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正義轉型」皇帝新衣 「維持現狀」兩面手法

  當今民進黨感受到在島內的最大威脅力量是誰?很多人都認為是中國國民黨。實際上,中國國民黨原本是台灣地區的執政黨,為維護其政權,曾經將共產黨和「台獨」勢力視為其最主要的「政敵」。而偏偏民進黨的前身「黨外」,在「反獨裁,爭民主;反暴政,爭人權」的主流鬥爭中,有不少人是主張「台獨建國」的;另有一些人是社會主義的信仰者。當時的國民黨政權為了維護及鞏固政權,對「黨外」進行了血腥鎮壓,「警總」懲處了一些「台獨」分子和「匪諜」,此暴行被形容為「白色恐怖」。而「黨外」的反制鬥爭更為激烈,這就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民進黨透過選舉首次奪取政權後,就要推動「正義轉型」;但因陳水扁將主要精力擺放在中美台「大兩岸」和台海「小兩岸」,再加上要為自己家族的貪腐案分心,而來不及展開,就又被國民黨奪回政權。現在民進黨再次透過選舉奪回政權,並做著爭取「長期執政」的美夢,當然必須防範國民黨再次東山再起。因此,就對國民黨進行權力鬥爭,以「轉型正義」及「清查黨產」等為鬥爭手段,既是要在物質基礎上摧毀國民黨藉以強化選戰的財源,又是要在道德觀念上向國民黨扣上「不正義」的惡名,讓其失去東山再起的道德支持力量。經此一役,國民黨土崩瓦解,士氣低迷,盡管仍擁有三十五個「立委」議席和幾個縣市長,對民進黨的「奪權」威脅正在減弱。
  因此,民進黨將國民黨對其的威脅,是定位於「權力鬥爭」的層次,兩黨之間的鬥爭,是奪權與反奪權的鬥爭。民進黨利用其完全執政的有力條件,推動《不當黨產條例》及《轉型正義條例》等系列法律的立法,就是圍繞著這個權力鬥爭而進行,目的是要為維護及鞏固自己的政權服務。
  而前日蔡政府的檢調機關製造偵訊王炳忠等新黨青年軍成員的事件,卻又從另一個角度,凸顯了新黨卻才真正是民進黨所面臨的最大威脅力量。然而,新黨只是一個小黨,連「立委」議席都沒有,如果不是「立法院」修訂相關法律,適當降低「政黨門檻」,讓新黨能夠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連黨務運作經費都是由黨主席郁慕明等人自掏腰包,顯得新黨在權力鬥爭中,根本就不是才雄勢大的民進黨的對手。但就是這麼一個在權力鬥爭範疇上「手無縛雞之力」的小政黨,蔡政府卻是要以檢調機關多路出動,聲勢浩大、凶神惡煞地「大刑」伺候,卻可見新黨對民進黨的「威脅程度」,要比民進黨嚴重得多。
  如果說,國民黨對民進黨的威脅,是權力鬥爭的話,那麼,新黨對民進黨的「威脅,就是意識形態鬥爭了。這是因為,新黨主張兩岸和平統一,反對「台獨」的訴求和行動,恰恰就如同利器,擊中了民進黨「台獨黨綱」的痛點。民進黨要搞「台獨」,不管是明火執仗地進行「台獨建國」的活動,還是「溫水煮蛙」式的「文化台獨」,「教科書台獨」,都遇上了新黨的反「獨」促統主張的迎頭遏制,因而新黨就是民進黨要搞「台獨」的主要精神障礙。
  尤其是中共「十九大」揭櫫「兩岸一家親」的理念,提出願意率先同臺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逐步為臺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增進臺灣同胞福祉,以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弘揚中華文化,來促進兩岸同胞心靈契合的主張及作為,已經吸引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尤其是年輕人,如過江之鯽地到大陸工作、學習和經商,不但是解決了在台灣嚴重受困的就業和創業問題,而且也充分享受到既是台灣人更是中國人的榮耀。而在此過程中,新黨尤其是其青年軍扮演了積極推動的角色。這就極有可能會鬆動民進黨的「台獨神主牌」和青年選民「基本盤」,讓蔡政府真切地感受到了「威脅」。
