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罷免案黃國昌慘勝有多項啟迪

  修訂《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將罷免「立委」等公職人員的「門檻」下調後,首宗「立委」罷免案,針對的就是「始作俑者」、提出下調「罷免門檻」的「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這正是「作繭自縛」。雖然「同意票」四萬八千六百九十三票,未能跨過該選區選舉人(選民)數四分之一亦即六萬三千八百八十八票的「門檻」,但也已是遙遙領先「不同意票」的二萬一千七百四十八票,而且還是兩倍多。黃國昌在投票前夕聲言「讓我們再贏一次」,其實是慘勝而已。而且,其後續效應和經驗教訓,這是「黃國昌們」必須認真檢討反省的。
  首先,是黃國昌及其所領導的「時代力量」的民粹主義作風及訴求,與政治常態及台灣地區民意主流相悖。實際上,去年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法案源自於二零一四年的「割闌尾」行動,當時受限於法律的嚴苛規定,包括「罷免案不得宣傳」、「雙二一門檻」(被罷免人選區選舉人百分之五十以上投票,且同意票超過不同意票),導致國民黨籍「立委」蔡正元等多個「割闌尾(藍委)」行動失敗。「時代力量」進入「立法院」之後,以黃國昌為首的「時代力量」黨團將修改《選罷法》當成首要之務,不僅主張刪除「罷免案」不得宣傳的規定,而且還提出大幅調降罷免案的提案與連署「門檻」。在最後的通過「門檻上」,「時代力量」黨團力主「簡單多數決」,亦即只要「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即通過;但民進黨黨團認為這樣可能導致罷免權遭濫用,認為應保留同意「門檻」,由高志鵬提案由原來的二分之一下修至四分之一,而獲得通過。
  黃國昌當初提出下修「罷免案」的各項「門檻」,是在吸取罷免蔡正元等國民黨籍「立委」失敗的教訓後,希望能以此為「武器」,逐一「收拾」國民黨籍的「立委」、縣市長及縣市議員。但意想不到的是,修法後首個成案並付諸投票的「罷免案」,卻是使用在「始作俑者」的自己的身上。這是絕大的諷刺。
  更為諷刺的是,如果當初是採用黃國昌的「簡單多數決」提案,黃國昌已經失去「立委」議席。這就讓黃國昌嚇出一身大汗:不知他及「時代力量」黨團日後在提出各種議題時,是否還那麼民粹化?須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實際上,如果「罷免案」是採用「簡單多數決」,那基本上整個台灣社會政治就會亂成一團,因為幾乎每一個「立委」都可以被輕易罷免掉,朝野各政黨都將頻繁地發起針對自己所不滿的政黨「立委」的「罷免案」,「立法院」就將根本無法運作,而社會也將隨時都在進行「立委」補選。而在民主政治的代議政制中,本來每幾年就進行一次的換屆選舉,就是淘汰不稱職的代議士的機制,但卻又在任期中途搞「罷免」,而且「門檻」輕易可以跨過,等於是否定選舉結果。這種民粹主義主張,連民進黨也看不過眼。當然,「時代力量」黨團一年多來提出的各項主張,都是非常極端偏激的,極為不成熟,過度自以為是。今次是應當「買」到一個教訓了。
  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罷免案」遭否決後,在本屆任期內不能再發動對同一人的「罷免案」,因而黃國昌等於是吃下了定心丸,不用再擔心隨時會對他不利的「罷免案」提出。但黃國昌本人雖然保住了議席,卻將會對他及「時代力量」敲響警號。對黃國昌本人來說,他當選「立委」是八萬零五百零八票,而今次出來投票反對「罷免」他的選民卻只有二萬一千七百四十八人,「缺口」甚大。這可以直覺地歸究於天氣寒冷,許多原來的支持者不想出來投票,及「罷免案」是單一議題,沒有綁大選,選民們投票的熱情不高等原因。但正如民進黨「新潮流系」台北市議員梁文傑在臉書上所言,「當初投票給你的人未必有多強烈支持你,現在要罷免你的人卻一定非常討厭你」。雖然梁文傑要說的是,兩邊投票意願差距很大,倘採用「簡單多數決」,黃國昌必然輸定;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預兆了黃國昌在下次「立委」選舉時,選情未必會很樂觀。
  實際上,即使天氣如此寒冷,「罷免案」的理由又不是那麼嚴密正當的情況下,已有近五萬人出來投票要「罷免」他,而支持他的選民卻大幅流失。而且,黃國昌及「時代力量」黨團一年多來的提案,極不接地氣,充滿民粹主義,甚至會引發台海危機,已經讓部分原先的支持者有所疑慮。在下次「立委」選舉時,如國民黨推出較佳的候選人,或已經被他氣得直吹鬍鬚的民進黨不再「禮讓」,堅持自行提名候選人,他要連任的機率就將很危乎乎。
  其二,此役撕破黃國昌「戰神」的「畫皮」。在「罷免案」成案前夕,黃國昌為了與否定他的「簡單多數決」主張的民進黨「鬥氣」,信心旦旦地聲稱,倘若「罷免案」投票,「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哪怕是只有一票,他都將辭去「立委」之職。現在,不但是「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而且還是兩倍之多,但從黃國昌在「罷免案」前後的表現看,他將不會辭職。這就使他的誠信掃地。
  倘果如此,就折射了所謂「戰神」的政治智慧等於「零」,「戰神」走下「神壇」。實際上,倘他兌現原先的承諾,辭去「立委」之職,並隨即宣布參選新北市長,反而可以大打「悲情牌」,凝聚戰力。即使是未能當選,也可威脅到國民黨和民進黨,更為凸顯「第三勢力」的實力,鞏固「時代力量」的政治板塊,自己也可挽回「戰神」的形象。但由於他毀諾,就將被視為「政治變色龍」,不值一文。
  其實,黃國昌的「政治變色龍」所為,早已有之。在「太陽花學運」中,黃國昌以「反黑箱作業」而一戰成名;當選「立委」後,為凸顯「時代力量」有別於民進黨的「獨立性」,又聲稱「時代力量」黨團唾棄「密室協商」。但是,在一次他與民進黨黨團衝突,而在「立法院」衛生環境委員會爆哭,要求蔡英文站出來說清楚,「這就是你領導的國會嗎?這就是你許諾的國會改革嗎?」而讓民進黨氣憤不過,洩露他曾在不久前求見蔡英文,並曾前往官邸密會蔡英文商談「一例一休」修法的事實。經媒體曝光後,讓一向標榜「唾棄密室協商」的「戰神」,被譏諷「反黑箱又搞黑箱」。現在再加上沒有兌現辭職的諾言,「戰神」形象徹底崩潰。
  其三、這次事件能是「時代力量」由旺轉衰的轉折點。「時代力量」的冒起,是在於「太陽花學運」,反對兩岸經貿合作。但在幾年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學運參與者及支持者,在事實的面前冷靜了下來。尤其是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下,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兩岸經貿交流受挫,台灣各個行業尤其是觀光業及周邊行業慘淡。而在兩岸經濟差距拉大後,許多台灣青年也到大陸尋找機會,就連參與學運及「反課綱微調」者也是如此。儘管導致學運的導火線是國民黨「半分忠」的程序處理有瑕疵,也盡管大陸向台灣送「紅利」也只是嘉惠於大財團,導致基層一線和青年一代分享不到,但這只是局部的,就像「瞎子摸象」只摸到象腳,而未能得知整頭大象的全貌那樣。在此背景下,加上「時代力量」是荒腔走板,今後可能會走下坡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18 04:11: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