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首場輔選直搗黃龍欲摧毀國民黨意志

  二零一八年依始,蔡英文就開始下鄉進行為民進黨籍縣市長參選人輔選造勢的活動。其第一站是在南投縣中興新村,為民進黨籍南投縣長參選人洪國浩舉辦「翻轉南投,南投躍起三部曲」造勢大會。因為南投縣是國民黨的大票倉,更重要的是,也是國民黨現任主席吳敦義的故鄉,其從政之路,無論是「立委」或縣長,都是在南投參選並當選。因而蔡英文的首場輔選造勢大會在此舉行,其用意深遠,大有「割喉割到斷」之勢。另外,中興新村是前台灣省政府的辦公地點,似乎也有針對「末任台灣省長」宋楚瑜之意,羞辱以為可以投靠蔡英文,並在「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扮演蔡英文的「白手套」的宋楚瑜,這讓他情何以堪!
  二零一八年的縣市長選舉,民進黨的佈局正逐步清晰。除現任並未達兩屆,因而將會爭取連任者外,雖然尚未正式進行黨內初選,但基本上已經定局。即使是尚未確定具體人選的高雄市和台南市等,無論是何人代表民進黨出戰,也都將是民進黨的天下。不過,也有可能會丟失的縣市如宜蘭縣、彰化縣和嘉義市,正岌岌可危,台中市也遇到挑戰。本來按照民進黨的選戰傳統,蔡英文是應當首先為這些可能會易手的縣市進行固盤,但她卻採取相反動作,先行到所謂「艱困選區」去造勢,這固然是作為政黨領袖應做的事,但與其到並無完全把握的「敵戰區」捋龍鬚,不如粉碎敵手攻陷自己防區的圖謀。因此,蔡英文摒棄了民進黨的老傳統,偏就選了南投縣,發動「掏心」戰術,直搗黃龍,擺明是要給吳敦義來個「下馬威」。
  現在的事實是,蔡英文固然是民調低迷,甚至在親近民進黨的智庫所作的民調,都有四成多受訪者要求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前換人,這是陳水扁、馬英九的第一任內都沒有出現過的宭境。而吳敦義更是弱勢,他當選並出任國民黨主席後,所作所為不像是要領導國民黨走出困境的樣子,令到不少對他抱以重望的國民黨支持者,大失所望,抱怨自己是否託付錯了人。其實,吳敦義也有其難言之隱,在蔡政府瘋狂清剿國民黨的黨產後,吳敦義自出任國民黨主席的那一天起,最重要的黨務工作就是東借西貸,籌款為黨工們發放薪酬,據說已經積欠了一點五億元的債務,這已經將他壓得喘不過氣來。而且今後將更難借款,因為許多大企業都西跨•西瓜偎大邊了。既然國民黨再次執政的前景渺茫,企業主們為何要將真金白銀投下大海?由此可見,蔡英文與吳敦義,正是一對「難兄難妹」。
  或許,蔡英文是要藉著到南投縣中興新村進行首場輔選活動,對國民黨尤其是吳敦義施加心理戰術,從心理上摧毀國民黨以至吳敦義的意志,按照媒體的說法其實,南投縣雖然是國民黨的大票倉,但在黨組織已經沒有資源之下,候選人將會選得很辛苦。如果連南投縣都被突破,國民黨今後將會更艱困。雖然民進黨同樣也是風雨飄搖,但其流失的民調支持度並沒有回流給國民黨。流到哪裡去?似乎是「時代力量」並沒有得益。可能是中間選民們都在觀望中,甚至屆時將會拒絕投票,使得今年地方選舉的投票率跌至新低。民進黨為了「谷」高投票率,可能會藉著《公投法》修訂,「門檻」大幅下調,而發動「公投」,並將之綁大選,希望能夠刺激選民出來投票。不過,基於蔡英文「維持現狀」策略,可能也擔心會引發台海危機,而暫時不會碰觸「統獨」議題。但「你不做,我做」,「時代力量」則認為自己無需對台海和平負責任,而冒天下之大不韙。不過,與「立委」選舉相比,單一應選名額的縣市長沒有機會,縣市議員當選再多也無助黨的政策得以落實,因而還是將「統獨公投」留待二零二零年才提出,與「立委」選舉捆綁起來。但今年的縣市長選舉也不能浪費進行「公投」的機會,只不過是「公投」議題只是一般化的民生事務,如推翻《勞基法》等。
  蔡英文最大的「改革」是推動「轉型正義」,其中一項要素是反威權。但她前日到中興新村輔選,卻因為中興新村的民眾偏藍,又有抗議團體在網路上號召進行「腳踩空心菜」的抗議行動,因此南投縣警察局不敢大意,布置重重拒馬、護欄以及上千警力戒備,動用了南投縣警察局近半的警力。然而蔡英文只是輔選十三分鐘便快速離場,勞師動眾卻被民眾質疑「現在是戒嚴嗎」?有民眾不滿將單純的善良百姓當作是暴民。而導致原本是中彰投地區家長假日常帶孩子來玩的假日好去處的兒童公園,突然變成戒備森嚴的管制場所,讓許多民眾相當傻眼。
  如此的勞民傷財,倘當地發生其他的重大意外,警力調配失靈而造成更大的人命損失,蔡英文就是罪魁禍首。
  但南投縣作為目前國民黨少數執政的縣市,勢必成為重點民進黨「攻城略地」的重要目標。因而她首場下鄉輔選造勢的行程,就是選擇南投。她左手牽著早在前年就被點名代表綠營參選的民進黨籍南投縣長參選人洪國浩,右手拉著高唱「區域整合」的台中市長林佳龍,賣力站台輔選。據說,蔡英文此舉是「有其本」的,因為民進黨拉拔的洪國浩基層實力雄厚,曾經擔任過水利會長、草屯鎮長,因而蔡英文不惜花下巨大資源,為其在國民黨的地盤上站台助選,顯示對國民黨執政的南投縣的企圖心,與國民黨正面交鋒。
  實際上,民進黨南投縣黨部執行長曾琮愷就指出,黨中央優先啟動提名機制就是南投縣,推出深耕在地的草屯鎮長洪國浩競選縣長,黨主席蔡英文出席的首場造勢大會選擇南投縣,是非常重要象徵,代表對南投高度重視。曾琮愷說,洪國浩的政見有黨中央高度肯定、蔡英文背書、林佳龍支持,政策展現全島級高度,加上台中、彰化、南投生活圈,及區域聯合治理趨勢,整合地方到中央,是民進黨執政優勢。
  而相反,國民黨的艱困選區如台南、高雄,卻覓無戰將;而有戰將自告奮勇的台中市,吳敦義卻遲遲未能整合,讓江啟臣、盧秀燕苦於孤軍奮戰。吳敦義只是將注意力投放在自己出征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而不顧國民黨的生死存亡。不要說是二零二零年國民黨還未有推翻民進黨的實力;就是在國民黨內,也未必會擁戴他出戰「總統」大選,實際上就連綠色智庫在進行民調時,並不把他放在眼內,而是以朱立倫、柯文哲以至賴清德來作為蔡英文的對手。因此,吳敦義的怠政、懶政和私心自用,只能是害慘國民黨,讓本來已經苟然殘喘的國民黨,更難以翻身。當初在黨主席選舉中投票給他的黨員,可能是託付錯了人。而且,不但是國民黨的黨務未能處理好,還得不到北京的祝福,毀掉國共黨際交流合作的傳統和前景。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5 03:30: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