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劉世芳退選讓「新潮流系」嚴重受挫

  台灣論壇昨日炸響震撼彈,屬於民進黨「新潮流系」的「立委」劉世芳,宣佈退出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這是「新潮流系」繼二零零七年「十一寇」事件後,又一次重大挫折。使得正在雄心勃勃,由「抬轎者」轉變角色為「坐轎者」的「新潮流系」,蒙上陰影。
  五十七歲的劉世芳,是民進黨「新潮流系」的驍將,也是「新潮流系」大姐大陳菊的最愛。在陳水扁時期,曾任「行政院」秘書長、「總統府」副秘書長;後來曾任台中縣副縣長、高雄市副市長、高雄世運組織委員會基金會執行長、民進黨中常委等職。現任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二零一六年「立委」選舉,高雄市長陳菊支持時任高雄市副市長的劉世芳,空降接手民進黨在南台灣耕已久的艱困選區,戰勝對手張顯耀(該區原任「區域立委」黃昭順轉戰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奪下軍工教人員麇集,國民黨長期盤據的左營、楠梓選區。陳菊考慮到自己的高雄市長之職在任期屆滿後不能再選爭取連任,就千方百計地扶持劉世芳參選高雄市長,作自己的接班人。
  而陳菊本人,在民進黨內也是元老人物,在「美麗島事件」中受難,並在獄中寫下遺書,而受到民進黨人及其支持者的敬重。而且因為口才一流,是民進黨造勢大會司儀的一把罩,在民進黨內享有崇隆地位。當選並出任高雄市長後,因其施政作風凌厲,而被稱為「南霸天」。陳菊更是蔡英文的密友,蔡英文因敗選辭去民進黨主席時,指定她出任代主席。
  但一直順風順水的陳菊,在扶持劉世芳接棒高雄市長的過程中,卻並不能隨心所欲。高雄市雖然是國民黨員人數最多的直轄市,但在與高雄縣合併後,反而成為民進黨的大票倉,民進黨人即使是躺著參選,也可當選,因而民進黨人搶著參選高雄市長,計有謝長廷子弟兵趙天麟、管碧玲,「扁系」的陳其邁等。即使是陳菊已經明確支持劉世芳參選,「新潮流系」仍然有林岱樺不顧此政治現實,也要參選。,
  盡管「新潮流系」實力強大,但在高雄市卻大打折扣,不要說是林岱樺的民調在所有有意參選者中吊車尾,就是陳菊敲鑼打鼓地支持的劉世芳,其民調也一直上不去,被遠遠甩在趙天麟、管碧玲的後面。只要「謝系」協調得好,在趙天麟、管碧玲二人中只由其中一人參選,就將不但能贏取民進黨內初選,而且也可在高雄市長選戰中獲勝。因此,民進黨人都預估,「謝系」將重返高雄市,為從國民黨手中奪得高雄市長,打敗吳敦義的謝長廷,爭回一口氣。
  「謝系」之所以對拿下高雄市寄以極高的期待,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希望能籍此消除自己的兩個「空白點:「謝系」在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中,沒有拿下任何一個縣市長;在本屆民進黨中常會中,「謝系」也呈現席位「空白」。這就使得人數最多的「謝系」,竟然失去政治實力。
  按照民進黨黨章規定,黨籍直轄市長是當然中常委。但在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所獲得的四席直轄市長,其中三席是由於「謝系」有仇罅的「新潮流系」所持有:桃園市長鄭文燦,台南市長賴清德,高雄市長陳菊,因而「新潮流系」擁有三席當然中常委;另一席是「游系」所有:台中市長林佳龍。而在二零一六年七月的民進黨換屆選舉中,十名票選中常委,「游系」兩席為陳亭妃、高志鵬;「英系」兩席為黃金春、陳明文;「綠色友誼連線」一席是陳勝宏;「蘇系」一席由蔡憲浩代表;「新潮流系」三席是潘孟安、沈發惠、林宜瑾;三立海派一席林瑩;原本擁有兩席中常委,希望能在謝長廷長駐日本,鞭長莫及難以指揮的不利情況下,最少也能獲得一席,因而一路苦戰的「謝系」,卻是中常委席次掛蛋,有負於「謝系」是民進黨內成員人數最多的派系的盛名,當然更是缺失在民進黨最高層中的話語權。
