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二零一八」如繩索將困住蔡英文

  時序踏進二零一八年。內外交困、民調低迷的蔡英文,為沖喜在年終記者會上推出了系列補救政策,尤其是面對快速流失支持的青年,拋出了「加薪」的誘人大餅。但尚未等到輿論的正面呼應,就迎來了一個當面「打臉」的負面回應,而且並不是來自敵對的國民黨,而是民進黨自己,是作為民進黨的民調系統的擘畫者,曾為陳水扁倚重的民調分析專家,並曾任民進黨中央黨部副秘書長、民調中心主任與凱達格蘭學校副校長、「行政院研考會」副主委、「陸委會」副主委並兼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的游盈隆所創辦並主持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昨日公佈「二零一七年台灣重大民意走向」的民調,蔡英文聲望除了從就任之初的七成滑落到三成六,她所領導的民進黨支持度也從三成高峰下滑近七個百分點,目前支持度僅為百分之二十三點四,僅贏其對手國民黨兩個百分點。而且游盈隆在解讀此民調數據時,還忘不了加插上一句「蔡英文已不再是一個受人民愛戴的領袖」。這真是情何以堪!
  實際上,在民意基金會昨日公布的十二月份民調中,贊成蔡英文領導方式有三成六,反對的則有四成七,比起前一個月,反對的人增加近百分之七。游盈隆指出,二零一七年全年蔡英文的平均聲望值為百分之三十五點三三,是「黯淡的一年」。這無疑是一個難以吞嚥的數字,尤其是相對於執政第一年的聲望平均值百分之五十一點六五。對此,游盈隆指出,「看的出來,二零一七這一年,蔡英文的日子並不好過,因為她已不再是一個受人民愛戴的領袖」。
  而針對政黨支持度進行的民調,其所得數據是,百分之二十三點四支持民進黨,百分之二十一點四支持國民黨,百分之八點四支持時代力量,百分之一點九支持親民黨,百分之四十一點三沒支持哪一個政黨,百分之二點五支持其他政黨,百分之一點二表達「不知道」。這項數據顯示,二零一七年十二月民進黨和國民黨的社會支持差距已急遽縮小到只有兩個百分點,同時,時代力量也正緩步上揚,收回了一點版圖。另外一個明顯的跡象是,自稱沒支持任何特定政黨的人已高達百分之四十一點三,達到空前最高的狀態。
  游盈隆可能也「有自知之明」,他此前因為表態,在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中,願意接受民進黨徵召參選新北市第一選舉區區域「立委」,並表示早就已經將戶籍遷移到該選區;但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卻仍然決定徵召前新北市議員呂子昌之女呂孫綾在該選區參選,而公開批評這項徵召這絕非基於勝選的考量,令人質疑民進黨是否能撐過來自國民黨與第三勢力的猛烈攻擊,「請蔡英文主席領導的中執會千萬不要將錯就錯的接受選對會上項誤黨誤國的愚蠢決定」,因而對台灣民意基金會成立以來,每月公佈的民調數據,都對蔡英文極為「不尊權」,而擔心人們尤其是民進黨支持者質疑其昨日公佈的民調數據,帶有「私人恩怨」成分,因而為了避嫌,專門委托山水民意研究公司,負責問卷編制、抽樣設計、電話訪談與統計分析;而民意基金會則負責問卷設計、研究發現的判讀、報告撰寫、及相關公共政策意涵的解析。由於山水民意研究公司是由曾經擔任民進黨副秘書長、祕書處主任、組織部主任的張郁仁所創辦,向來是民進黨的「御用民調工具」,每逢在大型選戰時都成為民進黨所依賴的民調機構,尤其是在一九九九年三月率先公布的「連戰、宋楚瑜、陳水扁、許信良參選總統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宋楚瑜的支持度遙遙領先,這讓民進黨中央嚇了一大跳,不得不正視宋楚瑜這位頭號對手,黨中央也因此提早為選戰布局。因而在民進黨及其支持者的心目中,是最具公信力的民調機構。