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為何宋楚瑜對是否參選仍遲疑不決?

  親民黨前日下午舉行幹部擴大會議,討論該黨對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選戰策略,尤其是宋楚瑜是否參選「總統」的問題。會議是閉門舉行的,其討論過程、內容及所作出的決定,全部屬於保密性質,因而所有與會者,包括宋楚瑜本人在內,都是守口如瓶。因此,原定鐵口說是在國民黨「十九全」之後就將公開宣佈是否決定參選的宋楚瑜,仍是「王顧左右而言他」,除了是繼續痛罵國民黨、馬英九之外,對仍未宣佈是否參選「總統」,則有了新的籍口,說是七月底是萬水姐姐逝世三周年,不宜作出任何宣示,要待八月初才作宣佈。
  這就正是宋楚瑜對是否參選「總統」的吊詭之處,既是擺出一副「實牙實齒」鐵定要參選的姿態,但每當到了原定要宣佈參選的時間時,又以各種理由予以推延,今次又不例外。誰說宋楚瑜是「大內高手」?連是否參選也搞得神神秘秘,實質上卻是猶豫不決。其實,說宋楚瑜是「大內高手」並沒有錯,但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現在他已經離開官場太久,沒有施展其「大內高手」功力的舞臺,而且「武功」長期不用就會自廢。同樣,當年「宋省長」的強勁旋風,也是二十年前的事,其力度也隨著時間的流逝,尤其是李登輝「凍省」後,其「風力」已經逐步遞減,「再三而竭」,經過幾次選舉,已是有心無力。
   看來,這正是宋楚瑜不得不慎重評估自己是否參選「總統」的得失的的重要原因。親民黨與國民黨、民進黨等「列寧式政黨」亦即剛性政黨不同,作為一個柔性政黨,它沒有嚴密的黨組織,也沒有進行嚴格的黨員登記,因而「虛擬黨員」以至是「空氣票」的現象,十分嚴重。全黨幾乎全由宋楚瑜一人在支撐,缺糧缺水又缺錢,倘沒有宋楚瑜,也就撐不下去,因而被人視為「一人政黨」.正因為如此,那些黨幹部鼓吹宋楚瑜參選叫喊得最起勁,否則他們就得捲包袱回家「食自己」。
  經過二零零六年的參加臺北市長選舉,尤其是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宋楚瑜倘二零一六年再次披掛上陣參選「總統」,要想勝選明知是「不可能的任務」,在戰略上和戰術上的最佳時機,均已消逝。戰略上的最佳時機,當然是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四年,本來是極有勝選的可能,但前者受困於「興票案」,後者受挫於「兩顆子彈」,均令他分別與「總統」、「副總統」擦肩而過。此後就走下坡路,二零一二年參選「總統」的得票率更是只有百分之二點六,連保證金也收不回。
   如果說,宋楚瑜此前因為痛恨李登輝、馬英九,而與國民黨「過不去」,還有一點兒理由的話,現在李登輝早已被開除出國民黨,而馬英九的「總統」任期即將屆滿,其黨主席也遭到黨內「逼宮」而被迫辭去,其本人更是在「九合一」選舉中,遭受大部分選民狠狠地教訓了一頓,因而宋楚瑜倘是以與李登輝、馬英九的私人恩怨為由來參選,作為報復和教訓的手段,其正當性已經完全流失貽盡。再說,原屬於台灣省行政區域內的選民,要報恩「宋省長」,也早已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一四年兩次「總統」大選中付諸實施,在台灣省已被凍結了將近二十年,不再存在之後,就再也難以刺激起原台灣省民的「報恩」動能。
  而在戰術上的最佳時機,是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當洪秀柱發表「過頭」談話,及國民黨叛將宣佈「跳船」時,宋楚瑜宣佈參選,還可能會起到「棄洪保宋」的作用;現在國民黨已透過「全代會」正式確定提名洪秀柱參選「總統」,也已基本上制止了「跳船風」,洪秀柱也已經回到了國民黨「九二共識」的正軌上來,宋楚瑜再跳出來攪局,就將難免會反過來遭到「棄宋保洪」。正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宋楚瑜參選「總統」之目的,倘單純是為了帶動「立委」選情,以確保親民黨能在「立法院內」成立黨團,從而發揮「關鍵少數」的作用;而且也是希望能領取到更多的政黨選舉補助金,以補貼親民黨的黨務運作經費,因而要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其實不一定要選「總統」。只需將自己列為親民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並精密計算好得票率,將自己排在安全名單的最後一名即可。由於不是「區域立委」候選人,就不用鎖定在一個選區,而可以到處趴趴走為親民黨的「立委」候選人輔選;而安排在安全名單最後一位,則能催發支持者的危機意識,死保宋楚瑜能夠當選。
  但從種種跡象看,宋楚瑜參選「總統」之目的,並不單單是為了帶動「立委」選情,而是更希望能起到裂解國民黨,阻止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當選,及讓國民黨的「立委」當選議席不過半,以配合民進黨。
  對此,民進黨是歡迎的。尤其是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中,蔡英文與馬英九勢均力敵,倘宋楚瑜確能發揮這個作用,就是對蔡英文「雪中送炭」。但宋楚瑜此時已是強弩之末,並未能為蔡英文幫上忙。
  今次宋楚瑜打算捲土重來,原本民進黨也是抱持歡迎態度的,認為可以瓜分洪秀柱的選票,並讓國民黨的「立委」議席不過半。但現在已經轉變看法,由於民進黨的內部民調數據顯示,宋楚瑜的落場參選,固然是將會瓜分洪秀柱的部分選票,但同樣也將從蔡英文那裡攉取不少選票,對民進黨的「立委」選情也是如此。倘此,蔡英文可不幹了,因為一是將無法讓蔡英文的得票率過半,即使是仍能當選也將是少數「總統」,難免會讓二零零零年的陳水扁那樣,得不到充分選民的充分授權,施政將會十分困難;二是倘民進黨的「立委」議席也不過半,就將無法實現「完全執政」,仍然是「政令出不了總統府」。
  也就是說,蔡英文和民進黨對二零一六年選戰的戰略意圖,已經從當初的「最低要求」--狙擊洪秀柱,保證蔡英文能夠當選,,進展為現在的「最高要求」,趁著洪秀柱勢弱及國民黨士氣低迷,讓蔡英文得票率和「立委」議席都過半。因此,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躺著選也可當選的蔡英文,現在已經不但是不需要宋楚瑜「雪中送炭」,而且連「錦上添花」也不需要。相反,宋楚瑜倘落場參選,就將連累民進黨達不成上述兩項目標。
  這也是宋楚瑜猶豫不決的原因,他和親民黨都將得不到民進黨的支援,原來談好的「立委」選區「禮讓」,如黃珊珊等,民進黨也將會撤回默契,徵召黨員參選,以爭取更多的議席。
  這豈非是宋楚瑜的「熱臉」貼在蔡英文的「冷屁股」上?宋楚瑜這個「大內高手」,今次是嚴重失算了。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23 05:07: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