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致中首報民調背後潛藏微妙訊息

  自蔡英文去年五月二十日上台之後,台灣地區的民調機構的活動規律,發生了某些明顯而又微妙的變化。那就是,曾經一度極為活躍的政治光譜偏藍的專職民調機構,沉寂了下來,鮮有公佈民調數據,只剩下《聯合報》等偏藍媒體繼續進行民意調查活動;而政治光譜偏綠的專職民調機構,卻異常活躍,經常甚至是「每月一報」發表民調結果。其中,以曾任「陸委會」副主委的民進黨過氣政客游盈隆創辦的台灣民意基金會,及由「台獨」元老辜寬敏所創辦的「新台灣國策智庫」,最為「勤懇」,但卻與其政治立場屬性不同,完全不捧蔡英文的場,反而一味「倒米」,一踏再踏蔡英文。這除了是真確反映了對蔡英文不滿的社會現實之外,是否也帶有某種政治動機或個人心態?實際上,辜寬敏就曾極力反對由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出選「總統」,說過「穿裙子的不應做三軍統帥」之類的「反英」狠話,而游盈隆的「每月一報」民調,更是被綠營批評為「貶英民調」。
  可能是連自己也感覺「冇癮」,辜寬敏於去年八月一日宣布,在「本土政權」蔡英文政府執政後,「新台灣國策智庫」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將於八月三十一起暫停運作。本來,辜寬敏是考慮到,「時代力量」已經成為第三大黨,應當比照民進黨、國民黨,擁有自己的智庫,因而有意將該智庫贈送給黃國昌。但黃國昌不願自籌智庫運作經費,就「得隴望蜀」地要求連同先前控有智庫的「新台灣和平基金會」也一併接下,以基金會的資源來供養智庫。而基金會是辜寬敏的命根子,當然不可能把基金會交出。這就讓「扁系」乘虛而入,陳水扁的「大弟子」,現任凱達格蘭基金會董事長的高志鵬,當面拜訪辜寬敏,要求接承「新台灣國策智庫」。由於陳水扁剛在籌款餐會中為凱達格蘭基金會籌到一筆可觀的經費,因而被並不要求承接「新台灣和平基金會」,故辜寬敏也就樂於將「新台灣國策智庫」捐贈給凱達格蘭基金會。而高志鵬自然出任該智庫的董事長,陳水扁的兒子
  陳致中則出任該智庫的執行長。
  昨日,陳致中首度以「凱達格蘭基金會新台灣國策智庫」執行長的名義,發布《六都市長就任三週年施政滿意度民調》,以六都(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台中市、台南市與高雄市)市民為受訪樣本,其中,僅有百分之二十八點八對蔡英文滿意,高達百分之四十五點五民眾對蔡英文上任至今仍感到不滿意;相較之下,賴清德就任「行政院長」至今,有百分之四十電三民眾感到滿意、百分之三十三不滿意,「六都」民眾對賴清德的滿意度明顯高過蔡英文。
  也就是說,「扁系」不但承接了辜寬敏的「新台灣國策智庫」,而且也繼承了辜寬敏「不鳥」蔡英文的立場態度。這是否因為蔡英文拒絕特赦陳水扁,而導致於此?當然會引發無限想像空間。而且也必須注意兩個因素,其一是該智庫在進行「復出」後的首次民調活動,是選擇因蔡政府一意孤行推出許多擾民政策,因而民情反應對蔡英文最不利的時候,那所得到的民調結果當然是對蔡英文造成「雪上加霜」的效果,而不是選擇蔡英文剛委任賴清德為「行政院長」,使得她的民調滿意度一度大幅回升之時。其二是問卷設計,從所公佈的議題看,「引導」性特強,很容易引發受詢者對當今政策的不滿情緒,因而回答詢問的數據就對蔡英文極為不利。
  「死豬不怕開水燙」!「扁系」的這個「貶英」民調,難以對蔡英文構成心理壓力。因為蔡英文的民調,除了就職初期及委任賴清德為行政院長」時之外,一直都是低迷,現在再多一個「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民調,她也沒有甚麼感覺,反正已經是臉皮老厚,早就將當選時的「謙卑、謙卑、再謙卑」,異化為「千杯、千杯、再千杯」。
