸掉了這一仗,也輸掉了自己的人生規劃前景。
  洪耀福就是利用這一點,來挑撥朱立倫與吳敦義的關係。因為朱立倫仍然未有服輸,還想在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中作最後一搏。但似乎是遇到吳敦義這個黨內強勁對手,而且偏偏是在新北市長候選人的問題上,兩人都有所屬,朱立倫是全力拱挺侯友宜,而吳敦義則從更長遠的戰略考慮,希望能讓周錫瑋代表國民黨出戰,以圖搞好與宋楚瑜的關係,爭取「二零二零」的勝選。如果洪耀福此舉能夠在這國民黨「兩顆太陽」間反間成功,就等於是還挑撥了國民黨與親民黨的關係,為民進黨清掃一個重大障礙。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08 04:56: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