因此,就連民進黨「御用民調機構」也對蔡英文「一點面子也不講」,可見蔡英文的管治能力及處境,也真的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其實,要說蔡英文的能力不足,也可算是實事求是。因此,昨日游盈隆就有「不是料」的說法。相信這個評價,不少老一輩民進黨人都能產生共鳴。實際上,民進黨內不少人都認為,在二零一六年那樣的氛圍中,民進黨隨便推出一個候選人,都將能贏得「總統」大選,這從同時進行的「立委」選舉的選情就可得知,不少首次參選的民進黨候選人都能勝選,而國民黨一些名將如李慶華、吳育升等都紛紛落選。因此,是「時勢造英雄」,不是「英雄造時勢」。既然如此,民進黨獲得再次政黨輪替的佳績,就不是蔡英文的功勞。
  實際上,民進黨內資歷較深、能力較強者,大有人在。蔡英文只是一個「摘桃子」的。在陳水扁委任她為「陸委會」主委時,仍不是民進黨員。後來陳水扁要她騰出「陸委會」主委的位子,讓吳燮釗上,為了「補償」她而將其列入「不分區立委」的安全名單,不用競選也可篤定當選。而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被提名為「不分區立委」的候選人必須是提名政黨的黨員,因而她才入的黨的。當時就有傳說,陳水扁正是要以此方式,「迫使」蔡英文加入民進黨。因此,蔡英文之成為民進黨黨員,是「很勉強」的情事。但現在卻讓她「以民進黨的名義當選並出任「總統」,倘若她在理政治島方面果真有那麼「幾刷子」,那就就無話可說;但現在事實已經證明她的能力有限,這讓那些曾經經歷腥風血雨鬥爭,而且能力很強的前輩們,滿心不是滋味。
  更何況,現在蔡英文連民進黨內的紛爭,也無法擺平。張花冠與陳明文的「代理人」之爭尚未落幕,陳菊與謝長廷的明爭暗鬥又成為大新聞。但蔡英文無論是以民進黨主席還是「總統」的身份及權力,都毫無辦法擺平,根本沒有陳水扁那樣的鼎鼐縱橫能力,只能是坐困愁城。因而有民進黨支持者預言,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美夢,可能會毀在她的手中。
  本來,這是國民黨的機會。但遺憾的是,國民黨不爭氣。由於國民黨積弱,而且直到當今仍在內鬥,吳敦義更是眼高手低,沒有能力回天,儼然是扶不起的太子。盡管在這次民調中,國民黨的支持度與民進黨拉近,但並非建基於民進黨流失的支持度轉移到國民黨之上,而是民進黨的支持度已經「沒有最低,只有更低」,從而與一蹶不振的國民黨成為「難兄難弟」。那麼,民進黨流失的支持度到了哪裡?可能一小部份流到了第三勢力的手中,但大部份還是觀望,達到空前最高的狀態的自稱沒支持任何特定政黨的人,已高達百分之四十一點三,就是源於此。
  由於縣市議員是複式應選名額選舉,民進黨的部分議席可能會被第三勢力奪走,有些縣市甚至會高達二成。不過,縣市長是單一應選名額選舉,白色勢力可能仍未能得逞,國民黨在某些非執政縣市或有機會。
  但由於縣市長選舉被視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因而民進黨必會全力「護盤固盤」。蔡英文為了「輸不得」,可能會重用邱義仁,就將會重施「割喉戰」,「割喉割到斷」,並製造台海危機。但經過十多年的沉澱,這一招未必能靈。而且,地方選舉祭出兩岸關係議題,也未必能奏效。
  而蔡英文將會內外受困,則可預期。在黨內,她將會面對賴清德的迫逼。盡管賴清德為避免「目標」過大,而連聲表態不會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但倘今年縣市長選舉失利,按照民進黨的傳統,蔡英文就必須引咎辭去民進黨主席,這是慣例,連強悍的陳水扁也不能例外。蔡英文如失去黨主席,等於在「總統」黨內初選中被「繳械」,不但是無從下手,而且可能會在黨內「獨派」壓力下,黨中央決定放棄慣例,即使是爭取連任者,也要平等參加初選,蔡英文就將未必能出線,再次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01 03:54: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