  不過,倘到了明年十二月地方選舉前夕,以及二零一九年春夏之交民進黨進行「總統」黨內初選之時,這兩個綠色民調機構倘仍然是公佈「貶英」民調數據,可能所造成的政治效應,就將會完全不同。前者,可能會誘發選民們的投票心理轉變,促發「鐘擺效應」,讓民進黨輸掉這場選舉,蔡英文就須按慣例辭去民進黨主席,以示負責。這就將直接影響她在隨後進行的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的選情。說不好就將會讓賴清德「唔該」也不用說。就輕易出線並替代蔡英文的角色,代表民進黨出戰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
  賴清德的民調數據較高,這可能是符合事實。但倘從他對「特赦陳水扁」議題的態度看,卻又令人產生與「新潮流系」不同步的感覺。實際上,「新潮流系」是民進黨內勇於面直陳水扁貪腐的唯一政治派系,因而是極力反對特赦陳水扁的。但屬於「新潮流系」的陳菊、賴清德,卻主張特赦陳水扁。賴清德在出任「行政院長」後,與民選地方市長的權利來源不同,及囿於「屁股指揮腦袋」,再加上他吸收剛出任「行政院長」時「越權」談論兩岸關係的教訓,對超越「行政院長」職權範疇的議題,盡量避免表態,因而基本上沒有再為特赦陳水扁的議題公開表態。而仍是地方首長的陳菊,卻繼續鼓吹特赦陳水扁。
  陳致中昨日公佈民調的另一個焦點,是「六都」市長」的民調,桃園市長鄭文燦躍升第一,居次的是高雄市長陳菊,台中市長林佳龍排第三。為此,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評議說,可以推測民進黨未來下一波的「接班人」,大概就是以鄭文燦和林佳龍為主。
  其實,不用施正鋒評說,民進黨內早就已經有此「共識」,鄭文燦、林佳龍將是民進黨「蔡英文後」的「接棒人」,將從中二擇一,而不是賴清德。因為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後,雖然有了「中央行政」的歷練,表面上看似是「入住總統府」又跨進了一大步,但「行政院長」卻容易折損,毀掉羽毛。目前他就已經為民進黨當局的一些政策焦頭爛額,只不過是與蔡英文相比,仍能保住一點面子而已。倘繼續如此發展下去,可能就將會要做蔡政府的「替罪羊」。
  而鄭文燦、林佳龍倘明年在縣市長選舉獲得連任(看來機率很高),再做多四年就是二零二二年。而此時,倘蔡英文也能獲得連任,正好是她第二個任期的中段,由於此時她已經不能再次爭取連任,因而不用擔心別人「•篡權奪位」。而且也是到了必須安排接班人的時候了,因而正好向卸任的鄭文燦和林佳龍委以重任,增強其「中央歷練」的時候。
  但倘若蔡英文過不了縣市長選舉這一關,或是民調繼續低迷,讓民進黨內產生「搶救黨的前景」的強烈意願,蔡英文就將過不了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這一關,而被賴清德「冷手執個熱煎堆」。而到了二零二二年,他的首任「總統」任期才剛過半,還要爭取連任,就將不會考慮接任人的問題,反而是以「武大郎開店」的心態,不願可能比自己更出色的鄭文燦、林佳龍「高過掌櫃」,而不會開放機會給隨時會在二零二四年威脅自己的實力人物。
  何況,賴清德屬於「新潮流系」,鄭文燦也是「新潮流系」,「流」內可能會擔心倘賴清德、鄭文燦「鷸蚌相爭」,屬於游錫堃「新國會」的林佳龍就會「漁翁得利」,而不准鄭文燦「內鬥」。在二零零七年的民進黨「立委」黨內初選中,時任民進黨主席的游錫堃,發動「手術刀行動」,將「新潮流系」的參選者都打成「十一寇」,除李文忠外全軍盡墨,使得「新潮流系」遭遇前所未有的恥辱。因此,屆時「新潮流系」將會顧全「流」的大局,寧願委屈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鄭文燦,也要「維穩」,鞏固賴清德,而不讓「流敵」林佳龍有機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16 04:27:4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