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干預司法獨立•實施綠色恐怖•撕毀「維持現狀」

  「立法院」將於今日投票,行使對陳師孟、楊芳玲、楊芳婉、趙永清、蔡崇義等五位「監察委員」的同意權。此波人選名單,基本上都是「獨派」色彩明顯,而且過去曾經發表過「廢除監察院」的言論。因而能否獲得通過,引發高度關注。民進黨黨團已經發出甲級動員令,要求黨籍「立委」都必須出席投票,並務必「票票入匭」,而且都必須是投的同意票。近來刻意要與民進黨拉開距離的「時代力量」,則對其黨籍「立委」開放投票。國民黨和親民黨黨團則決定不進場投票,但各所持理由不同。而從各政黨在「立法院」的議席實力看,即使是受到國民黨和親民黨的抵制,該「監委」人事案還是將能獲得通過。
  本來,「監察院」與法院一樣,都是維護公正的前後一道防線,只不過是對象和方式不同。法院是在審理各種刑事和民事案件的過程中,以法律為準繩,以事實為依據,超脫黨派利益,透過程序正義來實現實體正義,最後達致司法正義,其對象是所有人。而「監察院」是依照孫中山先生的「五權憲法」,為「中華民國中央政府」的最高監察機關,行使彈劾權、糾舉權及審計權。「監察院」下設審計部,並分區設立監察使。「監察委員」如發現各級公務人員有違法失職事實時,可單獨提出彈劾,書面開列被彈劾人的違法事實並附上證據。「監察院」接到彈劾案後,由其他「監察委員」三人從事審查。審查結果經多數「監察委員」認為應交付懲戒時,則將被彈劾人移交懲戒機關辦理。「監察院」下設的「審計部」掌理審核全島財政,行使職權的主要對像是各級政府機構,包括國營事業機關在內。因此,「監察院」的監察對象,是公職人員,並不包括非公職人員亦即平民及民營企業。但對「監委」的要求也像對法官的要求一樣,都必須超越黨派,堅持中立,不能帶有任何意識形態偏見。
  但蔡英文在行使「監委」的提名權時,卻背其道而行之,所選擇的「準監委」人選,都基本上是程度不同的「獨」派人士,很明顯是要針對公職人員中的統派人員,濫用監察權力的手法,利用各種籍口,實施政治北海•迫害。這與日前檢調機構企圖以「證人轉被告」的手法,•拘捕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統派人士一樣,計劃對反對「台獨」,主張統一的公職人員,實施「綠色恐怖」。
  而且更狠的是,還準備將「綠色恐怖」的魔手伸進司法機關,對在司法審判中,不分藍綠,堅持司法公正的司法官,透過「監察院」的調查權和弹劾權、糾舉權,迫害曾經審理陳水扁等民進黨人的所涉案件並判其所控罪名成立的法官,或是曾經審理馬英九等藍軍人物的案件而依法作出無罪判決的法官。從而達到干預司法公正,對所有法官實施「綠色恐怖」震懾,必須只辦藍而不能辦綠,迫使所有法官枉法製造冤假錯案。
  實際上,在這幾天「立法院」臨時會全會審查「監委」被提名人的資格時,扁朝時的「總統府秘書長」、「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就聲稱,若成功當選「監委」,他將秉持「不打蒼蠅、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龍」的原則,專辦對綠營「總統」、政務官追殺的法官,以及對藍營「總統」與政務官縱放的法官。他表示,他在上任後欲優先處理的案件有三類,第一是過去對綠營「總統」、政務官的追殺,他看到司法上有很多不符合程序正義的部分;其次,過去司法官對於藍營「總統」、政務官所做出的放縱行為,比如馬英九洩密案,無論一審或二審判決,都是非常莫名其妙的見解;最後,過去對於「黨產會」執行的行政處分,國民黨都會提出要求「監委」審查,藉此拖延,日前看出「監委」順從國民黨的想法,做出「黨產會」清查黨產屬「違憲」的裁決,這是「七分打恐龍」的部分。至於「三分打老虎」,陳師孟說,還是有類似於國民黨中評委陳庚金這種說出「公務員能混就混能撈就撈」的人,仍要清除這類行政體系的敗類。至於「不打蒼蠅」,陳師孟表示,未來彈劾、糾正等對象,將不會鎖定基層人員,而是把重點放在高層官員。
  從陳師孟上述應詢的言論中,可以看到他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一旦坐上「監委」的位子,就不但要公然干預司法公正,查辦不分藍綠進行公正審判的法官,迫使法官們懾於其淫威,只可辦藍,不能辦綠,而且還將會把政治迫害的大刀揮向「監察院」內的「監委」同事,甚至是超越「監察院」法定的監察對象,連不是公職人員的國民黨高級黨工也將會成為他的「監察」對象,不惜冒著「違憲」的政治風險。
  其實,陳師孟將會濫用「監察」權力,又何止是針對民進黨的政敵?就連民間企業尤其是民營媒體也不放過。昨日「立法院」臨時會繼續舉行「行使監委同意權案」全院審查會時,就聲稱國民黨黨產也有很多是被登記到個人名下,「政府」在追究黨產時也應考慮進去。他更是籍著《黃金往事》一書的內容,指稱當年蔣介石下野後,收了國庫署給他的九萬兩黃金,他把其中二千兩撥給《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為此他說,《聯合報》第一桶金也來自黨產,「黨產會」應加以注意。
  這就更是干預新聞自由了。與當年李登輝因為經常受到《聯合報》的據理批評,而下令所有公權力機關不能訂閱《聯合報》;民進黨中央也曾因《聯合報》刊登了李瑞環反「獨」促統的相關言論,而下令全黨退訂《聯合報》,還有民進黨人在聯合報大樓外放「炸彈」的可能只有•恐怖主義行為,沒有什麼差別,都是踐踏新聞自由的行徑。
  然而,《聯合報》不是公權力機關,「監察院」也不是「黨產會」,陳師孟要將綠色恐怖的大刀揮向《聯合報》,這本身就是「違憲」的行為,這是作為「憲政」的產物—「監委」所忌諱的。或許是陳師孟也似乎是在「爆口響」後也意識到這一點,因而又改口說,應由「黨產會」加以注意。但這已把其心底秘密暴露無遺。
  對於陳師孟此系列明顯「違憲」及干預司法公正、踐踏新聞自由的言論,蔡英文卻竟然裝聾扮演,不置一詞。或許,陳師孟的這番言論,其實正是她要提名陳師孟的真正用意,就是要借助陳師孟之手,對民進黨不滿意的司法官、公職人員、新聞媒體趕盡殺絕,在台灣地區的司法領域和新聞領域,製造一邊倒的環境氛圍,讓民進黨可以在沒有任何反動聲音中,實現長期執政的美夢。
  諷刺的是,陳師孟的爺爺陳布雷,正是《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的研擬人之一,是根據孫中山先生的「五權憲法」學說,而在「行政院」、「立法院」和「司法院」這「三權分立」的基礎上,作出「監察院」及「考試院」的設計的。但陳師孟曾經聲稱「監察院」應該廢除。這就令人感到詫異,既然他要廢除「監察院」,為何卻又要爭取出任「監委」,並要濫用「監委」權力,對司法官和新聞媒體實施綠色恐怖?是否是先行出任「監委」,從內部透過「亂政」而「廢」掉「監察院」的「武功」,從而達致「廢除監察院」之終極目的?倘此猜測屬實,那就是蔡英文要對「五權憲法」實施間接撕毀「維持現狀」的承諾了。既然如此,她對台海局勢的「維持現狀」承諾,還值得相信嗎?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6 04:08: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