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為突破跟車太貼要台灣人民陪葬?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尚在候任時,經他人「攻關(公關)」安排與蔡英文打了一通電話,讓正在為因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受困的蔡英文欣喜若狂,認為是終於實現「大突破」,其成就遠遠大於其前任李登輝的「務實外交」,陳水扁的「烽火外交」及馬英九的「活路外交」,在未來四年以至八年的任期中,可以抱緊山姆大叔的大腿,而無懼中國大陸的「停擺」。但詎料特朗普在就職後,基於執政的執政現實的所需,迅速糾正自己在侯任時的率性,頻頻與習近平熱線電話,並多次會面,還聲稱習近平與他是「哥倆好」,而「冷落」了蔡英文,這讓她異常煩惱。
  尤其是讓蔡英文洩氣的是,蔡英文曾經寄以重望的奧巴馬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卻被高舉「孤立主義」旗幟的特朗普放棄,其餘成員體只好以改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包容與全面進展協定」(CPTTP)的新架構來收拾殘局。即使如此,蔡英文仍然希望能夠加入。但「門檻」卻甚高,既要台灣當局與其十一個成員國逐一商談並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議,又要其十一個成員國一致同意接納台灣當局加入。而在現實中,「CPTTP」的十一個成員國,只有新加坡與台灣簽署了自由貿易協議,其他各成員國在中國大陸強調,中國的建交國不能與台灣當局發生官方關係,而自由貿易協議是屬於官方關係之下,為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對蔡政府的訴求能躲則躲。何況,蔡政府即使是最後能夠加入,由於美國已經退出,而台灣地區的出口市場和外匯順差,主要是來自美國和中國大陸,「CPTTP」少了美國這一瓣,而且中國大陸也不是「CPTTP」的成員甚至是不屑於加入,台灣當局的得益就將大打折扣,並沒有甚麼好處。
  「船破偏遇頂頭風」,蔡政府在失去「TPP」之後,特朗普又宣布否定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讓蔡英文更是欲哭無淚。而就在「山窮水盡疑無路」之際,卻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特朗普突然提出「印太戰略」。蔡英文在還未搞清這個新概念的內涵,甚或是連特朗普本人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之時,蔡英文卻以為「鴻鵠將至」,認為特朗普並沒有「賣甩」自己。於是,就趁著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訪台,並於前日會面之機,主動並首度向莫健表示,台灣將在區域穩定上持續扮演重要角色,會與美國一起穩定朝鮮半島情勢,並與美國在此區域的盟友深化合作。「台灣也將加速軍事改革,以擁有更堅實的自我防衛能力」。她接著提到,「台灣是印度—太平洋區域的自由民主社會,自然是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中的相關者」,相信台灣可以對這個區域做出貢獻,「我們不只願意保衛自由、開放的共同成果,更願意守護以法規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蔡英文是以此方式,向美國表達樂意加入「印太戰略」的意願。而莫健則聲稱,美國肯定台灣參與各項國際事務所展現的意願與能力。
  在此前一天,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也在其舉辦的「天皇誕生日慶祝酒會」中致辭時聲稱,台灣若能參加「自由開放的印度洋與太平洋戰略」,並獲日本支持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定」(CPTPP),將有助於促進區域繁榮。
  值得注意的是,「印太戰略」最早是由安倍晉三提出的,為特朗普所用;而美國退出「TPP」後,是由日本牽頭收拾殘局,收攏其殘部成立「CPTTP」。正因為如此,曾在日本留學,也曾在日本做過客座研究,並擔任「日本關係協會」主席的邱義仁,才既是「職務」所在,更是「情感」使然,聲稱台灣要加入由日本所倡議或主導的「印太戰略」及「CPTTP」,而且還是在為日本天皇「做壽」的場合提出。而蔡英文更是在南京大屠殺八十週年紀念的前一天,向美國和日本繳交要求加入「印太戰略」的「投名狀」。你說這是時間的巧合也好,其老父為日本「皇軍」工作的「漢奸」基因在發酵也好,實質上是暴露了蔡英文急於要與美國、日本、印度、澳洲結盟,是害怕自己被美國拋棄的心理在作祟,避免自己在國際上陷於邊緣化的焦急心態,當然也是在自打咀巴,使自己的所謂「維持現狀」、「不挑釁、不刺激」破局。
  蔡英文似乎是對「印太戰略」的觀察及理解,停留在抗衡中國尤其是習近平「一帶一路」倡議的表面印象之上。但具體內涵是什麼,就連特朗普自己也未曾想好。之所以有此直覺,包括印度是最強烈抗拒「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也包括近來印度與中國在邊境發生糾紛。當然,在台灣而言,是將印度視為「新南向政策」的重鎮,尤其是在曾經被視為「新南向政策」的重點國家的越南、菲律賓,都聲稱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之後,因而就以「印太戰略」中的要素「印度」,作為實施「新南向政策」,以至實現「國際突破」的「救命稻草」。
  然而,蔡英文卻陷入了觀察的盲區。印度固然是抗拒「一帶一路」倡議,美國也不願中國超越自己,但這都並不等於是美國和印度都將會放棄一個中國政策,甚至是要與台灣當局結盟--無須是實質的還是虛張的。何況,有學者說得對,美日印澳這幾個國家,中國都是他們的最大貿易夥伴,他們從經濟危機裏脫身和可持續發展都與中國息息相關。沒有中國,他們的經濟立即就會萎縮,他們根本不可能結成一體來反對中國,更不會為了台灣而與中國鬧翻。
  更讓蔡英文尷尬的是,特朗普在越南峴港「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發表演說時,數次提及「印太」地區。而在這個語境中,「印太」只是作為一個單一的地緣戰略單,但並沒有將其上升到戰略的層次,至多強調這是一個「願景」。這就顯示,特朗普重視的是地緣經濟和貿易,所謂印太「戰略」其實是美國同地區國家的雙邊貿易構想,要「建立一種新的和美國的夥伴關係,在所有印太國家中尋求基於公正和互惠基礎上的堅實的貿易關係」。因此,這是一個由多個國家進行雙邊貿易關係的集合體,並非是蔡英文所理解的「結盟」關係。而中國的建交國倘與台灣當局建立官方的雙邊貿易關係,勢必碰觸一個中國原則的紅線,這些國家是否會為了與台灣貿易的較小份額,而甘願喪失中國大陸的龐大市場?更何況,特朗普講話中的「印太」地區是包括中國在內,亦即美國要與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印太」國家做生意,但必須是在「公正和互惠」的基礎上。而特朗普認為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是不夠「公正和互惠」的,因為這是由美國來定義的。因此,特朗普的「印太」政策與美國政策精英的「印太戰略」並不是同一回事。實際上,特朗普在提到「印太」政策時,不管是「掩耳盜鈴」,還是實事求是,都公開強調這個概念並不針對中國。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現在就連「CPTTP」的牽頭羊和「印太戰略」的狂熱鼓吹者日本,也已轉向,有意加入「一帶一路」,安倍正要訪問中國,並希望習近平也回訪日本,氣氛在變,則正是大勢所趨,錯過了這村就沒有下一店,擔心流失機會,「有財大家發」。但蔡英文仍未察覺,「跟車太貼」,可能會「追尾」,甚至是車毀人亡。這個在年輕時曾經喜歡飆車的「女車手」,過去在學生時代「飆車」,出事只是個人受傷,最多加上車禍現場周邊的幾位意外受害者;而現在作為掌管台灣地區的領導人,出了「車禍」就是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為她陪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14 04:02: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