  因此,「謝系」就以必須拿下高雄市作為奮鬥目標,這樣就可以篤定獲得一席當然中常委。但「謝系」也有內鬥,趙天麟和管碧玲都是「立委」,為參選高雄市長而互不相讓。但即使如此,兩人的民調也高於劉世芳。倘「謝系」整合成功,就將不但能贏得黨內初選,而且也將為謝長廷奪回高雄市。
  在此態勢下,陳菊為了扶持劉世芳,可謂費煞苦心。去年十二月中旬,出版了《花媽心內話》一書,為劉世芳造勢。但始料不及的是,卻因書內對派系人物的描寫月旦,而再度引爆黨內派系昔日恩怨對立情緒,尤其是招致「謝系」的強烈反彈,就連人在東京的謝長廷,也指出書中錯誤而予以反擊。可能是理虧,也可說是陳菊擔心進行反駁而將會失去在黨內的超然地位,而不敢吭一聲。
  據說,導致劉世芳退選,就正是《花媽心內話》所引發的風波及其後續發酵效應。在台北的「新潮流系」總部及主要骨幹,擔心事情繼續發酵下去,對「新潮流系」的未來發展大計極為不利,因而緊急與陳菊商量。而陳菊也當然深諳此道裡,而不得不忍痛作出讓劉世芳退選的決定。因此,這是陳菊「聰明反被聰明誤」,以為出書可以幫扶劉世芳一把,誰知卻誤了劉世芳,導致其退選,正是適得其反。
  當然,劉世芳的民調確實長期低迷,和領先者存在著較大的差距,看不到有扳回的可能,即使是沒原因之一,這都是有《花媽心內話》,也將過不了黨內初選這一關,這也是決定讓劉世芳退選的原因之一。而現在籍故主動退選,總比在初選中慘敗,有辱「新潮流系」的英名,面子要好看得多。因而可以說,這也是「塞翁失馬,安知非福」。
  陳菊與「新潮流系」作出讓劉世芳退選的決定,也有著「保護」陳菊自己的考量。實際上,如果陳菊在明知劉世芳民調低迷的情況下,仍然硬撐下去,也將會損害自己在民進黨內的超然形象,失去道德高地,變成普通的政客,而不再有萬人敬仰的景象。
  但陳菊似乎心尤不甘,放話在劉世芳退選後,她將不會支持任何人,這讓趙天麟極為失望。因為以他與陳菊的密切關係,以為陳菊在放棄劉世芳之後,將會轉為支持自己的。而他可能未能洞察到,一來「新潮流系」與謝長廷有宿仇,作為「新潮流系」大姐大的陳菊,與趙天麟有私人友誼是一回事,但不能在黨內權爭中支持「謝系」的人,又是另一回事。實際上,「新潮流系」與謝長廷之間,就是在台北市長黨內初選中結下梁子的。二來陳菊既然為了維護自己的道德形象,而不得不忍痛勸退劉世芳,就不可能再支持與自己不同派系的第三人。
  劉世芳的退選,這是「新潮流系」繼二零七年被打成「十一寇」後,又一次挫折。而且與上次不同,當時是受到外力擠壓所致,今次則是自己不爭氣,怪不得人。
  而且,「新潮流系」還將會受到更大的挫折,因為在台南市,賴清德沒有培養接班人,因而現在要參選市長的,都是「一邊一國連線」的人,「新潮流系」無人參選。也就是說,高雄、台南兩市的市長,仍將會是民進黨人,但卻不再是「新潮流系」的流員,「新潮流系」在中央一下就失去兩席中常委。只有桃園市長鄭文燦「獨孤一席」。但已有民進黨人警告,鄭文燦仍不是完全絕對勝選,國民黨有機會反扑成功。
  不過,「新潮流系」將不會甘心挫敗,將會以百倍的信心,千倍的力量,以「堤內損失堤外補」的方式,支持賴清德或鄭文燦拿下「總統」的最高權位。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2 04:14: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