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新系對縣市長初選態勢受挫進行補救?

  台灣「中選會」昨日召開委員會議,確認「九合一」選舉將於十一月二十四日進行投票。今年將舉行的「九合一」選舉包括直轄市長、縣市長、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村里長、直轄市少數民族區長及區民代表選舉。原先傳說的對民進黨極為有利的鄉鎮市長改為官派,並未能實現。可能是條件尚未成熟,比如必須修訂《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及《地方制度法》等法律,而現在即使是由「行政院」向「立法院」提請相關法案,或民進黨黨團以至「立委」提交相關法案,都已經來不及了。
  民進黨在二零一八年的「九合一」選情,肯定不如二零一四年。當年有「太陽花學運」氣勢的加持,而「太陽花學運」的主力「第三勢力」政黨又未能來得及參加選戰,讓民進黨獨享「太陽花學運」效應外溢於選情的「成果」。而現在不但是「時代力量」將全面投入到今年的「九合一」選舉,勢必從民進黨的手中奪回部分選票,而且更因為蔡政府的政績欠佳,蔡英文在「總統」大選中打出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旗號被證明是「世紀大騙案」,導致其民意支持度低迷,因而將會直接影響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的選情。實際上,宜蘭縣、澎湖縣、彰化縣和嘉義市等縣市的情況岌岌可危。不過,現在還未讓民進黨雪上加霜,因為還未準備好的國民黨更不爭氣,到了黨產及意志(正義)均被清剿的危急關頭,仍然在進行窩裡鬥,比如國民黨唯一掌握的直轄市新北市,原本就有侯友宜和周錫瑋之爭,現在又突然冒出個金介壽,在侯有宜的民調本來就與蘇貞昌(假設參選)不相伯仲的情況下,國民黨還在「鷸蚌相爭」,就將讓民進黨「漁翁得利」並因收復台北市無望,而將會導致國民黨「六都」全都落空。
  現在是民進黨流失的民意支持度,並沒有流到國民黨的身上,但也不會流到「時代力量」的手中。這些可能高達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尚未表態的選民,屆時如果國民黨仍然「擺爛」,或可能會拒絕投票,即使是出來投票也將會是投下也是「擺爛」的情緒票。除非是國民黨在各相關新區能夠推出在各方面尚能讓人有感的具體參選人選。
  民進黨更是不無隱懮,除了是整體上的將會失陷若干縣市之外,還有黨內個派系的此消彼長。「新潮流系」已經確定將會失去高雄和台南兩個直轄市,宜蘭縣的前景也將會不妙。這些縣市雖然還將會是由民進黨人執掌,但對正在雄心勃勃的「新潮流系」來說,不啻是一個重大挫折。因此,實力雄厚、戰略思維清晰靈活的「新潮流系」,或將會以「堤內損失堤外補」的手法,在別的縣市以至是「中央」權力的層次,扳回失利局面,甚至是「大有斬獲」,原超逾地方選舉的損失。
  現在看來,「新潮流系」在台南市是完全無法插足置喙,無論是檯面上的哪一位參選人獲得初選勝算,都將是「一邊一國連線」的人。這除了是出於台南市是陳水扁的故鄉,也是「一邊一國連線」的發源地及根據地的客觀原因之外,賴清德忽視培養接棒人,沒有像陳菊那樣千方百計扶抬劉世芳,更是起到重要作用的主因。其實,賴清德如要培養「新潮流系」的接棒人,還是可以做到的。如他也招攬了一些「新潮流系」悍將到台南市政府服務,如劉導等,是可以成為台南市的「劉世芳」的。但不知為何沒有這樣做?或或是許嵩這些人本來是做慣了幕僚工作,而不熟悉選舉?就此,「新潮流系」必然丟失台南市,儘管仍然將掌握在民進黨人的手中。
  更難堪的是,「新潮流系」大姐大高雄市長陳菊,為了拉抬劉世芳,而出版了《花媽心內話》一書,以為黨內各派系都將會「俾面」陳菊,從而自動歸邊陳菊,集中支持劉世芳。但卻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因為書中內容得罪了「謝系」,尤其是在黨內威望毫不遜於陳菊的「台獨教母」葉菊蘭,而氣壞了黨內地位更高的謝長廷,一輪「炮火」攻擊下來,劉世芳的民調被「打」回原形,初選勝出機會更是渺茫,而且還將危及陳菊以至是「新潮流系」的前景,因而將「流」內緊急會議運作,劉世芳宣布退選,以止血停損。但「新潮流系」還是將會失去高雄市。就此,就不但將會連失兩席直轄市,而且還將會丟失兩席當然中常委。
  但據說,「新潮流系」還在重新部署,以扳回損失。有兩種說法,一是陳淞山透露,「新潮流系」已經收服屬於「謝系」的趙天麟,並在達成諸多有利於「新潮流系」的條件,包括不會「追殺」高雄市政府內「新潮流系」的官員,以至是「菊媽」的全部局長級官員全部留用等,而全力協助趙天麟扳倒現在民調最高的「英系」陳其邁。二是昨日傳出的陳菊將會轉戰新北市。
  其中前一種說法,已遭到幾個方向的否定。尤其是趙天麟昨日報名參加高雄市長初選時,親口予以否認。表面上看來,「新潮流系」與「謝系」水火不相容,確有道理。畢竟,自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選舉的民進黨黨內初選,謝長廷與「新潮流系」結下樑子之後,二十多年一直無法解開死結。而且,就在此次《花媽心內話》事件中,謝長廷已經發了飆,趙天麟作為謝長廷的子弟兵,是否會違背「謝系」的利益?不過,趙天麟乾脆被「新潮流系」「招安」,也不無可能。趙天麟為自己的政治生涯前景著想,叛變「謝系」將不會出奇能。而「新潮流系」為了間接地保住高雄市,即使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也在所不惜。至於趙天麟的否認,只不過是因為時機尚未成熟,初選還未正式進行,避免「見光死」而已。
  至於第二個說法,雖然有一定道理,但實施起來會有某些困難,陳菊必須在初選前將戶籍遷到新北市,而此時仍在她的高雄市長任期內,但戶籍卻遷出高雄市,可能會遭受攻訐。不過,陳菊可以選擇辭職直接參選,而此時她的任期只餘下幾個月,與其十多年的任期相比,「小兒科」矣。
  陳菊參選新北市長,勝選幾何?民調從來都沒有將她放在眼內,因而尚未得知。而最近的民調,侯友宜並不足以篤定勝選,尤其是與蘇貞昌直接相對拼諮詢。陳菊的實力也不低於蘇貞昌,但致命的「罩門」是沒有曾在新北市工作過,選民們未必會對她「有感」,不若蘇貞昌曾任台北縣長,而且政績不錯,新北市民對他有感情。
  昨日更有一個最新的說法,是賴清德辭職參選新北市長,陳菊出任「行政院長」。其實,此說的真正意圖,還是陳菊,因為陳菊一直是蔡英文的「最愛」,早就想讓她接任「行政院長」。但當時陳菊仍對扶持劉世芳懷有希望,不想這麼早就離開高雄市。而此舉對「新潮流系」老師•來說,也可以達至最大效果,就是既能為民進黨奪多一席新北市長,也能讓「新潮流系」保住「行政院」。不過,倘賴清德當選新北市長,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中,就將被套牢在新北市,而只能是等到二零二四年大選。但到此時,賴清德已經是「頗廉老矣」,應是鄭文燦或林佳龍的天下了。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7 04:34:48
返回