  因此,在國民黨與民進黨進行權力鬥爭上的威脅力大降之下,民進黨與新黨的意識形態鬥爭就上升為主要矛盾,新黨也隨之而代替了國民黨,成為了民進黨最主要的「政敵」。於是,蔡政府就對手無寸「鐵」(權力鬥爭資源)的新黨,下手了,而且還下得很狠。其做法,與當年「黨外」及民進黨初成立時,國民黨政權的「警總暴力」、「「白色恐怖」,完全一模一樣。。
  但正是如此,就把蔡政府正在聲嘶力竭地推動「轉型正義」的「皇帝新衣」自我撕下來了。實際上,「轉型正義」原本指的是新興民主政權正確處理前期政權所犯下的侵犯人權、集體暴行或其他形式的巨大社會創傷,試圖建立一個較為民主、正義與和平的社會。因而「轉型正義」的目的,除了寓有追求正義、釐清責任及教育的功能外,是以「重建社會秩序」、「保障人權」及「消弭對立及和解」為最主要目的。毋庸諱言,台灣在「威權」時期當然存在一些侵害人權等不符正義的現象,因此在轉型到民主政體之後,推動「轉型正義」是可以理解並應當推動之事。但蔡政府卻假借「正義轉型」之名,行打擊報復政敵之實,對政敵進行政治清算,並以「抄家滅族」的手法,對政敵趕盡殺絕,特務手法有如「東廠」。  現在蔡政府的檢調機關使用在王炳忠等人身上的做法,就恰正是民進黨所針對的「警總」行為。
  實際上,檢調機關要強行打開王炳忠家門,並找來鎖匠開鎖的做法,竟然與當年檢調機關上門緝捕民進黨的「台獨烈士」鄭南榕的情景完全一樣。而檢調機關僅以王炳忠與周泓旭認識,並為其鳴冤,家中也有一些人民幣,就指控他涉嫌「共諜」,這與被民進黨視為「不正義」的當年「共諜就在你身邊」蕭殺氛圍,有什麼不同?王炳忠等人不是公務員,根本無法接觸到機密文件,又如何「洩密」?這簡直就是「欲加之罪」。事實證明,蔡政府的做法,是典型的「兩面人」,自相矛盾。一隻手高擎「轉型正義」的大旗,另一隻手卻揮舞不「正義」的劍戟。就此,「轉型正義」已經成為「皇帝新衣」,並被蔡政府自己親手撕下。蔡政府不管使用多少華麗的詞藻,以圖掩飾,都難以自圓其說。
  檢調機關在偵訊王炳忠等人的過程中,其實是色厲內荏。如此「大陣仗」地破門及將他們帶回進行偵訊及复訊,應該是「胸有成竹」,可以對王炳忠等人「一劍斃命」了。因此,當時人們都以為,按此辦案聲勢,應是檢調機關向法院聲押王炳忠等人,讓他們在寒風凜冽中蹲冷獄。但卻是虎頭鼠尾,末了卻是「請回」,連「交保」手續都沒有。據說只是「證人」,而不是「被告」,這就證明檢調機關撈不到甚麼「稻草」,難以對王炳忠等人入罪。
  但既然是將王炳忠等人定位為「證人」,為何除了是使用了不符比例的傳訊手法之外,還拒絕王炳忠的律師給予提供司法協助?而諷刺的是,蔡政府要以將兩個國際人權公約本地化,及將「立法院」對兩個國際人權公約的「批准書」呈交聯合國秘書處的手法,作為敲開聯合國大門的「磚頭」;而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有著凡被指控犯罪者,有權得到律師的援助,而台灣地區的刑事訴訟法律,也有著這樣的規範。這又是典型的「兩面人」。
  其實,蔡政府的「兩面人現象」,比比皆是。就以蔡英文最為得意之作的「維持現狀」為例,她既要享受馬英九兩岸交流合作成果的現狀,卻又不願接續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的現狀。現在又增多一例,那就是不但是不願接續馬英九在「九二共識」前提下推動兩岸政黨及民間團體交流的現狀,而且還要遏止之。實際上,蔡政府要「偵訊」王炳忠等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是遏制新黨到對岸進行政黨交流。
  王炳忠案,已經戳穿蔡政府「維持現狀」的真實面目,撕下「轉型正義」的「皇帝新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2-21 05:29: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