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由新黨將在上海設立服務據點說開去

  應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邀請,新黨主席郁慕明將於今日至十六日率領「創新之旅」大陸訪問團,先後訪問北京、南京及上海,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邁向和平統一,實現中華民族復興大業,與大陸方面進行交流合作。新黨此行重點除與中台辦主任張志軍會面之外,按往例,可望與中共中央台灣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會面。在訪問期間,新黨大陸訪問團將與中台辦探討以具體方式保障在大陸經商、求學及工作等台灣民眾權益,新黨也將在上海設立服務據點,服務在大陸經商、求學的台灣民眾,相關細節項目在會談後向外界報告。郁慕明在行前的記者會指出,新黨此行是扮演民間角色,絕不逾越行政程序和政黨分際,不讓民進黨扣帽子。
  由於北京是以中台辦的名義向新黨作出訪陸邀請,因而新黨此次訪問大陸,是被定位於兩岸政黨交流。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再次強調,「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明確界定了兩岸關係的根本性質,是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關鍵。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雙方就能開展對話,協商解決兩岸同胞關心的問題,臺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也不會存在障礙。」而新黨是在台灣地區所有政黨中,最能準確領悟「九二共識」的「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並始終堅持「九二共識」的政黨,因而在中共「十九大」後,成為第一個組團訪問大陸的台灣地區政黨。這不但是對雖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卻渴望恢復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以至是進行兩岸黨際交流的民進黨,形成強大的壓力,而且也對雖然承認「九二共識」,但對其核心內涵進行「修正主義」式的篡改,並不完全符合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兩岸黨際交流的條件的中國國民黨,提供活鮮的樣板。實際上,國民黨今次就未能爰例成為在中共黨代會後首個訪問大陸的政黨,而且連以往每年均按例舉行的「國共論壇」也未有舉辦的休息,反而是並未擁有「立委」議席的新黨,「飲了頭啖湯」。因此,驗證了習近平所說的「任何政黨和團體」,是不分大小的,這也破除了國民黨以往自我感覺良好地形成的「壟斷」地位。
  實際上,新黨是最早進行兩岸黨際交流的台灣政黨。正如郁慕明在行前記者會上所言,早在李登輝拋出「特殊國與國」關係之時及陳水扁執政之初,海基會與海協會的協商中斷,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之際,新黨就已經率先開創兩岸「黨對黨會談」模式,達成「一個中國,和平統一」、「實現兩岸三通」等六點共識。二零零五年,新黨又赴大陸進行「民族之旅」,與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會晤,為兩岸和平發展貢獻心力。而放眼當前兩岸關係,由於民進黨當局否認「九二共識」,兩岸兩會協商再次中斷,官方交流全面停擺。然而,兩岸民間在和平發展的基礎上,交流不但依舊熱絡,融合發展更加深入。為因應此種兩岸關係新情勢,新黨於今年八月的二十四週年黨慶上,特別提出「和統保台」新論述,得到大陸方面高度讚賞。就此,此次「創新之旅」,雙方將進行更深入的交流,探討具體的方式,保障台生、台商、台胞在兩岸交流中的權益,期使兩岸關係持續和平發展,穩健邁向和平統一,共圓新時代中華兒女的中國夢。
  郁慕明在行前記者會介紹說,新黨「創新之旅」的團員共有十九人,其中九人為四十歲以下的新世代。新黨期許,透過此次「創新之旅」,能夠開創新黨新氣象,開創兩岸新局面,壯大台灣新世代。這也回應了北京為因應兩岸新形勢,對台政策逐步轉向「一代一線」(年輕一代、基層一線)調整的新態勢。既寄希望於台灣人民,更寄希望於台灣青年。大陸在因應蔡政府刻意製造障礙的情況下,透過民間的「第二路線」,讓台灣青年與基層工作者對大陸有第一手接觸,促使更多台灣青年到大陸接觸了實際發展狀況後,促進心靈契合。
