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四縣市長黨內初選考驗蔡英文駕馭能力

  民進黨昨日舉行每週例行中常會,通過「二零一八年直轄市暨縣市長提名初選選務工作日程」,但該工作日程只適用於台南市、高雄市、宜蘭縣及嘉義縣的黨內初選。中常會也授權選舉對策委員會成立「二零一八年直轄市長暨縣市長提名初選協調小組」,以進行候選人協調工作,以及成立「二零一八年直轄市暨縣市長提名初選督導小組」,處理初選爭議事項。依據選務日程,一月十日還將召開中執會,將議決提名名額、認定候選人資格,以及決定登記費、保證金、民調費數額,並決定各縣市各辦理一場政見會。倘有縣市是同額參選,該縣市將停辦民意調查。預計於三月十四日公告提名名單。
  之所以專為這四個縣市率先進行初選,是因為目前這四個縣市正在發生黨內的激烈爭持,各相關派系互不相讓。為此,蔡英文昨日呼籲,黨內參選同志以及黨員同志要遵守規定,不得互相攻詰,也不能傷害民進黨形象。違者將祭出黨紀,依規定嚴格議處。
  本來,高雄市、台南市、宜蘭縣及嘉義縣,是民進黨執政的縣市,而且以當地的政治版圖衡量,幾乎是只要獲得民進黨提名參選,就幾乎是篤定當選。但正因為如此,這四個縣市都是現任縣市長都已連續兩任,按照法律規定不能再次參選爭取連任(其中台南市長賴清德已升任「行政院長」,宜蘭縣長林聰賢已出任「農委會」主委),因而各位有志接任的民進黨員,都虎視眈眈,準備落場參與競爭,其中一些人更是提前好幾年進行佈局。在互不相讓下,黨內初選發生激烈的爭持,已是可以預期。實際上,這四個縣市早就已經發生了激烈的爭紛,而且某個縣市還達到「你死我活」的程度。因此,民進黨中央為這四個縣市進行專門的初選活動,就是為了避免這些爭紛將會撕裂民進黨的團結,並影響其他縣市的黨內初選。,
  有意思的是,在這四個縣市中,高雄市、台南市和宜蘭縣都是「新潮流系」的天下,但由於現任縣市長不得再選,賴清德更是高升「行政院長」,林聰賢也專任「農委會」主委,而讓其他派系也躍躍欲試。本來,按照原計劃,是希望「新潮流系」能夠繼續守住這個地盤的,如代理宜蘭縣長的陳金德就是「新潮流系」的強棒,儘管有其他派系人士也有意染指,但以「新潮流系」的強悍作風,其他派系人士將難以如願。
  但也有例外,高雄市就是處於特殊的境況。現任市長陳菊是悉心栽培及極力主張曾任副市長,現為「立委」的劉世芳的。但她的民調卻一直上不去。這就讓民調較高的謝長廷子弟兵管碧玲、趙天麟有可乘之機。實際上,高雄市之成為民進黨的禁脔,最早的「江山」就是由謝長廷「打」下來的,而且還是從現任國民黨主席的吳敦義的手中奪過來。儘管其過程有「不義」之嫌,一卷事後經鑑證是變造的「緋聞錄音帶」,讓吳敦義僅以數千票之差而丟掉了高雄市。因此,「謝系」現在以「還我高雄」的姿態,捲土重來,似是志在必得。
  「謝系」要奪回高雄市,還有一個關係到派系存亡的理由,那就是「謝系」要重振軍威,消除目前在中常委內沒有議席的不正常」現象。實際上,此前黨內最大的兩個派系,也是鬥爭最激烈的兩大派系——「新潮流系」與「謝系」,因謝長廷派駐日本,在去年的「全代會」中執委和中常委選舉中鞭長莫及,還有派系內部鷸蚌相爭,而致「票選中常委」名額「掛零」;再加上在二零一四年的縣市長選舉中,「謝系」也吃了「白果」,而按照民進黨黨章規定,直轄市長是「當然中常委」,「謝系」也未能循此途徑獲得中常委名額。而「新潮流系」卻擁有三席「票選中常委」和三席「當然中常委」(直轄市長是「當然中常委」),在中常委決策中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因此,「謝系」希望能在今年底的縣市長選舉中,奪回高雄市,以獲得一個「當然中常委」的名額。而從民調中看,「謝系」的管碧玲和趙天麟都高於劉世芳。當然,「謝系」也不能室內操戈,管碧玲和趙天麟兩人中,必須有一人作出「犧牲」。
  陳菊眼看劉世芳的民調不濟,十分焦急。盡管她是民進黨元老,在黨內的地位無人可企及,但也不可能「個人說了算」,不辦初選就逼迫黨中央同意提名劉世芳。在此不利情況之下,陳菊日前出版了《花媽心內話》新書,書中揭露二零零六年高雄市長黨內初選的祕辛,矛頭直指黨內「謝系」,意圖以此來影響民進黨高雄市黨內初選的大局。但當即遭到「謝系」的反擊,趙天麟就指出,目前距離初選只剩下六十幾天,未來六十天的主基調,應該要是黨內五位參與初選的人提出願景、激辯,而不是互相攻訐。管碧玲也向陳菊喊話:不是除了劉世芳以外,其他候選人都不正派。謝長廷更是批評說,現在就要進行初選,不能慢一下賣嗎?
  蔡英文昨日有關「黨內參選同志以及黨員同志要遵守規定,不得互相攻詰,也不能傷害民進黨形象」的呼籲,看來就正是針對此現象,連自己最親近的「閨蜜」陳菊的面子也不顧了。當然,也有針對嘉義縣長張花冠與「立委」陳明文為分別推出「代理人」而數度互嗆的情況。
  參加高雄市長黨內初選的,還有先是「扁系」現為「英系」的陳其邁,及「新潮流系」的林岱樺。不過,以此二人的實力,恐怕是只有「陪太子讀書」的份兒。
  與「新潮流系」對保住高雄市和宜蘭縣是志在必得相比,似乎是在形勢格禁下,不得不放棄台南市。由於台南市是陳水扁的家鄉,因而也是「一邊一國連線」的重要根據地,「一邊一國連線」的陳亭妃、王定宇、黃偉哲等,就佔盡優勢,而賴清德也並未特別屬意哪位人選接班,任由陳亭妃、王定宇、黃偉哲與葉宜津、顏純左、李俊毅等人「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嘉義縣則是內鬥嚴重,張花冠與陳明文兩位中常委,為分別支持自己的「代理人」——都是「學運世代」的副縣長吳芳銘、「農委會」副主委翁章梁,已經從此前的親密戰友以至「緋聞男女」,反目成仇,而曾數度在中常會的場合,甚至是在蔡英文的面前,爭吵不休,以至是要互相控告。而從目前情況看,由於陳明文是黨內最挺蔡英文的力量,故而是「英派」的代表性人物,而且手握民進黨選對會召集人大權(已因此而辭任),蔡英文對他依賴甚深,因而可能會較為傾向於他。而這也正是張花冠經常發飆的重要原因之一。現在民進黨決定進行黨內初選,那就只能是憑實力而出線,應是可以止息這場紛爭。
  相比起來,宜蘭縣的情況較為好些。現在主要是在因代理縣長陳金德,與「游系立委」陳歐珀之爭。雖然雙方人馬為了初選的動作非常大,但估計由於陳金德掌握縣政府的行政資源,及有「新潮流系」的奧援,而且更因為「新潮流系」與「游系」十年前有「十一寇」的不共戴天之仇,相信陳金德絕不會讓陳歐珀從自己的手中奪走縣長的參選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04 04:00: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