  郁慕明公開說,新黨將在上海設立服務據點,服務在大陸經商、求學的台灣民眾,並表示相關細節項目在會談後向外界報告。相信此舉應是得到北京的同意。因為直到目前,北京尚未批准台灣的任何政黨和政治團體,在大陸任何地區建立任何代表機構。倘郁慕明與張志軍的會談就此達成共識,相信這是首個台灣地區政黨在大陸地區設立代表機構的先例。
  本來,按照鄧小平「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設想,兩岸統一後,台灣當局和各界代表人士可擔任全國性政治機構的領導職務,參與國家管理。台灣地區的政黨和政治團體,可以在大陸設立代表機構,但不得干預大陸地區的各項事務。這是指「統一」後的情況。而在兩岸尚未統一,尤其是目前台灣地區是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掌政的情況下,倘「張郁會」確實是能夠為新黨在上海設立據點達成共識,那就是重大突破。當然,新黨是信奉三民主義,承認「九二共識的政黨,其實是正統的國民黨,因而可以享有此榮光。
  這個「據點」是甚麼?是正式的辦事處,還是虛級機構?還要待「張郁會」正式確定。倘是正式機構,其「突破」的意義極為重大。因為按照大陸對境外機構團體尤其是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大陸設立代表機構的管理,是非常嚴格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於二零一六年四月通過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在今年元旦起生效,規定非註冊於中國內地的「NGO」組織不得在中國境內活動,境外「NGO」組織於中國境內活動均須向公安部申報註冊。因此,這不能由中台辦「說了算」,依法還需得到公安部批准立案。當然,只要中台辦「背書」,公安部就必然會依法批准。公安部與中台辦都是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成員,而且中台辦還擔負該領導小組的辦事機構,因而只要中台辦「點頭」,就等於是開了「綠燈」。
  盡管說,首個在大陸設立辦事機構的,是台旅會,但這是根據海峽兩會於二零零八年恢復談判後簽署的首個協議——《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旅遊協議》的規定而設立的,其性質是旅遊民間機構,主要職能是開展旅遊諮詢、旅遊宣傳、聯絡協調及處理旅遊糾紛等非贏利性業務,為兩岸民眾旅遊觀光搭建更直接、快捷、有效的溝通平台,為旅遊者提供更加方便、快捷和周到的服務。而新黨的「據點」,服務對象更擴延到在大陸經商、求學及工作等的台灣民眾,因而可以說是首個「全方位服務」的服務機構。
  本來,在馬政府時期,海基會要求在大陸設立辦事處,當然作為平等互利,海協會也可以在台灣設立辦事處。而且兩會就此而進行的協商也已談得七七八八了,但馬政府的「要價」甚高,要求享有《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所規範的各項特權,這可等於是「兩國論」了,北京當然不接受。幸好,當時並沒有就此簽署協議,否則在民進黨上台後,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全面「停擺」之後,海基會在大陸的辦事處仍可在大陸到處「趴趴走」,甚至親自上門到國台辦送交聯絡文件,以圖「突破」。
  郁慕明要在上海設立「據點」,而不是北京,可能有幾個原因:其一、盡量避免政治化的想像,而強調其只是服務的性質。實際上,北京是首都,是政治城市,政治意涵極強;而上海是經濟城市,政治意涵相對較淡。其二、上海的台商、台胞最多,因而需要的服務工作也最多。其三、郁慕明在上海出生,據說其創辦的企業也在上海,帶有一些「個人」的感情因素。其四、新黨的財力人力有限,儘管在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中,新黨跨過「門檻」可以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但已經將之全部用於新黨的黨務活動經費;而過去郁慕明以自己在上海經商獲得利潤用於新黨黨務活動經費的部分,就正好「騰」出來,就地在上海提供給「據點」使用。
  新黨在上海設立「據點」,是否會被蔡政府「抓雞腳」,以其違反《兩岸關係條例》為由,予以罰款處理?由於新黨只是人民團體,不具公權力,因而只要不與大陸簽署任何涉及公權力的協議,相信是不會被視為「違法」的。至於是否違反剛通過實施的《政黨法》?甚至動輒就被蔡政府以《國家安全法》等「大刑伺候」?這就要新黨自己謹慎言行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09 04:22: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